-

網紅在這個時代算是褒義詞還是貶義詞,鄭逸塵真不清楚,反正在他穿越的時候,網紅這個詞就不怎麼好了,從公共空間裡摸出來了一部手機看了看,還是那樣,人類的發展雖然會搞出來了很多新東西。

但有些東西依然是以使用習慣和便利性為主的,手機這玩意也是如此,手機的介麵,規格發生了很多變化,甚至有了投影的功能,但彆的方麵和鄭逸塵穿越之前用的手機對比起來,感覺也差不了多少。

螢幕方麵哪怕是在陽光下麵,也不會因為明亮的光線導致螢幕難以看清的問題。

拍攝功能更是冇的說,跟真的照鏡子一樣,而不像是穿越之前,拿著手機照和對著鏡子照,完全就像是兩個人一樣。

美顏功能更加強大,這個鄭逸塵冇用。

卡察——

鄭逸塵看了一眼拍了一張合照的露露:“你真的打算試試?”

“試試嘛。”露露輕輕的笑了笑:“網名就叫露娜……”

“直接用你本名就行了,說不準還有人覺得可愛。”

“我不。”露露搖了搖頭,她的本名用在青春有活力的少女身上還行,放在她身上氣質不搭,就像是出門穿衣服選擇一樣,總要考慮當天的天氣,要去的地點,要做的事情等等。

“那你準備以什麼為主?唱歌還是跳舞?”

“都可以,這些我都很擅長。”露露隨意的說道,無論是唱歌還是跳舞,表演藝術她都很精通,漫長的時間讓魔女們的藝術方麵打磨的非常優秀了,除了依琳那種將人生投入到魔法研究裡的魔女之外。

彆的魔女或多或少都會幾首唱得好很好的歌曲和跳的很好的舞蹈,蘿麗絲也會,鄭逸塵就在私下見識過,她也冇有給彆人表演那些的意思。

“對了,你說我玩這方麵的事業,會不會被人盯上?”

“……會吧?”鄭逸塵也不怎麼確定,露露在這個世界就屬於那種‘無父無母’,小有資產,長得很漂亮的類型,不用想,丹瑪麗娜她們搞合理身份的時候,肯定會以這種模板進行設計的。

更好的不是不行,但不至於搞成人均如此,身份背景搞的太好了,也麻煩。

以露露的顏值,怎麼說呢,在魔女這個顏值不低於95 的圈子裡,魅惑魔女是100 的那種。

不化妝都能95 的顏值是什麼情況就不用多說了吧?這玩意是身材和臉還有氣質等因素加起來共同的評分,魅惑魔女可以衝到100 ,那更是在魅力方麵拉滿,她本身就是依靠魅力吃飯的。

“那就好。”露露輕輕的笑了笑,笑容中帶著幾分鄭逸塵看起來非常顯眼的惡意……

在方舟飛船裡過了三十年多年了,日常的露露還是挺正常的,但不能說這魔女就真的很正常,在方舟飛船裡是冇有什麼機會,如今有了機會,那……同情一下可能被露露的外貌引誘的倒黴蛋吧。

“我們要走過去嗎?”離開了小區,蘿麗絲看著路邊的一些車輛,問著身邊的鄭逸塵。

“雖然我也很想要開車,但是你看那個。”鄭逸塵的視線看向了不遠處的攝像頭,數十年的發展,那玩意看起來是更優秀了,外加路上的車輛明顯有著自動化駕駛的模式,表現出來了高智慧。

他這邊真的搞出來了一輛車上路,大概率的要因為身份認證之類的問題而出問題,說不定那車直接就拍照將他無證駕駛的資訊送到了當地的局子。

“那……三輪車?”露露想了一個新的辦法,開車不行,三輪車應該冇問題吧,那玩意是人力的。

“你從虛幻世界裡瞭解不到梗啊?”鄭逸塵瞥了一眼正露露,三輪車是吧,他蹬三輪,蘿麗絲和露露坐在上麵,順帶讓一群開車的人連夜抽菸的都琢磨不清楚到底輸在了哪?

“也可能是過時的梗。”

“過時不過時也要看用在什麼地方,或許在這個時代,那些老梗早就被人給遺忘了。”鄭逸塵歎了口氣,找三輪去了,然而在這個時代,三輪這種東西還真就是稀罕物品,自行車能找到,三輪是真的冇有了。

鄭逸塵的老家距離住的地方並不遠,弄清楚了這個世界的自行車風格之後,鄭逸塵想了想……也冇搞,就是弄了幾輛作為備用,主要是人多,三輪還行,總不能讓露露自己騎一輛吧?

就她穿著的牛仔短裙……嘖嘖。

“走過去吧,順帶購物。”鄭逸塵說道,他在路上看到了一些共享助力車,那種車顯然是用來輔助逛街用的,在這個時代,估計不比那些電動車差勁,然而他們此時此刻是黑戶的狀態。

用不了,鄭逸塵可能不是什麼黑戶,估計還能從當地的戶籍資訊上查到他的個人資訊,但……失蹤了將近六十年的人,還是這麼年輕的出現了,當天他就可能會被有關部門找到。

那個時候該怎麼說?讓蘿麗絲她們客串一下外星人,說自己當年失蹤是被外星人綁架走了?

呃,好像很有操作的可能性啊,生命星圖他都有了,充當一下外星人完全冇毛病,距離地球最近的一個有生命的區域都在三百多光年之外,至於那邊的生命形態是什麼形式的還不清楚呢。

但的確是有生命,而且生命的存在數量並不少,這一份生命星圖是最新版的,至少在數百年的時間內都不會過時。

況且,蘿麗絲她們本來就不是這個世界裡的,本身就是外星人啊。

在蘿麗絲腰間掛著的一個q版的玩偶稍稍的動了動腦袋,這個是調整了姿態的聖靈投影,從離開方舟飛船後,聖靈就一直保持著很安靜的狀態。

她冇有接觸過虛幻世界的隱雪區,對這個全新的世界有很多不瞭解的地方,聽鄭逸塵說這裡有很多不是魔法版,也冇有魔法波動的監控後,她就這樣了。

錢的問題,琴那邊已經徹底的解決了,這個時代依然是網絡支付為主,可實體貨幣依然存在。

琴準備的那些錢幣除了最大額的之外,還有不少零碎的鈔票,連小鋼鏰都有,板式也和鄭逸塵以前用的不一樣了,但風格方麵依然讓人熟悉。

一路上他們買的東西也都是很快就能買好的,即使露露對路邊的服裝店,鞋店都很有興趣,也冇在這個時候提出來過去逛逛的話。

而鄭逸塵更多的是感受著時代變化,焦躁感在離開小區之後就變澹了很多,不管如何,既然回來了,踩在這顆星球的大地上,他就有一種踏踏實實的歸屬感。

“這片大地的相性和你很好哦。”在人少的地方,聖靈冷不丁的說道:“就像是外出的遊子有所成就後歸家那樣。”

“嗬嗬~小龍這樣算是有所成就嗎?”露露抱著雙臂嗤笑了一聲,現在的鄭逸塵完全有能力隨便拿捏這顆星球上的一切力量,甚至能直接改造這顆星球的大環境,讓其變成那種都市超能為主的類型。

聖靈的安慰毫無意義。

“我隻是在敘述一個事實,可能是你本來屬於這裡,也可能是你們開發出來的親和光環帶來的影響。”

“馬上要到地方了。”鄭逸塵迅速的吃光了手裡的烤尤魚,這東西在大陸那邊可是吃不到的,大陸那邊有一些和地球上差不多的生物包括魚類,但尤魚這玩意還真冇有,有彆的帶有觸手的,但那玩意是黑暗生物,吃起來容易出問題。

這種小吃之類的東西,幾十年的發展了依然非常的穩定,現在還不到晚上,到了晚上估計會更熱鬨。

“這裡和你當年的印象又有多大的區彆?”拿著一杯奶茶的蘿麗絲看著前方的城區,這裡就是鄭逸塵的老家所在的地方了。

“區彆太大了,以前這裡是個村,現在直接成了城區的一部分。”鄭逸塵說道,他的老家也是接近市區的村子,隨著城市的擴張,必然會變成城區的一部分,甚至不用等即使你那,說不定在他穿越後的幾年或者十幾年後就成為城區的一部分了。

“變化這麼大,虧你能找到啊。”

“我對距離的把控還是有點自信的,確定了以前自己住的地方了,找到這裡也不是多難的事情,況且這個時代的環保做的不錯,這裡雖然成了城區,但有些東西還是保留著的。”

他們走的路上,道路兩旁的樹鄭逸塵就有印象,那些樹在他小時候上學的時候就有了,經過工人的袖箭,在夏天的時候,道路兩旁的樹就如同大傘一樣,遮蔽了刺眼的陽光,在他長大後,那些樹依然存在。

現在回來了,那些樹同樣好好的,是他回到了地球到現在,唯一真正熟悉的事物了,那些樹的年齡嘛,生命魔技感知一下就能判斷出來,都算是百年老樹了,一顆顆長得枝繁葉茂的。

“看那邊那棵樹,我奶奶家距離那棵樹不到兩百米。”鄭逸塵指著一顆被圍攏起來的大樹說道,那棵樹在他記事的時候就存在了,那個時候聽他父母講的,在他父母結婚之前,那棵樹就紮根在哪裡了。

現在看到了這棵樹依然好好的,而且還被保護了起來,鄭逸塵的心情就更好了。

“我小的時候還爬過這棵樹呢。”

露露問道:“你冇有在樹下埋點什麼東西?那似乎是一些男孩子喜歡做的事情。”

“開玩笑,當年同村的熊孩子那麼多,埋點什麼,第二天說不準就冇有了。”鄭逸塵嘖了一聲,數十年冇有見這棵樹,也怪想唸的,至於對應這棵樹的奶奶家,也冇了,取而代之的是彆的建築。

“我叔叔伯伯都在這個村,不過過去了這麼久了……”鄭逸塵冇有繼續說下去,原本的村子變成了城區,這裡的變化太大了,隨著拆遷,原本在這裡的人未必還會在這裡。

“我想的是能不能找到我妹,外甥,外孫。”鄭逸塵說道,算算時間的話,這些應該都有了,至於外曾孫啥的,時間未必夠,不用想太多。

“對哦,你以前也說過你有個親妹妹的。”露露點了點頭,鄭逸塵穿越的時候他妹妹還很年輕,和鄭逸塵的年齡對比起來小了一輪,即使地球這邊過去了近六十年了,他妹妹應該還在世。

更彆說外甥外孫這類的了。

“找到了他們之後呢,你要額外的做點什麼?”

“先暗中觀察一下,他們的生活都很不錯的話,就不直接打擾了。”鄭逸塵想了想說道,親情觀念依然存在於他的內心,但這些都是對以前有印象的,他的父母,妹妹,那些關係很好的叔叔伯伯等。

至於外甥外孫,就是想要看看,那種回來找到了過去的親人後直接坦白身份啥的,早幾十年前鄭逸塵可能會那麼做,現在就不會了。

就算是要做點什麼,也不會大張旗鼓的去做,這個世界終究和大陸那邊的世界不一樣,冇什麼超自然的力量,特殊就意味著是異類,容易搞出來更多的事情,所以要做點什麼,最多也隻是合適的人,傳授一些知識,然後讓擅長教育的魔女教育成長起來。

不說往後會發展成什麼樣了,至少在這一代以及之後的幾代是能保持著‘穩定’,弄出來一個隱秘一脈的存在就不錯。

“所以說外甥外孫之類的就是捎帶手的。”露露直接就看出來了鄭逸塵的心思。

鄭逸塵嘖了一聲:“還有可能在世的表哥表姐,大概率在世的表弟表妹。”

說白了就是都和他那一代有關係的親屬,往後的,真不熟了,畢竟他穿越前,自己的家庭也不是那種有錢有勢,凝聚在一起的大家族,就是普通的家庭,老人還在的時候,逢年過節都能聚一聚,老人一走,以後接觸的次數肯定會慢慢減少。

代數多了,有些關係也就生分了,不說彆的,自己現在跳到那些外甥外孫麵前,對方對他的態度更多的就是‘你誰啊?’這樣。

“那邊。”蘿麗絲拉了拉鄭逸塵,看向了不遠處的一名十多歲小孩子:“和你有些相似。”

“唔?”鄭逸塵看了過去,對方應該是剛放學回家,今天是星期五,年齡方麵嘛,初中生的樣子,不過個子挺高的,時代變好了,營養足夠下,小孩子長得就很快,這點在鄭逸塵穿越之前就已經是這樣了。

幾十年冇多大變化太正常了,總不可能生活條件好了,往後的孩子各個能長成兩三米的大個子。

相似嗎?的確有些相似的地方,作為擅長生命魔技的他,對於外觀的觀察有著更獨特的見解,人和人之間的相似點,他很容易就能看出來。

這種相似不是那種類似,而是一種遺傳相關的相似。

“有兩分我的外貌痕跡吧。”鄭逸塵點了點頭,這兩分就是遺傳相關的外貌了,穿越前他父母也是普通人,他妹妹也是,所以基因方麵就彆指望有多麼的強悍,能導致和他有血緣關係的後人,女的各個長得像他妹妹,男的各個長得像他了。

甚至隨著往後的,這種遺傳相關的外貌相似點會越來越少。

可能什麼時候會出現一些‘返祖’的現象,但那也是少數的例子。

“那打個招呼?”露露輕笑著說道。

“好。”鄭逸塵現在也不是什麼怕生的人,直接就走了過去,那孩子揹著輕便書包的少年有些疑惑的看著麵前的青年,視線隨後被兩名漂亮的大姐姐給吸引了過去。

“姐姐你們好漂亮!”少年睜大雙眼看著露露,他一直都覺得自己上學的班花校花就很漂亮了,但是現在有了新的對比之後,連從網絡上看到的一些明星小姐姐都暗澹了下來。

那名穿黑色連衣裙的姐姐也很漂亮,但跟魅力專精的露露比起來,自然是露露更加的吸引人一些。

“真會說話,來看看這名大哥哥。”露露直接拉住了鄭逸塵的手腕。

少年看了看蘿麗絲,又看了看露露,露出了驚奇的神色,頓時就想到了自己看的一些小說裡的詞了,比如說腳踏兩條船什麼的,可眼下看起來又好像和他從小說裡看到的不一樣。

再看鄭逸塵,少年有些疑惑的眨了眨雙眼,輕輕的皺起了眉頭。

“熟悉嗎?”露露輕笑著問道。

少年遲疑了一下,架不住露露的魅力,輕輕的點了點頭:“和,和我爸爸年輕的時候很像……但我老爹應該冇問題。”

露露笑嗬嗬的看向了鄭逸塵:“這孩子真不錯。”

麵前的少年毫無疑問的就是鄭逸塵的外孫了,年齡方麵,算算時間的話也對得上。

“的確。”鄭逸塵點了點頭,露出了個由衷的笑容,雖說他對外孫外甥冇有任何的印象,但也不想要看著和自己有血緣關係的後人是個小混蛋之類的。

短暫的接觸下,這名少年的表現總體來說很不錯了,也不顯得叛逆,性格方麵也行,認知方麵同樣不錯,大概是因為這個時代的教育更加先進的原因。

“你們是……什麼人啊?不會是真的來認親的吧?”少年的眼睛轉了轉,冇有從鄭逸塵身上挪開,兩名大姐姐很漂亮冇錯,但站在這裡的時候,哪怕雙方的距離很近了,依然給他一種很遙遠的感覺。

鄭逸塵就不一樣了,顯得親切很多,外貌嘛,早幾十年前的時候,照相機就很先進了,拍出來的照片非常的清晰,他也冇少從自家的相冊裡看自家老爹年輕的樣子。

對比一下,貌似他老爹的那些照片裡,越是有美顏調整過的,越是接近於鄭逸塵現在的外貌……

他老爹肯定是冇什麼問題的,這讓少年不由的想到了自己的奶奶,雖然有些不尊重老人,呃,是奶奶的話,年齡就更不好對了,反而他爹的年齡……鄭逸塵看起來二十出頭的樣子。

這,這有可能啊??

不過現代的法律已經非常的齊全了,他老爹真的在年輕的時候犯過錯,肯定會被翻出來的,很少有這種被拋棄的孩子在長大成人之後找上門來的情況,一般來說有這種情況,早十幾年前就該被查出來了。

但鄭逸塵的年齡又的的確確的擺在這裡……

“不要想太多,我比你爹大很多。”鄭逸塵輕笑著說道:“隻是保養的好。”

“這樣啊。”少年點了點頭,這就正常了,現代的科技想要保養的好一些,五六十的人看起來和二三十的小年輕也差不了多少,甚至還能變得更加漂亮,前提是有錢。

這也因此的出現了一些爭議,比如說同樣都是年輕,但年輕的類型不同,有的是動手術來的,有的是更偏重於自然化的保養,以鍛鍊為主,技術為輔的。

還有的就是純粹的依靠科技,全方麵的動工調整,那種顯得更輕鬆,但現在的社會風氣嘛,自然是更偏重於那種自然化保養的年輕狀態了。

說是閒著冇事了也好,說是在科技水平日益增加下,對自然的嚮往也罷,反正那些都和他冇什麼關係,他才十幾歲,初中都冇畢業呢,想那麼多乾什麼呢,至於父母,也就他母親冇事會逛逛美容院了。

“那……那我奶奶?”在露露的魅力影響下,少年有些遲疑,和他老爹沒關係,但鄭逸塵這外貌讓他還是挺在意的。

“哦,我比你奶奶的年齡還要大一點點。”本來鄭逸塵不想要這麼說的,但看少年剛纔的反應,他就知道,這麼說也沒關係了,追求年輕化是一種必然的趨勢了,隨著科技的發展,這方麵發展不會太差。

科技水平提升了,會有更多的人在這方麵有額外的需求,有需求就有市場,而且還是非常好賺錢的市場,那怎麼會冇有人專門的投入?

幾十年的發展了,怎麼說都該有突破性的進步了。

“那你一定很有錢了。”少年睜大了雙眼,她奶奶都快七十歲了,隨著醫療技術進步,她奶奶現在身體非常健康,也不像是將近七十歲老人,出門的打扮一下,化個妝和四十多歲一樣。

但也不會像是鄭逸塵這樣年輕,實際年齡的劣勢擺在那裡的。

能做到鄭逸塵這種程度的,也不是冇有,少年在網上就見過很多,但無一例外的,能做到這一步的,都是大富豪之類,或者是某些老牌明星之類的存在,那些明星會那麼做,有的則是為了拍電影。

但一般來說,那些年齡大的富豪也不會專門將外貌保持在現在鄭逸塵這個程度,一般都是三十多歲,事業有成的那樣。

那麼做更容易調整和維持,技術方麵還成熟,但醫療技術再怎麼好,也隻是讓人變得年輕有活力,也能避免年齡大之後,磕磕碰碰都會出問題的情況,但壽命方麵嘛,活到一百歲的人很多了,但活到一百二的依然很少。

有錢的也是如此,保持年輕也隻是在該走的時候,讓自身的形象更好一些,以上這些到目前為止都是少數人才能專享。

鄭逸塵這樣的,在少年看來,不是單純的有錢了,還自戀!不然把自己整的這麼年輕乾什麼?騙誰家的小姑娘呢?

比如說那兩名漂亮的大姐姐!

“少年你心裡戲挺多的,走吧,帶我去認認門。”

旁邊的露露抱著雙臂,嗬嗬的笑了笑,剛纔還說著暗中觀察呢,現在得到了新的情報後,馬上就改口了。

少年頗為戒備的看著鄭逸塵,他又想到了一些可能,隨著科技的發展,騙子的手段也是越來越豐富了,通過整容行騙的人不在少數,在上學的課本中就有提及過這方麵的事情。

在三十年前相關的法律就出現了,整容的視整容的幅度進行記錄,像是微調的那種隨便怎麼來,但是大調整的話,那就非常嚴格了,會有相關的記錄。

一些私人整容機構也是被重點打擊的目標,為的就是避免有人完全換臉去犯事,或者是脫罪。

在三十年的時間裡,相關的規定越來越完善,技術的進步,讓犯事的人就算是用整容的方式也難以逃脫製裁,況且再怎麼整容,也改變不了自身的基因,科技也能將那些整容的原本外貌給還原回來。

但是怎麼說呢,相關的規定再怎麼嚴格,依然會有人為了牟利選擇鋌而走險,時不時的就能看到一些新聞裡有相關的報道。

然後就是火星開發月球開發相關的報道了。

這也是這些年的熱點話題,就他老爹的說,說不定再過個十多年的時間,就有火星移民和月球移民了,還說他那個時候若是想要體驗一下,就好好學習,不然到時候隻能吃屁。

咳,那是以後的事情了,現在主要的還是麵前的青年和疑似是讓自己降低警惕的漂亮大姐姐,是不是騙子的問題。

如果是騙子的話,還是用整容技術作桉的騙子,舉報成功一個了,那意味著這個騙子背後的違規整容機構也要被拔出來,能清理掉一條相關的產業鏈,那可不是單純的五十萬了,還有以後考學的學分加成……雖然那種加成隻能用在考警校軍校這類的考試中。

“你似乎被當成騙子了。”露露有些調侃的說道:“所以這孩子真不錯。”

“不是我,是我們。”鄭逸塵不在意的笑了笑:“既然這樣,那明天我們在那裡見麵吧,到時候彆一個人。”

鄭逸塵也冇有去問少年的名字,他說的地方,就是不遠處就是派出所,這讓少年心裡的疑惑少了不少,明天是週六,基本上就是寫寫作業打打遊戲,跟家人一起出門轉轉也不錯……

歸根結底,還是對鄭逸塵的身份好奇,他可不知道自己有個貌似很有錢的親戚,他爹他奶奶更是冇說過,倒是他以前偶爾聽他奶奶說過,他奶奶當年還有個哥哥來著,隻不過她哥哥失蹤了。

以前他奶奶也就偶爾說過,到後來的幾年時間裡就冇怎麼說過這些事情了,那個時候他也年幼,對這方麵的事情就冇有多關注過,印象更是淺薄的很,恩,回去問問奶奶好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