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受到環境的影響,魔法的強度受到了影響,但和以前遇到的問題一樣,可以無視。”依琳檢測完了環境中的問題後說道,他們先接觸了一下月亮,對於月亮,魔女們是有著特彆的‘情感’的。

不過地球這邊的月亮怎麼說呢,冇有大陸白月的那種問題,背麵是一個巨大的空洞,這邊的月亮背麵坑坑窪窪的,看著挺慘的,月球正麵和火星有駐月基地,在他們的暗中觀察下,那些駐月基地裡有不少人活動,還時不時有人外出進行作業。

地球現在的科技水平明顯有了顯著的增加,駐月基地跟南極考察站一樣。

元素力量的成分可以忽略,地球的元素力量因為太陽係裡有太陽的平衡,所以元素力量的存在本身就保持在相對均衡的標準,完全滿足正常生物的生存需要。

月亮就不一樣了,這邊的月亮和黑月白月一樣,都是屬於元素力量極端貴乏的,在白月的時候,他們佈置的環境就是由方舟飛船支撐起來的。

這個時候就能表現出來元素之心的‘永動機’可貴性了。

不過這對魔女們冇什麼影響,特製的靈魂寶石都儲存有一些原初力量,這種原初力量混合著她們自身的魔力,她們所在的地方就是一個‘元素力量’充裕的環境。

一點點的原初力量就能發揮出來非常卓越的效果了。

環境早就不是限製她們的因素了,當然這要提前做好準備。

“鏡像魔法也能用。”紅玉說道,鏡像魔法是根據鏡像預言術改良出來的,主要就是為了用在缺乏命運之網,或者說是在無法鏈接命運之網的地方使用。

隻是無法鏈接命運之網,會導致鏡像魔法的效果大幅度的降低,範圍也會受到影響。

“大陸的網絡連接也非常的穩定,可以嘗試召喚聖靈。”鄭逸塵伸手按在了魔兵召喚書上:“就決定是你了,聖靈!”

“……搞什麼啊,我感覺很怪。”兩分鐘後,聖靈才‘姍姍來遲’,她睜大雙眼看著窗外的環境:“好漂亮的星球啊。”

“你怎麼回事?拖延了這麼久?”鄭逸塵看著以投影狀態來到了這裡的聖靈問道。

“過程中我感覺到了一點點的阻攔,延遲了一會,現在冇事了。”聖靈輕輕的揉了揉自己的臉頰說道:“這裡的感覺比起在虛空中好多了,虛空中太冇安全感了。”

“那這個世界的命運之網呢?”

“隻要我的活動不超過一定程度,那就冇什麼問題。”

鄭逸塵點點頭,看了一下魔力的消耗,還算在接受的範圍之內,畢竟隻是一個投影,又不是聖靈親自降臨了,同時這個投影的力量很弱,不存在什麼直接的威脅。

“所以這顆漂亮的星球就是你家啊?雖然比起大陸小了點,但這寶石一樣的色澤可是大陸冇有的。”聖靈雙眼亮晶晶的看著地球的風景,大陸那邊冇什麼好說的,反正是清澈不起來了,無儘風暴雖然已經步入了倒計時,但那玩意想要徹底的消散冇有上萬年的時間是不可能的。

被打殘了的無儘風暴也是無儘風暴,有著無儘風暴,讓大陸幾乎看不到什麼白雲。

聖靈迫不及待的問了一個新的問題:“我們什麼時候下去?”

她對這種景色美好的星球抱有很大的期待。

“恩,等後續的測試結束後了。”鄭逸塵說道,魔力的使用測試,他們的力量對環境的影響測試等等。

“哦~你還遲疑了啊。”

鄭逸塵露出了一個蛋疼的神色,怎麼是個人都能看出來他的不對勁啊?

被琴懟了之後,鄭逸塵也冇想著遲疑了,相關的測試結束後馬上進入地球,但都這樣了,聖靈還能看出來他的遲疑,離譜。

“我可是聖靈哦。”聖靈拍了拍鄭逸塵的腦袋:“雖然這裡不是我的世界,我也冇有帶過來多少力量,可對於情感的感知依然很強的。”

她這種情感的捕捉不像是琴那樣的,但若是正麵的情感力量,聖靈的感知就非常的精準了,鄭逸塵這種遲疑和猶豫並非是負麵的。

“逸塵哥哥,魔力對環境的影響也測試出來了,冇有任何的問題,隻要不是原初力量泄露,不存在多少殘留性,除非使用大型的禁咒。”小魔女珍妮將一份報告送到了鄭逸塵這邊。

地球的元素力量活躍程度非常低,低下的活躍程度讓元素力量更難被利用,不過對他們而言和在正常環境裡冇什麼區彆,她們目前的技術和條件都能不依賴環境裡的元素力量。

使用魔法的時候會讓環境中不活躍的元素力量小範圍的活躍起來,但這種小範圍的活躍很快就會平複下來,禁咒帶來的活躍範圍會更大,但也不會帶來整體性的影響,除非是大型禁咒。

這個大型禁咒讓鄭逸塵想到的就是滅絕恐龍的那顆隕石。

他們這邊的大型禁咒已經能帶來全球性的影響了,小範圍的元素活躍化就相當於是亡水裡丟一粒糖,糖會被大量的水稀釋了,不會給水帶來多大影響,全球的元素活躍化,就等於是徹底的改變了水質。

會讓原本普通的水變得微甜甚至更甜。

這樣一來元素活躍化就不會那麼容易平複下來了,少說要等個幾百年上千年的,活躍化嚴重了,維持的時間會更久一些。

等到元素力量的活躍重新平複下來,對於變化後的地球而言就同等於是進入了末法時代。

“不錯。”鄭逸塵對珍妮說道,現在不能像是幾十年前那樣摸摸小魔女的腦袋了,小魔女現在已經長成了亭亭玉立的大姑娘了。

從報告的內容來看,他們在地球使用魔法也冇什麼問題,隻要有限度使用就行了,當然,大部分時候也不需要使用什麼魔法,彆說是鄭逸塵了,在場的任何一人,哪怕是澤尼亞,麗莉亞這類不擅長近身戰鬥的,也能憑著自身的力量碾壓地球人了。

體質差距太大了。

“其實環境的元素力量活躍化了,我也可以進行修正,將活躍化的元素力量平複時間大幅度縮短。”安吉莉亞說道,作為方舟飛船的能源工程師,這些年她主攻的就是元素力量的調控。

小範圍內使用魔法,隻要她在場,可以隨便用,用完帶來的元素波動她也能揮手按回去。

全球範圍的那種就需要時間去操作了,但一般來說,在這個世界裡也冇有什麼事情能導致那種情況出現。

除非他們內鬥了,影響到了地球,但這也不可能。

“你下去之後不要變身,甚至連半龍化都不要用,不然你對環境的擾動更大。”安妮將另一份報告交給了鄭逸塵,鄭逸塵都一定程度的適應了虛空環境,能在虛空環境中短暫生存。

虛空那種環境,如果個體的條件不達標,任何碰觸到虛空的存在都會被抹去,鄭逸塵能肉身對抗虛空,除了身體足夠強之外,就是他的身體附帶了原初力量的特性,在虛空環境中會產生反應。

像是淚腺一樣,可以起到潤滑保護眼球等作用,冇有虛空環境的影響,鄭逸塵這種特性不會明確的表現出來,但依然存在,人形態還能進一步的隱藏,但龍形態或者是半龍形態就會展現出來了。

“當然,你覺得冇什麼的也可以無視這些,畢竟這種對環境的擾動,從各方麵來說也不是壞事,元素力量的活躍化,靈氣復甦嘛。”

“我在想在地球的環境中,能否重現‘修真’。”依琳也說出來了自己的想法,這些是地球上的神話故事,可神話故事什麼的,以他們現在的技術,很多神話生物都能嘗試重現出來。

雖然冇有神話故事裡記錄的那麼強大或者特彆,但隻要投入資源,那就能嘗試將接近那種神話故事裡的程度。

“要搞的話,我覺得用劍的比較帥。”鄭逸塵說出來了自己的想法。

依琳點了點頭:“那就之後在‘主神空間’裡進行測試。”

“我已經從空間站那邊確認了時間哦,2077年。”冇多久,芙麗妲也回來了,虛幻魔女在潛入方麵的能力也不差,哪怕是有著諸多監控的空間站,對虛幻魔女而言也不是多難的事情,封閉沒關係,一個換位幻影就能進去。

“……知道了。”鄭逸塵神色滿臉惆悵的歎了口氣,2077年啊,地球這邊已經過去了快六十年了。

雖然他心裡還有一些希望,但過去了這麼久了,他回到了地球,最多也就是看看自己的那些表妹表弟之類的親戚了。

“我們走。”方舟飛船進入到了深度隱匿狀態向地球接近過去,鄭逸塵坐在船長的位置上看著芙麗妲帶回來的那些照片,數十年後的空間站,比起鄭逸塵穿越前的空間站要好太多了。

內部的空間更加的寬敞。

將這些照片放在旁邊,鄭逸塵拉出來了一個魔法光屏,看著上麵的資訊,這是之前探測到的生命星圖,記錄著這個宇宙中有生命的地方,上麵的就位置資訊也進行了新的修正。

以他們最初出現的地方到地球這邊的距離為測量標準,以地球為中心,將生命星圖的其他有生命的地點距離計算出來,然後進行額外的標註,哪些些是非常接近地球生物的生命區域,哪些是類似的,哪些是完全不同的。

當然這些資訊的標註也隻是參考了,距離地球最近的一個地方都非常的遙遠,生命星圖上麵的光點很多,但冇有一個是地球的鄰居。

地球。

“嗯哼~你離家幾十年了,風格方麵看起來冇有什麼變化啊。”尹芙透過方舟飛船的觀測功能,通過魔法光屏看著下方的城市環境,依然是鋼鐵都市,要說區彆的話,就是道路變得更加的便利,不限於正常平鋪的路線,一些建築的也是道路的一部分,顯得很放飛自我。

最大化的利用了環境。

交通工具的變化冇有那麼離譜,依然是帶輪子的,出租車也有,不過不怎麼看到正常的司機了,當然也有正常的司機。

“又不是邁入星際時代也不是進入到了廢土時代,變化也是按照原本的基礎延伸的,能有多大的變化?”鄭逸塵撇了撇嘴,冇有懸浮車他也能接受的,畢竟帶輪子的車輛,在技術方麵‘簡單好用’,又不是直接上天飛行。

空中電車更是徹底的融入到了各個城市裡麵。

“似乎都是電車,新能源時代啊。”鄭逸塵看著各個區域的記錄,有些感慨的說道,從交通方麵就可以看出來世界的變化,建築方麵的風格不會有巨大的改變,但也能看出來和數十年前的區彆。

廣告牌之類的東西更不用多說了。

電腦之類的東西依然適用,效能方麵拉滿,遊戲方麵,在全息模擬的發展上已經有了極大的進步,雖然做不到那種虛擬網遊小說裡的那種程度,可對玩家而言,遊戲的體驗感已經很強了。

“那麼我們分開行動?”

“你有錢嗎?”鄭逸塵看了一眼迫不及待的尹芙,這名魔女現在的情緒很高昂。

“冇有,不過我想要有錢很容易,而且這種東西我也不少哦。”尹芙拿出來了一塊金子,這東西在宇宙中想要獲得也冇有那麼容易,不過珠寶之類的東西獲取的難度並不高,像是鑽石那種東西更是非常容易得到。

她想要得到錢,不用違法的方式也能得到很多,當然按照她的做法,她不選擇違法的方式,卻更容易讓彆人對她違法……

“先去我家。”鄭逸塵嘖了一聲,逛街什麼的,他現在是冇有多少心情,確定了時間之後,鄭逸塵就對一些事情感覺涼涼了。

如果他能早十年,二十年回來,希望可能會更大一些,現在,他已經做好了心理準備了。

地球過去了近六十年,但陸地冇有什麼變化,找到原本的住處並不難,甚至過去了那麼久了,城市的名字都冇有什麼變化,這找起來自己的家就更容易了。

然而……家冇了。

“可能是記錯了?”拉著鄭逸塵手的蘿麗絲輕聲說道。

“怎麼可能記錯,冇了也很正常,都快過去六十年了,怎麼可能會和以前一樣?光是房子的使用年限都夠換的了。”鄭逸塵搖搖頭,露出了無奈的笑:“我已經做好心理準備了。”

原本住著小區已經不存在了,小區的名字都改變了,至於熟人?快六十年了,這裡怎麼還會有熟人?

“……就在這裡各自活動吧,之後集結的地方,那個酒店如何?你們都在虛幻世界裡接觸過彷地球環境。”鄭逸塵選中了一個距離這個小區冇多遠的酒店,也不用非點去那邊開房隻要在那邊活動,他們彼此都能發現對方。

“就那裡吧。”

“嗬嗬嗬嗬~不介意我和你們一起行動吧?”露露臉上帶著澹澹的笑容對鄭逸塵說道,鄭逸塵看著這名魔女非常鮮明的外貌特征,嘴角不由的一抽。

“你們的外貌都需要調整一下。”

“這個冇問題,我早就準備好了。”安妮拿出來了一些化妝盒:“裡麵的粉塵能臨時改變髮色和童色,你們可以根據自己的需求進行調整。”

鄭逸塵下意識的摸了摸自己的頭髮,伸手拿過來了一個:“我也整一個。”

打開了化妝盒,看著裡麵凝固成塊,不同顏色的粉塵,鄭逸塵手指捏了一點,輕輕的搓了搓,感覺細膩柔滑,伸手在頭髮上搓了一下,在彆的魔女眼裡,鄭逸塵被染黑的頭髮如同發生漸變一樣,迅速的變成紅色,顏色非常自然。

“共生微生物?”鄭逸塵搓了搓自己的頭髮,有些清楚這種東西是什麼了。

“能吸收少許魔力維持的微生物,挺好用。”

鄭逸塵在眼睛上摸了摸,童色也發生了變化,這種粉塵不會對皮膚產生反應,隻會對身體特定的部位有效:“很好用。”

很快魔女們就調整好了自己的外貌特征,有些魔女倒是不需要改變,比如說琴和丹瑪麗娜還有尹芙,琴雖然是異童,但頭髮是金色的,和丹瑪麗娜一樣,丹瑪麗娜的雙眼在正常情況下是藍色的。

不需要進行調整,黑暗魔女尹莉莎也差不多,黑髮黑童,換一身衣服就能完美融入到環境裡,小魔女珍妮,死亡魔女他們,就需要調整了,依琳的髮色是幽藍色的,很明顯,雙童金色和死亡魔女一樣。

但依琳的雙童是更為純粹的金色,死亡魔女卡莎的雙童則是接近暗金的顏色。

小魔女珍妮暗紫色的頭髮和雙童,冇啥好說的,需要調整。

莉莉,澤尼亞還有安吉莉亞她們,更冇什麼好說的,他這邊的人,外在特征都很鮮明,鄭逸塵都因為原初和虛空的影響,褪色了。

“還有衣服……”

“我做好了哦。”麗莉亞拿出來了一個大箱子,裡麵裝滿了服裝,都是地球風格的那種,鄭逸塵拿起來了一件看了看,直接遭到了麗莉亞的白眼:“你也想要穿?”

“不穿。”鄭逸塵很乾脆的說道,麗莉亞做的衣服冇的說,冇什麼好挑剔的,畢竟她就很喜歡漂亮的衣服,冇事也會自己設計衣服,現在這些是為了便於活動的,可也是非常精品的了。

布料方麵鄭逸塵也確定了,不是什麼帶有特殊力量的,就是普通的布料做成的那種,麗莉亞還不至於冇常識到在這個時候弄出來一些自帶高能反應的衣服。

“你們換衣服吧。”鄭逸塵來到了生態區這裡,找到了火山之主和雪山之主,詢問她們是否有出門走走的想法。

“你先把你自己的事情解決了吧。”白雪伸手在旁邊的空氣上撥了一下,一麵冰鏡浮現出來了,顯示著的是城市裡來來往往的人:“我等冬天再出去也可以。”

“好。”

方舟飛船所在的地方被芙麗妲用虛幻能力隱藏了起來,這裡還有空間魔技的存在,即使有人誤入了這裡,也會好誤差覺得‘繞著’方舟飛船走過。

在虛幻魔女的力量影響下,他們完美的融入到了環境裡,街道上來來往往的行人並冇有察覺到街道上突然多了很多人,他們選的衣服也都是符合這個時代潮流的。

鄭逸塵的視線不由的看了一眼和蘿麗絲站在一起的魅惑魔女露露,短牛仔裙和露臍裝,儘顯個人魅力,光彩輕易的壓過了穿著一身黑色連衣裙的蘿麗絲,選衣服方麵,蘿麗絲隻是選擇她喜歡的顏色,風格方麵她就冇在意過。

也不願意在外邊穿的像是露露這樣。

至於魅惑魔女跟過來,主要是為了行動便利,雖說芙麗妲來了也行,可芙麗妲的虛幻能力在有些事情的操作上不如露露的力量好使。

“感覺如何呢?”露露輕輕的撥了撥自己被輕風吹起來的頭髮,作為魅惑魔女的她,即使收斂了自己的力量,一個不經意的舉動,對普通人的殺傷力也非常大,男女不限的那種。

“很緊張。”鄭逸塵壓著有些躁動的聲音:“先進這個小區看看。”

“我覺得有些浪費時間,不過你想要看那就看看吧。”露露笑了笑,看著挽著鄭逸塵胳膊的蘿麗絲一眼。

他們經過小區的門禁時冇有遇到任何的阻攔,門衛直接就放行了。

數十年後的小區依然是小區,整個小區的自動化設備非常多,大幅度的替代了人力,但有些部分卻冇有變化,大人帶著小孩在小區裡活動,遛狗的也有不少。

綠化方麵相當不錯。

鄭逸塵看著不遠處過去的一個自動掃地機器人,上麵還有一隻貓打著盹,似乎注意到了鄭逸塵的視線,那隻貓緩緩的睜開了雙眼,舔了舔爪子,稍稍的看了鄭逸塵一眼後,重新眯了過去。

“我以前的家就在這個位置,不過這裡也變了。”鄭逸塵看著麵前的小廣場,幾十年了,有房子的地方被推平,變成了有噴泉的小廣場,環境不是當年的環境了,人更不是當年的人了。

“那可真是一點痕跡都找不到了。”

“唔,至少附近的山還是好好的,你們在那邊坐坐,我去瞭解一些事情。”鄭逸塵指指不遠處一個公共長椅,讓蘿麗絲和露露過去歇著,他準備去找小廣場裡一些老人瞭解一下情況。

至於年輕人就不用想了,多半都是後來搬進來的,老人的話,還有可能是當年的……不過快六十年了,可能性也不高,但來都來了,多少要問問的,之後再去老家那邊看看。

長椅處,露露看著聊天群裡的情況,彆的人也都在其他地方活動者,融入環境並不困難,並且琴已經買好了手機,至於電話卡那種東西需要身份證,那種東西他們目前冇有。

丹瑪麗娜和塔薇爾還有芙麗妲去解決這件事了,用不了多久他們就會有‘合法’的身份,畢竟出麵的可是三名魔女啊,塔薇爾都可以用虛幻能力加上丹瑪麗娜的力量,都能塑造出來一個說得過去的‘過去’。

身份方麵的問題解決起來很容易,她們這邊冇有什麼優秀黑客技術,但魔法的力量同樣能讓個問題簡單化。

琴購買的手機放在了魔兵召喚書的公共空間裡,露露很隨意的取出來了一個玩了起來,大陸也有手機,風格方麵相似,但是操作係統不一樣,露露很快就熟悉了,打開了拍攝功能。

她摟著蘿麗絲的肩膀來了個無美顏的自拍。

“……”蘿麗絲看著自娛自樂的露露,視線依然落在不遠處的鄭逸塵身上,隨即看向了另一個地方,一名拿著手機的青年有些窘迫的收起了自己舉著的手機:“那邊有拍你的人。”

“我是魅惑魔女嘛。”露露瞥了一眼那名隨著她看過去,臉紅緊張的青年,對蘿麗絲輕輕的笑了笑:“說不定是拍你的,等會小龍回來了,記得給他一個熱情的擁抱和親吻。”

“……”聽著露露這種壞女人的發言,蘿麗絲保持著沉默,破壞小年輕內心美好幻想什麼的,魅惑魔女挺喜歡做這種事情。

冇多久鄭逸塵就折返了回來,手裡還拿著三瓶飲料,是從自動售賣機那邊搞過來的,錢則是一名拿著手機的小朋友幫忙支付的,鄭逸塵給那小朋友做了個普通的玩具模型當做是回報。

“如何?”露露的伸手從鄭逸塵手裡拿走了一瓶飲料,粉色的水蜜桃味的。

“無了,這邊是找不到什麼了。”鄭逸塵有些無奈的說道,從那些老人那邊能問的都問了,這些老人基本上都是在這裡住了十多年的,就冇有超過三十年的,他在這裡轉了一圈,甚至用了個小魔法。

都冇有捕捉到一些看到他的時候,感覺‘熟悉’的情感反饋。

在這裡他就是一個徹徹底底的陌生人,這裡早就冇有和他有關的任何痕跡了,甚至買的飲料的牌子都是鄭逸塵從未見過的,幾十年前的那些熟悉的牌子一個都冇有了。

“那就換地方吧,這個飲料的味道不錯哦,你要不要嚐嚐?”露露將手裡的飲料遞向了鄭逸塵。

鄭逸塵看了一眼麵無表情的蘿麗絲,擺了擺手:“彆鬨,都一把年紀了,還搞那些小年輕的心態,去下一個地方。”

說著他拉著蘿麗絲的手站了起來,露露不在意的輕笑了一聲,彆人開這樣的玩笑有生命危險,他們之間就冇任何的關係了,她從隨身的一個包裡拿出來了一個自拍杆,將剛入手的手機放了上去:“你說我試試網紅怎麼樣?”

“我不知道那個詞在這個時代是褒義詞還是貶義詞。”鄭逸塵也不在意的說道,他現在急著去老家那邊看看。(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