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天對於周毅來說,白天在深山老林裡修煉氣術,手機冇有信號,到了深夜纔回到住處,直接倒頭就睡,也冇有時間去檢視手機。

所以天城這一天發生的事情他一無所知。

淩晨,周毅已經入睡,或者說這個點絕大多數的人都已經進入睡覺的程式。

不過天城杜家大院,這裡卻燈火通明,大院裡來來回回走動的都是人。

知道內情的杜家人精神緊張,難以入睡。

杜海中毒後,第一時間被送到醫院救治,經過催吐洗胃等一係列操作,依舊冇有能脫離生命危險,體內還有毒素殘留。

醫院表示冇有任何辦法,因為他們連分辨毒是什麼都無法分辨,更無法去治療。

隻能用一些高階醫學儀器維持著杜海的命,但杜家還是連夜將杜海從醫院接了回來,一是那些維持生命的儀器杜家也有。

更重要的是醫院不安全,連下毒都能做出來,誰知道沈家會不會做出更過分的舉動。

而且杜海雖然住的是獨立病房,但派幾十位保鏢在門口站著,難免影響醫院的其他人,更關鍵的是要是杜海中毒的訊息傳出去。

對此時的杜家影響絕對負麵。

“瑪德,這沈家的人太囂張了,居然敢在我們眼皮底下給二哥下毒,欺人太甚!”

“到底誰是那個叛徒,要是讓我抓到,我腦袋給他擰掉,讓他知道背叛杜家的後果!”

“我現在就想去杜家要個說法,老祖宗的屍體還冇要回來,現在又對家主下毒手,這對於我們來說就是屈辱,深深的屈辱。”

深夜一點多,杜家的議事大廳吵成了一片,幾十號人,這次不僅杜家高層參與,隻要是嫡係都在,畢竟是事關家族存亡的大事。

杜家鷹派十分強硬大聲嚷嚷著要找叛徒,要找沈家報仇,這一係列的事對杜家來說是恥辱,千萬不能就這樣放過沈家。

然而這種情況下鷹派隻是少數,更多的還是性格軟弱或者看清事實的鴿派。

“彆衝動,你要知道現在老祖宗已經死了,家主冇出杜家的門就身受劇毒,你們難道還冇明白嗎,沈家咱們招惹不起。”

“是啊,現在去找沈家跟送死有什麼區彆?我們還是同意杜家的要求吧。”

“聯姻就聯姻,說不定隻要小薇那妮子嫁入沈家後,咱們兩家就能一笑泯恩仇。”

鷹派:“放屁!你們說的是什麼話?什麼叫一笑泯恩仇,咱們什麼時候招惹過沈家?”

“一直都是沈家在咄咄逼人!”

鴿派:“誰讓沈家是第一家族呢,咱們打又打不過,惹又惹不起,隻能忍著點了。”

鷹派:“所以沈家先殺我們杜家的老祖宗,然後又毒殺我們杜家的家主,現在反過來要我們將杜家的大小姐嫁給他們,這就是你們口中的一笑泯恩仇嗎,是這個意思嗎!”

鴿派:“那我們能怎麼辦?除了這種辦法還有其他的辦法嗎?跟你們去送死嗎?”

鷹派:“都是慫貨,我就不相信我們杜家這麼大的家族他沈家說動就動,當官方組織不存在嗎,要是這次答應了沈家的條件,傳出去杜家丟人現眼,我們必然抬不起頭來。”

“會被整個天城的人恥笑。”

鴿派:“要死你去死,彆拉著我們。”

兩方你方唱罷我登場,誰都不讓誰,爭吵越發的激烈,有些人甚至擼起袖子要打起來。

“夠了,安靜!”

這時杜薇站了起來低沉的吼道,不過會議廳人太多,聲音嘈雜,她的聲音並冇有多少人聽到,就算有人聽到了,對此也是不屑一顧。

“安靜,聽大小姐說。”

站在角落裡的高龍突然開口,他的聲音雖然平淡,但卻宛若一道悶雷在會議廳裡響起。

將很多人嚇了一大跳,麵露蒼白,心生出怒火,但一想到聲音背後所蘊含的威嚴與警告,他們都沉默了下去,不敢高聲語。

神勁武者對普通人的震懾作用足夠。

杜薇看了一眼高龍點點頭,然後望著眾人道:“吵架冇有任何意義,而且浪費時間。”

“現在杜家的情況比你們想的更加嚴重。”

“二叔身上的毒,醫院冇有辦法,所以我派出三波人分彆去請回春堂的烏奇水,天世醫館的卓天世,還有擅長解毒的李百歲。”

這三位,無論醫術實力還是影響力,差不多就是整個天城排名前三的中醫。

“哼,多虧了小薇,你們就知道吵吵,家主身上的毒冇解,現在還昏迷不醒呢!”

“是啊,眼前主要就是家主身上的毒,醫院雖然冇有辦法,但無論是烏奇水還是卓天世李百歲,他們三個隨便來一個應該就行了。”

“等家主醒來,再由他定奪。”

“說的對,小薇,三位神醫來了嗎,我們要去接待一下,不能冷落了神醫。”

杜薇麵無表情的道:“都冇來。”

“這個點…應該睡了吧?”

“可是中毒不能耽擱啊,無論多少錢,三位神醫總得請來一位。”

杜薇揉了揉白淨的額頭:“恐怕無論我們花多少錢,都請不來一位。”

“因為他們三家都回覆說已經接受沈家的邀請去治療病人,今天來不了,他們三位既然已經接受沈家的邀請,你們認為在二叔毒發身亡之前,沈家會放他們來我們這裡嗎?”

諾大的會議廳頓時沉默了下去。

“除了他們三位呢?家主身上的毒可不能耽擱,必須要有醫生。”有人道。

杜薇搖了搖頭:“有名有姓的中醫都去請了,回覆都一樣,沈家已經邀請了。”

啪!

聞言,有人猛的拍了一下桌子,惱怒的道:“沈家這是想把我們往絕路上逼啊!”

“大不了跟他們拚了!”

杜薇似乎是想到了什麼不好的事情,冷冷的道:“拚?怎麼拚?沈家擁有兩位宗師,就算宗師不會對普通人出手,那神勁武者呢!”

“咱們杜家隻有三位神勁武者,沈家光是在武閣事件中就派出了不下十位神勁武者。”

“你所謂的拚不過送死而已。”

鷹派都沉默了下去,鴿派趁機開口道:“既然如此,那就隻能委屈小薇你了,你作為沈家的大小姐,到你為家族付出的時候了。”

“是啊,這也是冇有辦法的事。”

有人一副假惺惺的模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