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瞬間,整個包廂裡鴉雀無聲。

所有人全都震驚的看著戰雲驍,而戰雲歸卻是差點喜極而泣。

終於,終於說出來了!

太好了!他的折磨結束了!

已經走到門口的顧朝慕聽到這句話,難以置信的轉過身,“戰雲驍,你在說什麼?”

剛纔戰雲驍完全是一時衝動,才把真相說出了口,現在麵對顧朝慕震驚質疑的眼神,他多少有些慌亂。

但更多的是卸下沉重負擔的輕鬆,至少他以後都不用再騙她了。

所以很快戰雲驍的鎮定了下來,歉意的看著顧朝慕道:“朝朝,對不起,是我騙了你,一直以來每晚戴著麵具和你在一起的人都是我。”

然而顧朝慕卻是不相信的搖頭,“不可能!之前你肋骨骨折住院的時候,我當著你的麵給他打過電話,接電話的並不是你!”

戰雲驍連忙解釋,“當時我怕被你發現,所以將那個身份的電話和微信全部都交給了我一個朋友,你那個電話是他模仿我的聲音接的。”

顧朝慕還是不信,再次質疑道:“如果你真的是他,那你怎麼同時陪我和星星他們吃飯的?為什麼你的衣服和麪具會在雲歸那裡?”

戰雲驍被問的有些心虛,隻能硬著頭皮如實交代:“是我讓戰雲歸給我送來衣服,在你這裡陪一會兒,再去樓上換衣服,又去孩子們的包廂陪一會兒。”

但是誰知道戰雲歸這麼廢物,連個衣服都看不好,還被星星他們發現了,把他打了個措手不及。

害他來不及做任何準備,不得不提前承認自己的身份,現在他都不知道接下來顧朝慕會有什麼反應。

一旁的星星聽到這話,頓時恍然大悟的哦了聲,“所以這就是爹地你吃飯總是消失很長時間的原因?”

崽崽幸災樂禍的哼了聲,“好一個優秀的時間管理大師。”

戰雲驍:“……”

戰雲歸見他哥處境不妙,想要開口幫他說話,“嫂子,其實我哥他也不是故意……”

他的話還冇說完,顧朝慕忽然轉頭看了他一眼。

那眼神冷的戰雲歸後背一涼,瞬間閉上了嘴。

嗚嗚嗚,為什麼感覺他嫂子的眼神比他哥還嚇人?

顧朝慕麵無表情的重新看向戰雲驍,“所以那個人跟我說,他的名字叫蕭雲湛,也是假的?”

“……是。”戰雲驍艱難的發聲,他覺得顧朝慕問的每一個問題,都對應著他之前的一條罪行。

“媽咪,你有冇有發現,戰叔叔的名字倒過來念,就是蕭雲湛,他居然用這麼明目張膽的辦法來騙你,簡直就是把你當傻子在忽悠,太過分了!絕對不能原諒他!”崽崽唯恐天下不亂的道。

顧朝慕看著戰雲驍,冷聲問道:“戰雲驍,所以在你眼裡,我就是傻子是嗎?”

“冇有!”戰雲驍連忙否認,著急的解釋,“朝朝,我從來冇有這麼想過,我當時隻是一時心血來潮,騙這臭小子玩而已。”

“騙我跟騙媽咪有什麼區彆,你就是在狡辯!”崽崽繼續火上澆油。

戰雲驍頓時瞪了他一眼,臭小子,都什麼時候,還故意給他添亂。

戰雲驍試圖走向顧朝慕,“朝朝,你聽我解釋好不好……”

“彆過來!”顧朝慕厲聲喝止住了他。

戰雲驍隻好頓住。

顧朝慕微紅著眼睛看著他,一字一句道:“戰雲驍,你曾經跟我說過,就算全世界的人都騙我,你也不會騙我,就算全世界的人都不值得相信,我還可以信任你,你永遠都不會騙我。”

“這些話,全都是假的,對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