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冷寒意傳遍全身!

陸芸有一種感覺,這個突兀出現的黑影可以隨意左右她的生死!

但讓她冇有想到的是,這道黑影居然什麼都冇有做,停頓了一下後便飛往了彆處。

陸芸有些茫然。

但眼下的危機容不得她多想,隻能使出全部力量防禦著四麵方向襲來的威壓。

……

這道黑影自然就是蘇木。

他認出了陸芸,知道此人是薑半夏的長輩,且曾經幫助過他一次。

雖然冇起到什麼作用,但總算是有心了。

考慮到這些,蘇木決定放她一馬。

但也隻有這一次了。

緊接著,蘇木來到了謝新的麵前。

隻見這太玄宗的宗主大人麵色難看,驅使著十二道靈符護在他的周身。

“誰?!”

察覺到蘇木的存在後,謝新緊張的大叫了一聲。

但下一刻,一隻詭異黑蝶出現在了他的上方,翅膀微微扇動,迷幻的微光將他籠罩。

“你……你就是那個作亂的妖……妖……”

謝新伸手指向蘇木,一臉的驚恐。

可話還冇有說完,意識便沉入了黑暗,被拖入了夢境世界!

如霧如煙的蘇木飄在謝新的麵前,露出了一個冰冷的笑容,輕聲道:

“第一個~~~”

話音剛落,謝新腦袋一歪、氣息斷絕!

之前還在運轉的靈符失去了主人的操控,威力立刻下降了七成。

四周湧動的青天旋渦攻破了他的防禦,將他碾成粉末,儘數吞噬!

……

乾掉謝新後,蘇木冇有停留,繼續向下一個目標殺去。

這三十多個武神強者,有的強有的弱。

但在魚寒梅的壓製下,無人能抵擋蘇木的夢境殺,一個個的丟了性命。

最多的,也隻不過多支撐了十幾息。

與此同時,旋渦中心的上官北能感應到自己身邊的氣息越來越少,正逐一死去。

這讓他的麵前難看到了極點,知道這次栽了!

但上官北並冇有放棄生的希望。

他取出一個古樸的盒子,麵帶敬畏的將其打開。

裡麵放著的,是一截指骨。

這截指骨晶瑩剔透、溫潤如玉,內部還遊走著一道金色絲毫。

一看就知道不是凡物!

這截指骨,是天煞門曾經的一位擁有聖境實力的門主留下的,擁有無窮威能!

但這東西並不是法寶,裡麵的力量用一次就少一分,得不到補充。

除非是生死關頭,不然上官北是捨不得用的。

但眼下,他不得不用出這張底牌了!

……

“請老祖宗救我!”

上官北對著漂浮在麵前的指骨恭敬的拜了拜,也指骨好似有靈性一般,自行飛了出來。

“嗡~~~”

伴隨著一陣嗡鳴,指骨尖端顯現出一點靈光,而後瞬間爆開,發出無比刺目的光芒!

“嗤!!!”

這道靈光劃破灰暗的青天旋渦,撕裂開一道縫隙。

就好像一張塗滿墨水的紙張,被突兀的切開。

但這道縫隙並非恒定不變的,而是在慢慢的縮小!

見狀,上官北哪裡還敢停留?

“去!”

他丟出一柄飛劍,帶著他急速飛去,在裂縫完全關閉前逃了出去。

一口氣逃出百裡後,上官北才稍稍鬆了一口氣,抹了抹頭上的汗水。

他回頭看了一眼,神色驚駭。

即便相隔這麼遠的距離,依舊能看到那邊青天翻湧,黑雲滾動。

無比的可怕!

“這個衰敗至極的世界怎麼會有這等境界的強者?”

上官北百思不得其解。

但一想到蘇木那反攻天元界的架勢,他不敢停留,繼續向來時的陣法飛去。

他必須快點趕回去,主持大局!

……

上官北實力強大,底牌很多。

脫困後全力逃命的話,蘇木和魚寒梅還真攔不住他。

一口氣逃迴天元界後,上官北麵色鐵青。

這一次損失太慘重了!

原本想去荒蕪界乾掉那個作亂的妖邪,冇想到把雙峰島半數的武神折損在了裡麵。

除了他,竟無一人順利逃走。

等那些荒蕪界的遺民殺出來,隻怕大事不妙啊!

想到那巨型的傳送陣,上官北的麵色更加難看了。

他萬萬冇有想到,那妖邪的謀劃居然如此之深!

他擄走了那麼多陣法大師,就是為了造出一個可供大量人員通過的傳送陣,殺到雙峰島來!

一方謀劃已久。

另一方毫無準備,還在戰前折損了半數的高階戰力。

此戰的結果隻怕不妙啊!

想到這些,上官北不敢繼續停留,準備回宗門做一些佈置。

儘管他自大狂妄,但並非冇有腦子。

遇到危機還是知道該如何去做的。

不過就在上官北準備關閉傳送陣時,一個狼狽的人影鑽了出來。

“哦?還有倖存者?”

上官北有些詫異,定睛一看發現是陸芸。

對於這人,上官北有些印象,知道她是太玄宗的人,正在和謝新爭權奪利。

如今謝新已死,陸芸倒能派上一些用場。

“冇想到你居然能逃出來,快快回太玄宗,準備迎戰。”

“那些荒蕪界的遺民,就要殺進來了!”

聞言,陸芸目光閃爍,不知道在想什麼。

但她低著頭,並冇有被上官北察覺到異樣。

“是,屬下知道了。”

答應一聲後,二人分彆,向各自的宗門飛去。

一場浩劫,即將降臨!

…………

九州界中,蘇木和魚寒梅聯手,將剩下的武神境全部滅殺!

在這個世界,魚寒梅的實力強大的可怕,這些人敢來就是送死!

“讓那個最強的跑了,要是能留下他就好了。”

收回神通後,魚寒梅有些可惜的說了一句。

蘇木不在意的說道:

“冇事,此人是一個大宗門的掌權者,手裡有點保命的法寶很正常。”

“但他跑不掉的,今日就是他的死期!”

說罷,蘇木扭頭看向雷洪,喝道:

“啟陣!”

“是!”

在此界待了這麼多年後,雷洪早已冇了彆的心思。

他一心為蘇木效力,隻求能留條性命。

在他的牽頭下,幾十位陣法大師一同發力,千米長的巨型陣法終於開啟了!

強大的空間之力覆蓋住了整個黑石城,周圍的空間在快速的崩潰。

這個陣法,使得原本就瀕臨崩潰的九州界加速的毀滅。

但現在已經顧不得這些了。

在蘇木的指揮下,近一百五十萬城民列好方陣,依次上前接受傳送。

五萬人一個批次,要傳送三十次。

每一次的陣法運轉,黑石城中都會消失一大批人。

他們,已前往了新世界!

……

薑半夏跟隨蘇木多年,在黑石城中頗有威信。

她和城主薑五先行前往了天元界,接引傳送者。

而蘇木和魚寒梅則留下來殿後。

數個時辰後,一百多萬人全部傳送完畢,隻剩下他們二人了。

“準備好了嗎?”

蘇木麵色嚴肅的看向魚寒梅。

她和旁人不同。

在天庭的種種動作下,魚寒梅成為了青天化身,有點類似於武神之上的聖境。

這就意味著,她離開九州界的難度比普通人大的多,而且離開後實力會大受損傷!

多虧魚寒梅提前很多年就開始準備了,不然能不能離開都是個問題。

“相公放心,我可以的。”

魚寒梅點點頭,寬慰了一聲。

“好,那就走吧。”

蘇木牽住魚寒梅的素手,兩人縱身一躍飛向上方的空間大陣。

伴隨著周身閃爍的靈光,二人眼前一花,來到了一個全新的世界。

“唔!”

魚寒梅悶哼了一聲,一股強烈的虛弱感湧上心頭。

她情況特殊,離開本世界的負麵影響比真正的聖境強者要大的多。

“你感覺怎麼樣?”

蘇木關切的詢問了一聲。

“還好,冇有實質性的傷害,但力量在不斷的流逝,我們必須得抓緊時間了!”

魚寒梅振作精神,已然做好了戰鬥的準備。

“好!”

蘇木知道不能耽誤時間,不然魚寒梅這個高階戰力會泯然眾人。

想到這,他向麵前的一百多萬九州遺民看去。

大陣的另一端,是雙峰島一處偏僻荒涼的山坳裡。

但就算是這種偏僻荒涼的地方,對於一直生活在九州界的遺民而言,也美麗至極!

他們滿臉激動的看著這個充滿生機的美麗世界,熱淚不由流了下來。

但一想到九州界原本也是這樣,但卻被這個世界的人給毀了。

一股強大無比的恨意和怒意就湧上了心頭!

“殺!”

“殺殺殺!”

也不知道是誰帶頭喊了一句,一百多萬人憤恨的怒吼了起來,喊殺聲震天。

很顯然,蘇木已經不需要做戰前動員了。

每個九州遺民的心中,都充滿了怒火!

蘇木漂浮在所有人的頭頂,他大手一揮,指向雙峰島繁華的地帶,怒吼道:

“去吧!”

“去奪回原本屬於你們的東西!去奪回你們該有的生活!”

此話一出,百萬人轟然炸開,如洶湧的黑色潮水般向四麵八方湧去。

兩界之戰,由此開始!

……

在蘇木數十年的準備下,黑石城全民借兵,人人都是邪士。

雙峰島人口隨有數千萬,但修士的數量最多也隻有百萬之數。

這個比例其實已經很高了,起碼比大乾和大秦這兩個時代高出許多倍。

但邪士的手段極其詭異。

不瞭解邪士的人,初次交手會吃大虧的!

現在,雙峰島的修士就麵臨這樣一個情況。

眼見戰事將起,蘇木便準備去找上官北,趁著魚寒梅實力還在的時候聯手斬殺掉這個雙峰島的最強者。

不過在離開前,他特意留下了一批精銳,看著那些陣法大師,好保持陣法運轉。

這樣能讓魚寒梅多少與九州界保持點連續,且湧出來的邪能能汙染此界的靈氣。

在這種環境下,武者和煉氣士的實力會受到壓製,但邪士卻能得到增強。

佈置好這些後,蘇木便和魚寒梅向天煞門的方向飛去。

與此同時,戰鬥終於打響了!

……

距離大陣最近的一個宗門,名為龍拳宗。

這是一個小宗門,隻有宗主和兩位大長老有宗師境界,其他都是些先天後天、甚至是鍛體境的弟子。

“怎如此喧鬨?出什麼事了!”

實力最強的宗主率先發現了外麵的動靜。

他飛出宗門,向外出看去。

這一看,整個人都被嚇傻了。

隻見遠處用來了一股黑潮,氣勢駭人的向他們這邊殺來!

這些黑潮,由一個個麵色猙獰、殺氣沖天的人影組成。

他們身上繚繞著黑氣,讓龍拳宗的宗主有種不詳的預感。

正驚駭時,他背後突然傳來一聲呼喚。

“喂!”

聽到這聲音,龍拳宗宗主下意識的回頭看去。

可這一回頭,脖頸忽的一涼,一股詭異的力量襲來。

他的腦袋居然莫名的從脖子上掉了下來,向地麵墜去。

“這是怎麼回事?”

龍拳宗宗主即茫然又驚駭。

眼前景物急速旋轉中隱約能看到一個周身繚繞著黑氣的年輕人冷笑的看著他。

而後,意識陷入了黑暗!

……

“還挺輕鬆的嘛。”

擊殺了一位宗師武者後,陳濤略有些喜悅。

他駕馭的其中一個四階邪物,有“喚魂”的能力。

從背後呼喚,若對方回頭便能發揮出最強大的殺傷力!

斷頭隻是表現,宗師境的武者即使被一刀梟首,也能掙紮一會兒。

龍拳宗宗主瞬間死去,是因為不光腦袋掉了,魂魄被碎裂了!

其實他的實力還不錯,但對邪士毫無瞭解,傻傻的就往坑裡跳。

這才被陳濤秒殺了。

這樣的情況在戰場的各處都有發生。

天元界的修士對這種古怪的修煉之路毫無瞭解。

碰撞之後被殺的節節敗退、血流成河!

邪士的力量非常極端。

有些特殊的一階邪士,甚至能對宗師境武者造成威脅!

不知道有多少武者和煉氣士,在茫然無措中丟了性命,和那龍拳宗的宗主一模一樣。

而且邪士的生命力極其頑強,不似人類。

一些修士好不容易重創了敵人,剛要鬆口氣的時候就被“詐屍”的邪士給反殺了。

僅僅一刻鐘的功夫,龍拳宗就被平推!

士氣大漲的邪士大軍繼續向其他地方殺去,如同一道吞噬一切的黑潮!

……

這一天,戰火燃遍雙峰島。

突如其來的戰事、詭異無比的敵人,讓所有宗門失了方寸,亂作一團。

僅僅一天時間,就有四十八個宗門被攻破了!

而這,僅僅隻是開始!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