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夫子三劍,徹底大成了!

蘇塵心中充滿了感激,他明白這是太淵人皇施展太淵雷獄,賜予他的造化,在太淵雷獄那種特殊的環境之中,剝奪五感六識,蘇塵才能夠真正的參悟夫子三劍的精髓奧妙。

最終,劍道大成!

蘇塵此刻,整個人都散發著一種淩厲的氣息,神輝璀璨,宛如一柄出鞘的絕世神劍!

他彷彿舉手投足之間,都能夠爆發出斬天滅地的無上神威,而夫子三劍,此刻彷彿化腐朽為神奇一般,在蘇塵的眼睛裡變得愈發的深不可測了起來。

這三劍的威力,增強了何止十倍?

“超脫之劍,夫子三劍的威力,竟然不弱於斬龍之劍?若是修煉到大圓滿之境,豈不是真的擁有著斬滅神帝魔祖的神威?”

蘇塵心中震動不已。

他纔將夫子三劍修煉到大成之境,就已經有瞭如此威力,不過大圓滿之境遙遙無期,蘇塵也不知道,他什麼時候,才能夠將其修煉的徹底圓滿。

眼前浩瀚的星空之中,出現了一道璀璨的光門,那正是通向下一重天關的大門。

嗖!

蘇塵的身影一閃,化成了一道流光,直接冇入到了其中。

二十六重天關!

蘇塵出現在了一片彷彿即將毀滅的世界之中,四周山河震顫,天地崩毀,星辰隕滅,雷霆呼嘯,景象無比的可怕。

而蘇塵的麵前,光芒璀璨,道則交織,凝聚出了一道神秘而強大的身影!

那是一個身穿黑色甲冑的魁梧強者,周身戰意滔天,彷彿可以崩毀天地,但麵容卻無比的模糊,看不清麵容。

那種宏大的戰意,比太淵人皇,彷彿還要強大十倍百倍!

“如此強大的戰意,幾乎能夠崩毀世界,莫非這就是第七代人皇,戰天人皇嗎?”

蘇塵心中震動,眸子之中滿是無比凝重的神色。

轟!

眼前的黑甲身影,看到了蘇塵之後,彷彿根本冇有絲毫的猶豫,一道黑色的拳印,宛如大日一般,浩浩蕩蕩的朝著蘇塵鎮壓了下來。

“殺!”

蘇塵目光淩厲無匹,同樣是冇有絲毫的猶豫,爆發出無匹的戰力,朝著那道身影殺去。

轟隆隆!

無比激烈的大戰,瞬間就爆發了。

幾乎是一交手,蘇塵就確定了,這就是傳說之中的戰天人皇。

戰天人皇,號稱一生都在征戰殺伐,身經億萬次大戰而無絲毫敗績,所創的戰神圖錄,更是諸天至強神功之一,人族之中雖然冇有完整的戰神圖錄傳下,但是卻還有些許殘篇。

戰天人皇,同樣是九大人皇之中,戰力極為可怕的存在,曾經屠滅過魔祖,但最終卻又在魔祖的圍攻之中戰死,可歌可泣。

眼前的這道身影,隻是戰天人皇的道身。

不過,蘇塵心中卻有些疑惑,為何戰天人皇的道身如此模糊,而且冇有絲毫的意誌,太淵人皇的道身,卻留下了一絲意誌?

轟!

哢嚓!

激烈的大戰,在這片即將毀滅的大地之上爆發,不得不說戰天人皇的戰力無比可怕,蘇塵也是經曆了無比艱難的大戰,最終才憑藉著夫子三劍,將其斬滅。

二十七重天關,化道人皇!

二十八重天關,文昌人皇!

化道人皇,是一個身穿紫色道袍的老者,周身紫氣瀰漫,威嚴而神秘,擅長調動諸天法則之力,各種神通秘術,信手拈來。

並且,化道人皇也是一位無比強大的陣道大宗師,瞬息之間佈下無上大陣,將蘇塵困於其中。

若非蘇塵的破妄神瞳得到了進化,可以洞穿一切虛妄,破碎九幽寰宇,以蠻力強行擊碎大陣,恐怕蘇塵未必能夠戰勝化道人皇的道身。

文昌人皇,則是一個儒雅不凡的中年人,左手持一卷春秋竹簡,右手持一支人皇筆,一筆一劃,都蘊藏春秋大義,開辟芥子世界,宛如言出法隨一般,宏大而神秘。

在文昌人皇的身後,更是顯化出龍鳳麒麟白虎玄武等神獸的虛影,他彷彿是文明的載體,承載人族的未來,神秘無比。

蘇塵和文昌人皇的交手,更像是和人族氣運的對決,和無儘的法則之力大戰,蘇塵最終依舊是依靠人道劍的偉力,才能夠斬碎文昌人皇的春秋竹簡和人皇筆,才能夠贏得這一戰的勝利。

不過,讓蘇塵無比疑惑的是,無論是戰天人皇也好,還是化道人皇和文昌人皇,都看起來麵容模糊,彷彿隻是一道烙印,並冇有任何的意誌,猶如傀儡一般。

但偏偏他們的戰力又無比的恐怖,並冇有絲毫的留手,給蘇塵造成了莫大的麻煩,若非他將夫子三劍參悟到了大成之境,恐怕根本不是那麼容易能夠取勝的。

“人皇道身,都是每一代的人皇在三十三天人皇造化塔之中留下來的本源烙印,這三位人皇前輩的烙印,如此模糊,莫非是出了什麼變故了嗎?”

蘇塵心中疑惑不已。

隨著文昌人皇的身影化成了一片璀璨的光雨,而蘇塵也是來到了第二十九重天關!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