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服就上:將軍請自重》

小說介紹

主角是溫婉蓉覃煬的小說叫做《不服就上:將軍請自重》,這本小說的作者是2魚傾心創作的一本豪門總裁類小說,內容主要講述:

《不服就上:將軍請自重》

第1章

免費試讀

穀雨剛過,疆戎戰事吃緊。

冇兩天,溫婉蓉在燕都接到旨意,要她隻身去疆戎見素未謀麵的未婚夫,平北將軍。

朝廷派專人送她到目的地。

地方官府不敢一絲馬虎,將人安排在上等客棧,就去城外營地彙報情況。

溫婉蓉不喜歡疆戎的天氣,仲春趕上燕都的初夏,稍微動動,出一身黏膩的汗。

她洗過澡,坐在窗邊捧著隨身帶來的書,半天冇翻動一頁,心裡隱隱覺得不安。

果然等了一天,也冇見到平北將軍的尊駕。

近一個月的舟車勞頓,溫婉蓉疲累不堪,冇精力深想,早早歇下。

睡到半夜,迷迷糊糊間,聽見窗戶傳來響動,以為有風,準備起身關窗。

冷不防一隻粗糙的手摸上來。

“誰?!”

她嚇得一抖,清醒許多,本能往角落裡縮了縮。

粗沉的聲音伴著急促呼吸:“你不是來慰勞老子嗎?廢什麼話?”

“平北將軍覃煬?”

“正是。”

確認完對方身份,來不及寒暄,溫婉蓉就被高大的身影壓著。

她本能抗拒,彆過頭,掙紮要推開,就聽見衣服撕裂的聲音。

覃煬似乎不耐煩到極點:“穿這麼多做什麼。”

“我,我不……”溫婉蓉想說不是,就被堵上嘴。

對方的貪婪讓她望而生畏。

對方冇有半分憐香惜玉的意思,隻顧自己。

溫婉蓉小聲哀求。

對方冷笑,俯下身子,掰過她的臉:“放過?你以為這是燕都,過來喝茶聊天?你真傻假傻?懂不懂慰勞二字什麼意思?”

溫婉蓉腦子一片空白,直白答不懂。

“不懂正好,今天就教你懂。”

她早在燕都就聽過未婚夫劣跡斑斑,二十有三,未娶一房妻室,十七歲上沙場,又仗著三朝武將世家,實則混世魔王。

最愛逛煙花柳巷,對正經家姑娘瞧不上。

功勳不少,朝野對他褒貶不一。

起碼在溫府,她就冇聽過養父嘴裡說他一句好。

今天總算見識混世魔王的混賬。

覃煬在軍營跟一群糙漢子一起,關三個月,正煩躁嘗不到葷腥。

現在有送上門的,自然要好好享受享受。

唯一不儘興的就是,溫婉蓉太柔弱!

他又不是殺她。

緊張個屁!

一通發泄後,他起身點亮幾根蠟燭,又要店家送熱水上來。

溫婉蓉抱著雙腿,把被子裹嚴實,瑟縮在床角落裡,儼然一副嚴防死守的姿態,驚恐瞪大眼睛,緊抿著唇,目光一刻不敢離開對方。

覃煬打算隻要她哭鬨,一刀後快。

現在看來,幾分意外,勾起他如同野獸獵殺前的玩心。

“我聽官府說你叫溫婉蓉,剛滿十四,我冇記錯,你我受先帝遺詔,有婚約。”他自來熟光著身子坐在八仙桌旁,喝口茶,想起什麼說。

“是。”

溫婉蓉腦子嗡嗡的,嘴角微翕,渾身像掉進冰窟窿,生出一陣惡寒。

她原以為說明來意,看在朝廷派她來的份上,她是他未婚妻的份上,能以禮相待。

簡直大錯特錯!

她花了好一會時間,才接受發生的一切,因為送她來的人早已離開,想活著回燕都,隻能求助所謂的“未婚夫”。

“覃將軍,我有個不情之請,不知當講不當講。”溫婉蓉眉頭蹙起一瞬,隨即低眉順眼請求。

“你說。”覃煬對將死之人格外開恩。

溫婉蓉遲疑片刻:“覃將軍,我遵照旨意來了疆戎,也見了您,明兒能否去驛站,找個可靠的商隊帶我回燕都?”

她怕他不答應,要求降到最低:“或者把我送到下一個城鎮,我自己想辦法回去也行。”

“你那麼著急做什麼?”覃煬湊過來,捏起她的下巴,嗓音邪魅,“你我媒妁之事既先皇定下,也逃不掉,不如早有夫妻之實,你說呢?”

明裡暗裡,混世魔王不會放她走。

溫婉蓉聽出話裡話,四目相對。

小麥膚色,雙眉入鬢配上細長銳利黑眸,野性帶著冷傲,又盛氣淩人,細端下又有幾分迷人的危險。

麵對俊朗棱角分明的五官,身材健碩的好皮囊,她垂下眸,遮住眼底的神情,嘴上討好:“覃將軍在燕都聲譽極好,定不會為難一個女子,對嗎?”

“聲譽極好?”覃煬捕捉到她眼裡一閃而過的厭惡,似笑非笑湊近,聲音透著股狠勁,“溫婉蓉,就你那點小聰明,還敢一人來疆戎?不怕死?”

“怕……”溫婉蓉哆嗦下嘴唇,嚇得不知道該說怕死還是怕他。

“知道怕就好。”覃煬興趣瞭然,穿上衣服。

臨走時,居高臨下盯著她,指指房門:“記得留門,老子不喜歡爬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