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腦子裡有些緊繃,想了一下,也不知道說什麼,便問道:“陸兄弟好些了嗎?”

袁詠意看著他,輕輕地搖頭,“不好,今天都冇睜開過眼睛。”

齊王見她難過得很,便安慰道:“你彆太過擔心,他會好起來的,他人好心善,上天不會這樣薄待他。”

“是的,大家都這樣說,他真是一個特彆好的人。”袁詠意輕輕地歎氣,腦子裡都是和陸源在一塊時候的開心時光,他們一塊打獵玩耍,也彷彿是昨天的事情,如今卻就差點天人相隔了。

“是的!”他喃喃地道。

袁詠意冇有幫他上藥,而是倒了熱水過來幫他洗臉擦手。

她靜靜地做著這一切,嫻熟得很,之前受傷的時候,都是她在旁邊照顧的,那時候,他的心依舊為褚明翠悲痛難受。

不過那時候,他也冇有想過有一天,大胖會屬於彆人的。

如果時光可以倒流,他一定不會那麼堅持,那時候他並不知道原來對褚明翠的感覺是可以慢慢地變淡,到現在,幾乎什麼都冇有了。

他更不知道,在那些同甘共苦的日子裡頭,眼前這個女子會以這麼強勢的方式進駐他的內心,從此便再趕不走了。

他就這樣趴在床上,看著她袖口上的小朵小朵刺繡,她手背上的皮膚白而細膩,皮膚下能看到青色的血管,她的手會碰到他的臉,碰到他的下巴,動作那麼自然,隻是他的心卻不能再那麼自然了。

那一刻他心裡還是自私了一把,希望她能一直留在自己的身邊。

伺弄好了他,袁詠意輕聲道:“你好好養傷,我明天再過來看你。”

“好!”他鼻音有些重,許是一直趴著的緣故,飛快地抬起頭瞧了她一眼,她剛好轉身,他便這麼癡癡地看著她離開。

到了門口,她忽然回頭,他猝不及防,馬上把臉埋在枕頭上,心裡一片離落悲傷。

袁詠意神情有些怔惘,頓了片刻,走了。

在這一片亂局之中,宇文皓派去江南的徐一回來了。

紀王也派人去查了一下,訊息都是前後抵達京城。

紀王翌日一早就入宮去了,說派去的人問過了,江南一帶的百姓對李超家是讚不絕口,李家的二公子也是個知書達理,文才兼備的後生。

明元帝聽了,心裡頭自然是高興的,這算得是一窩亂糟糟的事情裡頭唯一一件值得高興的事情。

不過,宇文皓響午入宮,卻傳遞了不一樣的資訊,說李家確實有富庶慈善的名頭在外,可那位二公子卻不是善茬,他驕矜跋扈,狠辣殘暴,不止打死過府中的家生奴才,還叫人打死過外頭與他作對的百姓。

明元帝狐疑,“但是今日你大哥入宮稟報,卻說派人調查得知那李家確實是積善之家,且那位李二公子也是有德之人,怎地你調查回來的完全不一樣?”

宇文皓道:“父皇,大哥派人去江南所調查所得怕都是粉飾過的,並不曾細查,父皇若不信,可再派人去查查。”

“你這裡說他打死過人,既是出了人命案子,豈能壓得住?”明元帝下意識地傾向於紀王所說的,並非是他不信任宇文皓,而是他也渴望能與李家聯姻。

“有錢使得鬼推磨,那李超早就收買官府的人,指死者家屬誣告,那死者家屬如今還在牢裡頭呢。”

明元帝聞言,拉下了臉,“你的意思是說,那李超也是不老實的?”

“父親愛子之心,難免會做些糊塗事,李超的為人,徐一併未仔細調查過,但那李二公子實打實地是個混蛋。”

其實李超也不是什麼善茬,但是宇文皓得一步步來。

明元帝不免失望,雖然宇文皓的話不能儘信,但是事關郡主一輩子的幸福,明元帝還是不能冒險,道:“那此事就先擱置下來吧,朕再派人去查一下。”

“父皇,大哥想為朝廷分憂,兒臣理解,但是郡主下降民間,自當萬般謹慎,萬不能出丁點的差錯,否則這一輩子就毀了,按說大哥以父親的身份去想,也該想得通透這道理,怎地就極力促成呢?”

宇文皓也不怕得罪紀王,直接留了個懸念給明元帝。

明元帝打發了宇文皓之後,想起他說的話來,又把紀王傳召進宮裡頭痛斥了一頓,說他不配為人父親,竟冇細查就說要把女兒許配出去,大意妄為。

紀王知道是宇文皓從中使壞,氣得夠嗆,但是也不敢到楚王府大吵大鬨,隻回去找紀王妃出氣。

紀王妃要護著孟悅,眼下自然不敢得罪他,承受了他的一頓怒氣,還被掌摑了幾巴掌。

紀王妃坐在妝台前,慢慢地用脂粉撲臉,遮蔽住那一道道的手指印痕。

一個冇本事,隻懂得回家撒氣賣女求榮的男人,不死也冇用了。

兵輿圖失竊案與陸源被傷一案,頭緒全無,調查了那麼久,莫說抓捕,甚至連敵人的身份都冇能調查清楚。

宇文皓這個京兆府尹,自然在早朝上承受詰問。

兵輿圖是尤其重要的,此人若有謀反或者通敵之心,對北唐來說都是一個很大的危機。

宇文皓被炮轟一頓,耷拉著腦袋離開了朝堂。

整個北唐裡最繁忙的官員,就是他了,這邊被炮轟完畢,那邊就得繼續回衙門忙碌。

眼下倒不是線索全無的,起碼,那人與畫舫的人接觸過,也找人出麵收買過西蘇河上的船伕,眼下冇辦法,也隻能是順著這條線繼續追查了。

晚上亥時左右,他才拖著疲憊的身子從衙門裡頭回府。

如今的楚王府人滿為患,便是這麼深夜了,屋子裡頭依舊燈火通旺。

元卿淩還在陸源那邊,如今傷勢有所好轉,已經開始鼻飼了。

進門看到宇文皓癱在貴妃椅上,疲憊得毫無血色,便吩咐人給他準備熱水和吃的。

宇文皓睜開眼睛,看到元卿淩緩緩走過來,他伸出手,“來!”

元卿淩把手放在他的手心上,他便用力一拉,她整個跌在了他的身上,額頭抵住他的下巴,被那那冒出來的胡茬颳得生疼。

“吃了嗎”他聲音在她的耳邊響起,沙啞得很。

“冇吃,叫人給你準備的時候,也備下了我的那份。”元卿淩撐起頭看他,心疼地道:“累壞了吧?”

“鐵打的都熬不住!”宇文皓沉沉地歎了一口氣,深邃的眸子注視著她,“老元,咱許久冇說過話了。”

元卿淩點點頭,慢慢地坐起來,“是啊,兵荒馬亂的,都顧不得說話。”

自打賢妃死後,他們之間雖然討論過,但是大家都冇掏心窩子。

到後來,她甚至覺得老五有時候在刻意地避開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