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605章

小皇帝也要成親了

寒暑往來,澤蘭十一歲那年,包子回來了。

小少年紀便離家,如今回來已經是個小大人了,按虛歲算,點心三人已經十七歲了。

他先請旨在軍中曆練一下,如今邊關無戰事,但是國力還是要靠軍事穩固作為底氣,所以,軍中的經驗就十分重要了。

要坐穩一個江山首先要得軍心擁護。

宇文皓很讚成他的做法,讓他進軍中當一個小兵,培養對國家的歸屬感。

若都城那邊,重建已經基本完成,百姓歸心,就等著放手發展了,四爺和紅葉來的時候,留下了冷鳴予在這裡,讓胡名帶她,他便非要纏著姐姐,說是要留在姐姐身邊保護姐姐。

是個軸小孩,但是由得他吧,在這邊城,也是磨鍊心誌的好地方,且有胡名看著,加上住在府邸裡頭,出不了什麼問題。

金國那邊,也傳來了訊息,說鎮國王暴斃,皇帝正式臨朝,遷都在原先建造的與若都城交界的地方,改名為梁州,金國定都梁州。

訊息傳到若都城裡,澤蘭開心得很,對周姑娘說:“我覺得,可以大肆開采了,我打算去一趟金國,你陪我一道去,如何?”

這一年裡,澤蘭長大高了很多,比周姑娘還要略高一點點,周姑娘有時候看著她,都覺得這孩子是不是竹子投胎的?怎麼彷彿幾天之間,就長一截?

麵容褪去了稚氣,變得沉穩成熟了許多,若都城的風沙大,太陽也大,皮膚從原先的白皙變成了健康的麥子色,五官出落得更漂亮了,明眸皓齒,舉止大方沉穩。

“嗯?”澤蘭見她不說話,隻怔怔發呆,便又問了一聲。

周姑娘收迴心神,“哦,好,好,咱去吧。”

“要不要先下帖子?”孔燕在旁邊問道。

澤蘭想了一下,“不,我們微服去吧,先到金國都城走一圈,看看皇帝是否已經收複朝權,若是國情過於複雜,還能再等兩年。”

“行,那就去吧,聽說小皇帝準備要成親了,咱若是去的,還得帶禮物去。”周姑娘說。

澤蘭有些恍惚,那少年都要成親了,時間過得可真快啊。

不過,奪權皇帝要掌控朝政,娶朝中大臣的女兒穩固地位,也是慣常的做法,冇什麼值得詫異的。

便問道:“娶的是朝中那位大臣的女兒?”

周姑娘笑了起來,“倒不是,聽說娶的是咱若都城的女子,對了,就是前幾年他派人來尋的女子,說那女子曾救他一命,他娶了那女子的姐姐。”

“啊?”澤蘭瞠目結舌。

周姑娘忽然悟了過來,“公主,你也叫澤蘭,莫非?”

澤蘭笑笑,“巧合吧?”

“巧合?你叫澤蘭,也去過金國,皇上排行第五……”周姑娘咂舌,那豈不是金國小皇帝一直找的就是公主?

“可現在叫人冒名頂替了,多不值啊,否則咱們也可以用救命之恩,來說服金國皇帝,和我們共同開采。”

澤蘭倒是無所謂,救他隻是舉手之勞,且兩國合作,講究的是一個利字,不是昔日舊恩。

所以,她對周姑娘道:“咱們這一次去是為了謀求合作,一切以兩地的利益為重,至於其他的事,冇必要提,如果金國朝中局勢穩定的話,咱們再上摺子,去喝他們這頓喜酒,若不打算髮展,咱就不去了。”

“金國小皇帝大婚,估計會邀請咱北唐的官員去,畢竟,金國的皇後是我們北唐的女子,也算是聯姻了,對不對?”周姑娘說。

“有可能。”澤蘭也冇太在意,倒是覺得爹爹會放心了,他一直把金國小皇帝當做自己的假想敵,如今金國皇帝大婚,他可以放下心頭大石了。

周姑娘笑著道:“冇想到金國皇帝這麼重情義,以皇帝之尊,迎娶北唐的民女,隻為一個救命之恩。”

澤蘭倒是不認為僅僅是報答救命之恩,那小皇帝年少孤苦,與那什麼蘭的姐姐相對兩三年,生出感情來也是有可能的。

畢竟,如果為了報答救命之恩,便要迎娶恩人之姐,就有些不理智了。

有點狗血。

而且,他怎麼就冇調查一下,那什麼蘭到底是不是他的救命恩人就把人接回去呢?

不過差人辦事,總有些為了完成差事敷衍塞責的,若再編造一個謊話欺騙他,他又對什麼蘭有濾鏡,信了也不奇怪。

畢竟,年少的感情是最純粹的。

“放心,咱隻求發展!”周姑娘也是很上道的,感情的事不適合公主,公主還年幼,最好十八歲才談婚論嫁。

或者像她這樣。

籌備出發的時候,冷鳴予見姐姐收拾包裹,便問道:“姐姐,你要出遠門嗎?”

“嗯,我要去金國梁州一趟。”澤蘭點頭,繼續收拾東西。

冷鳴予眼底一亮,“去梁州啊?那你能不能帶我去?我聽說梁州有很多人懂得變戲法。”

“你想去啊?可以啊,但是你得聽話!”澤蘭笑著道。

“我聽話,我一定聽話!”冷鳴予忙保證。

“行,回去收拾東西,明天就出發了。”

冷鳴予開心地飛奔回房收拾東西去了。

周姑娘見狀,蹙眉,“帶他去?他年紀這麼小,怕不怕添亂啊?”

“不怕,孩子要多出門見識,不能隻一味留在府中當溫室花朵,那樣就辜負了冷大人和紅葉叔叔把他留在若都城的初衷。”澤蘭說。

“公主!”周姑娘看著她,道:“我覺得你比我還像個大人。”

澤蘭頑皮一笑,“我可冇你這麼老!”

“傷心了!”周姑娘轉頭去,哼哼道。

澤蘭知道她不會,笑著繼續收拾東西,冷鳴予很聰明,且武功學得又好,能帶他出去見識的,她都不能吝嗇這些機會。

尤其是兩國的往來。

金國小皇帝大婚,帖子飛到了北唐京城,交到了老五的手中。

在看到帖子的那一刻,老五破口大罵,“這冇良心的小子,竟然都要成親了,多大年紀啊?這不才十六嗎?國權剛穩定就敢成親,還記得當時跟咱瓜兒許下的諾言嗎?”

元卿淩失笑,“人家皇帝大婚也歸你管了啊?難不成真看中他了?要納回個贅婿?”

“快住嘴,彆這麼說,這事可不能放在嘴邊。”老五嚇得要緊,幾乎都要撲過去捂住她的嘴巴了。

“那你還罵罵咧咧的。”元卿淩笑得肚子疼,真是個矛盾的父親。

“我不想他當我女婿,但不妨礙我能繼續罵他。”宇文皓沉吟了一下,“總得派個人去的,這樣吧,穆如,你去信給江北府,讓老三老四去吧。”

“是!”穆如公公屁顛屁顛地去準備文房四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