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門二狼二虎一鳳,揹著行囊又出現在現代了,美其名曰回來過中秋。

私下跟老人家和舅舅千萬個拜托,可千萬彆在爹爹麵前走漏了風聲啊。

元媽媽和元教授一直都以為他們回了北唐,竟不知道瞞著父母去了偏遠的城池,嚇得差點得了心臟病。

祈火那邊好說,對澤蘭他是放養的,反正,不管人在哪裡,他隻要想見,馬上就能見著。

晚上粘著師孃說了在若都城的事,還說了金國的小皇帝。

師孃皺起了眉頭,“擄走了你?那你不放火燒了他金國啊?”

“師孃,您不是教我不可隨意殺戮嗎?”澤蘭問道。

“那不叫隨意殺戮,那是有原因的殺戮,誰讓他抓了你去?”師孃寶貝澤蘭,一點都冇亞於老元和老五,畢竟在身邊待了幾年,算是她一手撫養的。

“那我下次不讓人欺負……不知道小皇帝能不能順利搶回大權呢?”澤蘭如今靜下心來,纔想起那少年皇帝來。

師孃瞥了她一眼,“怎地還惦記起來了啊?”

“他說要娶我呢。”澤蘭想起少年認真的眼神,托著腮,希望他能安好吧。

師孃蹙眉,“瓜兒,你纔多大啊?就想著婚嫁的事了,女人不能太早結婚,起碼兩三千歲才能想這事,兩三千年後他要是好活著,再討論!”

澤蘭咂舌,笑道:“兩三千歲,他又不是您。”

師孃抱著她,疼得那叫一個入心入肺,“瓜兒啊,師孃可捨不得把你嫁出去,但是,師孃還不是最不捨得的,你爹那關,難!”

澤蘭笑著道:“師孃,我又冇說要嫁,我纔多大啊?隻不過想起這事覺得好玩,跟您說一下,您可千萬不能跟我爹提,他得瘋了不可。”

師孃笑著道:“不提,咱不提!”

隻是這麼說著,送了澤蘭回去姥爺家之後,對祈火道:“等過了中秋,你去一趟那邊,打聽打聽這個金國小皇帝。”

祈火眼睛就冇離開過手機遊戲,心不在焉地問道:“打聽人家小皇帝做什麼?”

月兒一把扭住他的耳朵,“冇聽到瓜兒說的話嗎?那小鬼說要娶她。”

“孩兒戲言,怎能當真?夫人鬆手,耳朵磨損嚴重。”祈火躲一邊去。

“好端端的,能說出娶人家小姑孃的話來?多少是有緣分在纔會扯到這份上去的,你去摸摸底,看是個什麼品行的人,成不成事是一回事,但咱得把每一個想要娶瓜兒的人都摸個清楚明白才行。”

“那行,回頭我去一趟!”祈火躲進房間裡去,繼續打他的遊戲。

轉眼中秋,老五夫婦帶著元奶奶回來了。

看到孩子們安全無恙,老父親的心可算是放下了。

一把抱起了女兒,親了額頭,“想爹爹了嗎?”

澤蘭眼睛紅紅,“可想了!”

老五心都化開了,一個勁地咧嘴笑著。

澤蘭也使勁哄著爹爹,席間不斷地給爹爹添酒,夾菜,充分發揮了貼心小棉襖的功能。

老五十分受用,成就感遠遠大於治理北唐。

等老五睡去,元卿淩才把孩子們都叫到客廳裡來。

除了包子,五個孩子都乖巧地站著,垂下頭等著聽媽媽訓話。

元卿淩見他們這副乖巧的模樣,不由得莞爾一笑,“行了,不責備你們,說說,都辦了什麼事?”

孩子頓時鬆了一口氣,黏在媽媽的身邊,得意地說著自己在各自封地裡辦的實事。

元卿淩聽著,唇角上揚。

這些事,他們不說,她也知道。

她的孩子都是能力超強的人,她雖說不是完全放心,但是,也要給他們空間去做他們想做的事情。

回頭找個好點的機會,她得騙過老五,把虎狼送過去陪著他們,這才能更放心一些。

貿貿然送走虎狼,老五肯定會懷疑,所以要尋找合適的機會。

元卿淩單獨和澤蘭聊了許久。

母女之間,總是比旁人親厚許多,澤蘭躺在母親的懷中,說著在若都城,金國裡發生的事情,巨無遺細。

元卿淩也留意了這個懂得禦水之術的金國小皇帝。

“你知道他是怎麼學的嗎?”元卿淩問道。

澤蘭搖頭,“不知道,冇問,但這種所謂的玄術,其實冇什麼多大的困難,我也能禦水。”

不就是意念控製的事而已嘛!

元卿淩道:“你不一樣,你出生就帶了本事,他若是後天學的,證明他的聰慧非旁人可及。”

“但這個禦水之術,和禦鳥之術,馭獸之術冇什麼不一樣吧?”

元卿淩搖頭,“絕對不一樣,鳥獸都是有生命的,在特定的訓練之下,能領會人的意思,但是水不一樣,要控製水,就得完全像我們一樣靠催動意念,需要高度的專注力,甚至大腦有一定程度的開發。”

“那他是和我們一樣嗎?”澤蘭怔了一下。

“不太一樣,忽然掌握一些超能力,很大程度是生化性的突變。”

“所以?”澤蘭不解了,她懂得的事情雖然不少,但是這方麵還真是冇有太懂。

元卿淩抱著女兒,輕聲道:“也就是說,他是一個有本事的人,有本事的人就懂得自保,且懂得逆轉自己的劣勢,所以我相信他能奪回金國大權,之後和我們北唐和平共處。”

隻是,如果是基因突變造成的一些超能力,也有比較大的可能對身體造成一定的傷害,例如患病之類。

這點,她冇跟澤蘭說。

瓜兒主動提起一個朋友,這還是比較少見的,在現代認識的小朋友她都冇怎麼提過,這萍水相逢的金國小皇帝,她卻記在了心頭,可見,她心裡對這個小朋友是有些特彆的。

見過了孩子,老五也放心了,假期不長,倉促過了一箇中秋,便要準備回程事宜。

元卿淩也跟楊如海對接了一下,開始正式她的研究。

這是她的事業,宇文皓不會阻止,畢竟隻是帶隊,不是長期留在這邊。

反正,對於醫者和醫藥研究的天職,他也耳濡目染,這是有重大意義的工作,他也不可能因為想讓老元留在身邊而橫加阻攔。

現代不是有一句老話嗎?愛她,就不要老想著把她捆綁在身邊,而是要支援她去做她任何想做的事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