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路往前逛,便有許多商品都特彆的好看,湯圓說了一句,哎這個好看啊,然後迅速就會有人給他買。

他隻是付出了幾個燈籠的銀子,卻能收穫一大批比燈籠價值更高的東西,就連老五都被套進去了,因為他也給二寶買了,更給他長了臉,所以湯圓說想要什麼,他幾乎是二話不說,馬上就叫她掏銀子。

元卿淩覺得,湯圓以後大概就是個生意人,四爺已經看上了他,要他接掌冷狼門和他的生意。

其實元卿淩也問過四爺,這麼快就敲定了湯圓,那來日他的孩子呢?

四爺的回答很四爺,“換狼!”

元卿淩無法反駁這強而有力的話。

這想起四爺,便聽得孩子們喊了一聲,“師公和姑姑來了!”

大家看過去,隻見一襲白衣俊逸非凡的四爺牽著宇文齡的手慢慢地往這邊走過來,兩人也看到他們了,快步走了過來。

宇文齡歡喜得很,“你們也來了?哇,買這麼多玩意了?這燈籠好看,哪裡買的?”

寶姐兒奶聲奶氣地道:“圓哥哥買的。”

湯圓頓時很大方,把自己的燈籠給了宇文齡,“姑姑,我替你買了一個,送給你的。”

宇文齡驚喜得很,一把抱起了湯圓,“你怎麼知道姑姑也來?湯圓可真乖啊,姑姑可愛死你了。”

湯圓笑著,“姑姑肯定得來,因為姑姑愛熱鬨,姑姑,你今天好好看,好漂亮啊!”

“我湯圓的嘴巴可真甜,走,姑姑帶你買禮物去!”宇文齡頓時心花怒放,放下了他之後牽著他的手便走向攤子。

宇文皓算是看出門道來了,偷偷地跟元卿淩說:“湯圓這個心思啊,比較鬼。”

元卿淩很欣慰,這呆頭老五可算看齣兒子狡猾來了。

一行人逛完燈會,便要去登城樓看焰火。

元宵節的焰火是很隆重的,由朝廷撥款,京兆府那邊去安排的,齊王早就已經安排好,且城樓那邊也預留了位置,可以讓他們看到最美麗的焰火。

城樓四周都插著火把,照得半空都通亮了起來,人太多太多了,摩肩接踵,一片歡樂喧鬨的景象,幾乎都要擠才能上去,虧得有老五他們開路,否則,元卿淩這大肚子的孕婦肯定是上不去的。

焰火還冇開始放,但是底下已經有人拿著小鞭炮和小焰火在空地上預熱起來了,孩童們歡笑著從城樓下的沙地裡走過,到處找那些冇點燃的空炮,賣零嘴兒的小販揹著東西到處叫賣,有幾個孩子為了一串糖葫蘆打了起來,就在沙地上滾來滾去,湯圓瞧見了,便說:“瞧吧,還是得自己有銀子纔好。”

自己買的,不用搶。

這話,自然引得包子和糯米都對他怒目而視。

遠處樹林有人在放孔明燈,一盞一盞被火燒著屁股的孔明燈冉冉地升起,特彆的美麗。

阿四輕呼,“竟然有人在放燈,我也想放,我要許願。”

徐一蹙眉,“怎麼在樹林裡放燈?一會兒墜下來,燒著了怎麼辦?”

齊王也覺得有些危險,便轉身下去,吩咐城門守將去看看,讓放燈的到護城河去放,彆在樹林裡放,人這麼多,若燒起來可不得了。

真是怕哪樣,來哪樣,不等守城將士過去,便聽得有人喊了一聲,“著火,著火了……”

好幾個人從樹林裡跑出來,身後燃起了熊熊的烈火。

這天氣冷得很,樹林裡的樹全部都掉光了葉子,但奈何地上有殘葉堆積,不曾掃去,這火就容易燒起來。

不過,京兆府的巡防是到位的,且因為要放焰火,所以有水龍隨時候著,火勢很快就被控製住,冇繼續往周邊蔓延。

這火燒起來,元卿淩就覺得腹中有些異樣了,胎動特彆頻繁,且動作誇張,元卿淩伸手捂住了腹部,有些難受。

宇文皓一直留意她,忙伸手扶著,“怎麼了?是不是肚子痛了?”

“不是肚子痛,是肚子裡的那位,鬨得厲害!”元卿淩輕哼了一聲,往宇文皓身邊靠去。

“要不我們先回去吧。”宇文皓怕她要生了,擔心地道。

“一會兒就放焰火了,看完我們就回去。”元卿淩冇覺得腹痛,且胎兒動了幾下,慢慢地就靜下來了,深呼吸一口,覺得也冇有不舒服的地方。

“能堅持嗎?”

“冇事,”她轉過頭去看齊王,“是準備要放了嗎?”

齊王道:“快了,差不多了,已經在準備。”

他話音剛落,鑼鼓聲就響了起來,大家頓時歡呼,要放焰火了。

隨著鑼鼓聲響起,城樓上的火把熄滅了一半,四周的光芒銳減,喧鬨聲也漸漸趁機了下去,大家都屏息等待的場麵,越發顯得節日氣氛的濃鬱。

終於,一簇焰火升了上去,在空中爆開,照得半空瞬間一片的燦爛,隨即,第二簇又升了上去,緊隨著,第三簇,第四簇……隨著聲聲的巨響,火樹銀花的焰火驚豔了所有人。

孩子們看得呆了,不斷地發出驚歎的聲音,小小的腦袋往上抬起,眼底一片璀璨。

元卿淩是在這個時候,忽然覺得肚子痛,腰也酸得厲害,她一手拉住老五的手臂,“老五,回府!”

宇文皓眼底還有焰火的光芒,聽得她這麼說,怔了一下,迅速扶住她,“要生了?”

“我估摸是!”元卿淩苦笑,伸手捂住了腹中,痛楚不甚明顯,但是,有那種感覺了,這孩子,挑得可真是好時候啊。

“快!”他一把抱起元卿淩,在焰花爆開的巨響聲中喊道,“老七,顧司,開路,要生了!”

元卿淩被迅速抱離城樓,宇文皓不是跑下去的,實在是人太多,很難擠出去,他抱著元卿淩直接從城樓上施展輕功飛下去。

四爺先他一步,掠過人群,駕駛馬車來接應,元卿淩被安置在馬車上,後麵的一群人,也都慌慌張張地跟著回去。

點心和二寶緊張興奮都不得了,媽媽要生孩子了,是弟弟還是妹妹,馬上就要知曉了。

天空中,焰火還繼續盛放,百姓靜靜地看著這盛世的美麗,有人喊了一聲,說太子妃要生孩子了,大家聽了,都不禁驚歎,今天這麼美好的日子,這孩子可真是有福。

是啊,太平盛世裡生在楚王府的這個孩子,一定很有福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