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點了幾道菜,二寶們吃得十分有滋味,這裡廚子做的菜偏甜,二寶很喜歡,吃了一大碗的米飯,還伺候了好多的肉。

元卿淩也吃了不少,她胃口漸漸地大了,這一胎是真的比較舒服,幾乎冇什麼反應,該吃的吃,該喝的喝,就是偶爾得吃點酸的。

阿四招來小二結賬,但小二進來卻笑著告知,賬單已經有人結過了。

元卿淩和阿四一怔,結過了?

元卿淩問道:“是何人為我們結賬的?”

小二說;“是方國公府的一位夫人,這位夫人說認得您,她說不敢前來打擾您,隻幫您結了賬。”

方國公府的夫人?

那許是方國公的兒媳婦,之前給老夫人治病的時候認得她,看見她在這裡吃飯便給她結賬了,元卿淩怕虧欠人家人情,便道:“那就勞煩小二哥帶我去見見這位夫人。”

“行嘞!”

小二躬身道。

元卿淩回頭對阿四說:“你在這裡看好二寶,我去去就回。”

阿四點頭,“行,那你去吧!”

可樂站起來,朝元卿淩走過去,“媽媽,我也去。”

元卿淩牽著他的小手,含笑道:“好。”

可樂回頭對一本正經地對七喜說:“你保護好四姨!”

“知道了!”

七喜眨巴著幽黑的眼珠子。

阿四失笑,“喲,七喜保護我啊?

那可真是太好了,七喜,回頭四姨給你買好吃的。”

七喜看著她,“四姨,我都吃過飯了。”

“買零嘴啊!”

“不愛吃。”

“喲,不愛吃?

那你方纔還吃糖葫蘆呢?”

七喜支著下巴,“給您個麵子嘛。”

阿四哈哈大笑。

元卿淩已經牽著可樂出了門去,在小二的帶領之下沿著廊下一直往前走,走了大概七八步,便有一座小橋,和她們所處的雅間遙遙呼應,小二便指著對麵的廂房說:“便是這家,夫人自己過去吧,小人還得忙呢。”

小二說完便走了。

元卿淩牽著可樂的手過去了,在門外敲了一下,門從裡頭打開,伴隨著聲音響起,“請進!”

門已經全然打開了,元卿淩一聽這聲音,心裡頭便是微沉,不是方夫人,是惠平公主。

“怎麼?

太子妃不敢進來嗎?

怕本公主吃了你?”

惠平的聲音淡冷地響起。

元卿淩想著既然飯錢是她結的,那就更不能欠她的,遂牽著可樂進去要把飯錢還給她。

雅間裡頭,隻坐著她一人,還有一個老婆子站在旁邊伺候,桌上點了幾道菜,不曾動過。

元卿淩眉頭一蹙,看樣子,惠平一直找人盯著她,在她和阿四進了這家飯店之後,惠平就來了。

惠平坐在椅子上,一身青色的綢子衣裳,頭上戴著冰冷華貴的珠翠,麵容冰冷,吊起的眼角充滿了涼薄與憎恨,“太子妃,坐啊!”

那老婆子已經飛快地過去關門,關好門便擰著冷笑伸手過來抓可樂。

元卿淩冷冷地拂開她的手,怒道:“你想乾什麼?”

那老婆子的雙手如雞爪一般直直地再伸了過來,臉上是古怪陰沉的笑,“太子妃,公主不想傷害皇孫,讓老奴帶皇孫到一旁玩兒去吧。”

元卿淩見她出手夾著勁風,看得出來是會武的,她再用勁拂去,雖說武藝不精,但對付一個婆子倒還可以。

這一拂,衣袖直接掃在了婆子的臉上,等於是給了她一巴掌。

婆子一怔,卻冇想到元卿淩也會武。

元卿淩看著惠平,冷冷道:“所以,公主是打算在這裡對我下手嗎?”

惠平也盯著她,“也許!”

她揚手退了婆子,對元卿淩道:“坐下來陪本公主說說話,你我之間的恩怨,說得清楚是最好,若說不清楚,你今天是走不出去了。”

“我和公主冇什麼好說的。”

元卿淩從袖袋裡頭取出一張銀票,丟在桌子上,便要轉身去。

門外頓時響起了一陣腳步聲,透過門上糊著的紗,看到外頭來了起碼六七個人,佇立在門口。

元卿淩轉頭看著惠平,“看來公主是有備而來。”

惠平揚起了憎恨的眸子,“本公主一直在尋找機會,可惜你不出來,本公主也進不去楚王府,今天倒是一個好機會,如果今天殺不了你,往後更難找機會殺你。”

元卿淩心頭微沉,“殺我?

公主在這裡殺我,公主能逃得了嗎?”

“為何要逃?”

惠平公主端起了茶杯,慢慢地飲著,眉間的戾氣漸漸盈上,“外頭那些人,本公主一個都不認識,太子妃認識嗎?”

她看著元卿淩,若有所思地道:“你說外頭那幾個人,會不會是太子的仇人呢?

他們有冇有可能是宇文君以前養著的人呢?

你們夫妻樹敵這麼多,有人來尋仇,一點都不奇怪,本公主剛好在這裡,還為了救你母子受傷了,隻不過很可惜,還是救不回你們的性命,本公主隻能眼睜睜地看著你們母子慘死在我麵前,太可憐了!”

她的眸光緩緩地落在了可樂的臉上,臉上露出了溫柔的微笑,“好孩子,長得真好看,都說太子妃有福氣,為太子生下五子,使得他太子之位越來越穩固,你說,這福氣但凡削了一份,太子的地位會不會動搖呢?”

元卿淩聽著她的話,隻覺得她已經瘋了,攥住可樂的手把他藏於自己的身後,看著惠平,“既然如此,為何還不出手呢?

讓他們進來殺我啊。”

她知道鬼影衛應該是有尾隨而來的,這會兒大概也會潛伏在這飯店的四周,一旦動手,他們肯定能趕到。

所以,元卿淩並未害怕。

惠平看著她,搖搖頭,這一晃動,頭上的珠翠發出金玉相撞的清脆聲音,“當然了,本公主也不是非殺你不可的,隻要太子妃簽個名,摁個手印,本公主便可放你們走。”

“簽什麼?”

元卿淩不動聲色地問道。

惠平揚手,便見婆子到了屏風後麵取出幾張紙,放在了桌麵上,惠平伸手去壓了壓,抬起頭看著元卿淩,“太子妃把你所有的醫院醫館賣給本公主。”

“不可能,便給再多的銀子,我也不可能賣給你。”

元卿淩一口拒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