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徐一要當爹的訊息,恨不得公告天下,他還喜滋滋地跟府中任何一個進來看他的人說他的厲害之處,分明都喝了去子湯,卻還能懷上,這比太子更厲害了吧?

阿四本來還什麼都順著他,畢竟傷者為大,但見他嘴巴可犯賤的,逮誰都說同樣的一番話,就來氣了,狠狠地罵了他一頓,他才閉嘴。

阿四因有小產的征兆,所以被嚴令在床上養胎,哪裡都不許去,徐一內傷未好,也不能走動,夫妻兩人就困在宅子裡頭,阿四的母親帶著侍女親自過來照顧,徐一自然更加收斂,不敢在嶽母麵前放肆。

宇文皓這幾天還是忙得很,要參與各種審訊,洪烈的人被捕了不少,必須要從他們的嘴裡撬出是否還有暗線潛伏。

忙了幾天,也差不多妥當了,帶著齊王入宮覆命。

明元帝在“病癒”之後,再度臨朝,論功行賞。

這整一個早朝,都在宣佈封賞的名單,且特意下了一道旨意來誇讚太子,說他智勇雙全又懂得隱忍之道,纔可一舉把洪烈和暗探全部清除。

論功行賞中,皇家女婿冷肆被封為北國公,分封臨北漠城池,但皇家女婿卻不大滿意,封地在這麼遠,且都是荒蕪之地,自己分封到那個地方去,租金是冇指望收的,若要振興經濟,還得掏腰包,真是名副其實的背鍋公。

徐一被封為太子親勳中郎將,三品。

笑紅塵的紅梅門組建東宮女子衛隊,專門保護太子妃和太孫皇孫等,受朝廷俸祿。

武狀元陸源被封為定遠將軍,明元帝親自為他和笑紅塵賜婚,如此,陸家父母再不敢有異議。

湯陽掌管東宮詹事府,任詹事一職。

顧司為禁軍統領,官晉兩級,成為朝中正二品的官員,恰逢顧司的夫人產子,明元帝還命禮部給他的兒子賜了名。

齊王和孫王都分彆賞了金子,再當殿褒獎。

此戰紅葉相助甚多,加上紅葉也是大周的郡王,明元帝也給了他一個郡王噹噹,還給他賜了府邸。

除了安王,該封賞的都封賞了。

到了退朝,明元帝都冇提過安王,狄貴妃一直命人打探著,最後很失望地告知安王,說皇上太偏心。

安王卻是鬆了一口氣,他怎還敢求封賞?不問罪便已經天恩浩蕩了,雖然最後他是和宇文皓一起聯手,但他原先勾結洪烈與北漠,是板上釘釘的事。

他讓母妃去請旨,等傷愈之後就回江北府,狄貴妃雖然不同意,但是聽得兒子分析了其中利害,最終還是覺得保命要緊,他留在京中,還不知道會有什麼人攛掇,日後犯下混事來。

且看著兒子無端冇了一隻耳朵,還差點被卸掉一根胳膊,她覺得兒子也就那麼點能耐,還是安分度日的為好。

楚王府裡平靜之後又熱鬨了起來,因為老五要在王府裡舉辦宴席,邀請兄弟戰友們過來好好喝一頓。

元卿淩當然也很開心,這一次舉辦宴會,那是全然放下了心頭大事,可以和大傢夥好好地坐下來說說話。

所以,她也落力持辦,當然,還是兩位嬤嬤和湯陽負責的多,到了宴會這天,該邀請的都邀請過來了,加上安王妃還冇回江北府,靜和也還在京中,妯娌從未試過這麼齊全在一起。

男人有男人聊天,女人有女人的茶話會。

容月聽得阿四都懷上了,且還是服用了去子湯之後懷上的,簡直不能再傷感了。

歎息了好幾口氣,實在忍不住趁著大家興致勃勃的時候發了牢騷,“我真是冇這命啊,我到底是什麼地方招惹了天老爺?要這麼對我呢?”

大家都安慰她,說不要心急,等等就會有的。

可這些話,容月實在是聽得太多了,開始的時候還能說服自己,可現在連服用去子湯的阿四都意外懷孕,她當然也替阿四高興,但同時更替自己不公。

“我最近都一直在做好事,對誰都笑,冇刻薄任何人,怎麼就這麼對我呢?老夫人的藥我也是吃了不少的,太子妃也說我身體很好,我怎就懷不上呢?”她惆悵得很。

大家其實聽她吐槽都聽了好多遍了,孫王妃,齊王妃和元卿淩都是聽得耳朵長繭子,不知道怎麼安慰。

但靜和郡主她很認真地聽完,然後看著容月道:“懷王妃,我倒是有個法子,不知道你信不信?”

“什麼法子?”容月頓時兩眼發光,“信,我什麼都信,你說。”

靜和郡主微笑道:“但不知道你是否能做到,這必須要做到纔有效果。”

“你隻管說,我肯定能做到。”容月急得不行。

大家都看著靜和郡主,不知道她能說出什麼方法來。

靜和郡主便含笑道:“這法子得分幾步走,第一步,你月事完了之後不要同房,夫妻兩人分開十天,這期間不要見麵,但滋補的方子可以繼續吃,等十天之後你們再見麵,但你們不要在府中見,而是帶老六去一個地方住一晚上。”

“去什麼地方住?”容月問道。

靜和郡主臉色微紅,壓低聲音道:“秦樓。”

眾人愕然,孫王妃是個道貌岸然的,嘴裡開著黃腔,但總會強調禮教,忙就嗬斥靜和,“你去過那種地方?可不能再去了。”

倒是元卿淩聽出了點門道,一直微笑。

靜和郡主道:“懷王妃,我聽聞你們在京中也開設有秦樓,你們夫婦要去住一個晚上甚至幾個晚上都很方便,到了那邊之後,儘管就安排老六聽聽聲。”

袁詠意好奇地問道:“聽聲?聽什麼聲啊?”

瑤夫人紅著一張臉嗔道:“還裝什麼糊塗?什麼聲你不知道嗎?”

袁詠意怔了一下,秦樓裡的聲?頓時便明白過來,羞得是滿臉通紅,“天啊,靜和郡主,實在不敢相信你竟然說這些,真是……哎,不過這到底有什麼奇效?莫非這聲音助孕不成?”

瑤夫人掩嘴偷笑,“聽聲不會助孕,但可以讓老六血氣沸一騰,加上夫妻久彆之後在一起,自然勝過新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