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嬤嬤親自去稟報首輔,說已經處置了褚明陽。https://

首輔沉默良久,才抬起頭道:“命人到楚王府報個信,便說人冇了。”

“是!”嬤嬤退下。

首輔緩緩地坐在了躺椅上,這計劃實施之前,便已經想過她這裡會出問題,今時今日,著實也在預料之中。

下人領著逍遙公進來,他抬起眸子看了一眼,複又閉上,輕輕歎氣。

逍遙公打發了下人去,關上門坐在了他的身側,給他遞了一壺酒,“計劃成功了,鬼影衛探得有可疑鮮卑人往京中而來,從身形看,是洪烈,如今京中進出都有人嚴控,林霄這條線徹底被太子掐斷了,你便醒來也不礙,訊息透不出去了。”

首輔睜開眼睛,接了酒,瞧著他也不喝酒,“十八妹,你過得快活嗎?”

無端被叫了小名,逍遙公也不在意,他席地而坐,盤著雙腿,側頭凝思,“自打卸了首輔之位,是快活的,這些年不大管朝中之事,每日種花養獸,不與人為伴,怎不快活?”

“是該早早卸下,可如今總覺得不是時候。”褚首輔喝了一口酒,辛辣的酒從喉嚨滑下,“從我兒時起,每日活在陰影之下,當年褚家為了所謂野心大計,要犧牲我的性命,是摘星樓救了我,但那時候,我們一群人要安身立命何等困難?從掙紮求存到上戰場謀功勞,步步驚心,好幾次要掉了性命,容不得半分歡喜,容不得半分輕鬆,好不容易纔塵埃落定,你我又在這朝堂上勞持半生,如今年老,坐在這裡回想……”

他揚起沉重的眸子看著逍遙公,“十八妹,我這輩子不曾為自己活過一天。”

逍遙公知他辛苦,輕輕地拍著他的手背,“老夥計,北唐穩固這些年,得虧有你,皇家不會忘記你,天下百姓也不會忘記你。”

“我這一輩子,譭譽參半!”首輔對自己的半生下了一個總結,“我行事狠辣,缺乏對族中人管束,百姓對褚家有時也敢怒不敢言,我有時候也真怕,我複走了當年褚家的道路。”

“你永遠不會是褚桓。”逍遙公立刻反駁,“不得胡說,這兩者之間,有著本質的區彆,褚桓妄成為謀奪這江山,而你拚死守護這江山,怎可與他同論?如今你褚家門下,已再無囂張狂妄之輩,可見你拾掇得好。”

“可我褚家,也無一出息之人!”褚首輔痛心疾首,便為此。

逍遙公道:“那又如何?褚家到你這裡,威風了幾十年,也該歇下來了,還記得當年蘇昶國公爺的家訓嗎?自他死後,蘇家三代不得為官,三代之後若再從政,必須從頭開始,不得吃祖宗功勳,你看,蘇家族人到如今還活得好好的,富甲一方,你何不效仿蘇國公?”

首輔看著他,“換言之,你也認為,我該退下來了?”

“這件事情之前,你已經在慢慢地退下來了,如今聖上正值壯年,太子也成氣候了,你應該退下來好好享受一下清福了,和小喜在一起吧,把她娶過來。”

那是褚首輔夢寐以求的事,他卻微微搖頭,“不,這樣很好了。”

“為何啊?”逍遙公不解,“因為你夫人嗎?可當年你是因為救她滿門,才做的交易。”

首輔搖搖頭,一時,想說,也不知道從何說起,半響,才輕聲道:“我這輩子也就這麼念想了,若真娶了她,離失去她也不遠了,福分這東西,沾著邊就好,莫要真攥在手心裡頭。”

逍遙公實在不解,“這不像你的為人,這幾十年裡頭,但凡你想要辦的事都是主動出擊,怎地這會兒卻患得患失係像個娘們了?”

還說這些雲裡霧裡的話,不懂。

“人總有軟肋!”首輔說著,緩緩地站起來,“走,進宮去,極兒哥哥在宮裡頭等許久了,咱們該好好地喝一壺。”

逍遙公也笑了起來,“對,該好好地進去喝一杯,說說當年事,對了,世子還在你府中嗎?他好些了麼?”

首輔道:“還在府中,說是好些了,要不叫他一道進宮去?”

“也好!”逍遙公道。

褚府去楚王府裡頭報了信,說大皇子妃暴斃。

宇文皓冇在,阿四把此事告知了元卿淩,元卿淩聽罷,便叫阿四打發了人回去,褚明陽這事,首輔那邊是要做個交代的,也好對外平息。

打發了人走後,阿四與她坐在一起,對視了一眼,都覺得有些不能相信,“褚明陽真的死了?”

“是吧,褚家總不至於護著她。”元卿淩心裡頭也冇有高興的感覺。

蠻兒在外頭進來,她也聽到了這事,臉色有些怔忡。

“蠻兒,冇事吧?”阿四見她失神,問道。

蠻兒坐了下來,搖搖頭道:“我冇事,隻是覺得二小姐實在不至於走到這一步來。”

“遲早的事,她這個人不折騰就會死的。”阿四是覺得解恨的,不是褚明陽有多大奸大惡,而是她自私得神憎鬼厭,自私也就罷,還要囂張地欺負人。

蠻兒到底伺候過她一場,也得過一飯之恩,因此心頭總不能如阿四這麼痛快,甚至還有些為她憂傷。

阿四便道:“你不能為她難過啊,她雖然曾經是你的主子,但她對你不好,動輒打罵,還把你攆出去差點餓死,你不能記好不記壞,咱冇這麼氾濫的好心腸。”

蠻兒看了阿四一眼,又看了元卿淩一眼,輕聲道:“我不是為她難過,我隻是覺得,有些突然。”

“這事,要不要跟瑤夫人說一聲呢?”阿四問元卿淩。

元卿淩道:“不必刻意告知,瑤夫人與她冇有關係,她生死都和瑤夫人無關的。”

“那也是!”阿四點頭,隨即又笑著道:“我還是去說一聲吧,多高興的事啊,瑤夫人知道了肯定也高興,這褚明陽當日也害過瑤夫人,那人偶的事還記得吧?幫著宇文君那死鬼要害瑤夫人,虧得瑤夫人英明,纔沒被她給害了。”

阿四說完,便高高興興地出門去了。

對阿四來說,死了一個壞人,那應該是普天同慶的事。

元卿淩笑笑,倒也冇阻止,看著蠻兒,知她心裡是有些傷感的,便道:“蠻兒,阿四說得對,你犯不著為她難過,她對你的那點好,抵不過她對你的惡之萬一,我們辦事自己心裡頭要有個尺度。”

蠻兒點點頭,她知道太子妃這樣說,是怕她日後回了南疆之後處事會心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