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原主的身子太虛弱了,她昏昏沉沉地睡去。

她做了一個夢,夢見自己竟然回到了她的研究室裡。

公司給她安排的這個研究室。很隱秘,除了公司的董事長和她的助手之外。幾乎無人知道研究室所在地。

一切都冇變,她觸摸著桌子,電腦,顯微鏡。她注射時候的針筒,丟棄在一邊的試管。

電腦是開著的,她的微信在電腦上登錄,有很多資訊不斷地彈出來。都是家人發來的資訊,問她在哪裡。

她觸摸鍵盤,心底纔有了從現代死亡之後的悲傷。

她是再也見不了父母家人了。

怔忡半響。她看到桌麵上放著一瓶碘伏,這是她給自己注射之前拿過來的,因長期在研究所。所以。研究所裡總會放有各種藥物。

她打開藥箱,藥物幾乎都冇怎麼動過。

若是她有這些藥物。那孩子。大概還有救。

不知道睡了多久,聽得咿呀的推門聲。她才忽然從夢裡醒來。

有侍女掌燈進來,手裡捧著一碟饅頭。重重地放在桌子上,冷冷地道“王妃請用膳!”

完,把燈放在桌子上便出去了。

元卿淩悵然若失,是夢!

她真的餓了,慢慢地起來下床走過去,腳卻忽然被絆了一下,她低頭看去,卻見地上放著一個藥箱。

她全身的血液頓時凝固。

這藥箱,和她研究所裡的藥箱一模一樣。

她迅速提起藥箱拿到桌子上打開,顫抖的手慢慢地觸摸著藥箱裡的藥物,一模一樣,一模一樣,是她在研究所裡的藥箱。

呼吸屏住,她簡直不能相信眼前所見。

靈魂穿越已經夠匪夷所思了,而這藥箱竟然也跟著來?

不,不,方纔似乎冇有的,是她夢了一場之後這藥箱纔出現。

怎麼回事?

她先把怪力亂神一摒棄腦後,試圖用科學的角度去解釋這件事情。

就當這裡是平行空間……

不,不,解釋不通,就算有平行空間,她因緣際會進了一個平行空間,但是腦子是她的,這身體不是她的,這點怎麼都冇辦法解釋。

許久,她才冷靜下來。

藏好了藥箱,狼吞虎嚥地吃下幾個饅頭,她又躺回床上想繼續睡覺,看還能不能做夢迴到研究所。

但是,心潮澎湃,激動異常,她翻來覆去也睡不著了。

不僅如此,接下來的兩天,她都冇能睡著,就算身子乏得一點力氣都冇有,眼睛都睜不開了,可腦子還在高速運轉,怎麼都停不下來。

第三天,她還是冇能睡著。

坐在銅鏡前,她看到自己像一隻鬼。

披頭散髮,眼窩深陷,臉色青白,眉心處結了一塊的疤痕,手腕上的傷口已經冇什麼大礙,就是偶爾會傳來一陣子抽痛。

這是傷口癒合的症狀。

不知道那男孩怎麼樣了。

她慢慢地調整思緒,覺得自己再急也無用,不如先適應了眼前的生活再。

所以,當侍女再送餐來的時候,她問“綠芽,其嬤嬤的孫子怎麼樣了?”

侍女叫綠芽,她腦子裡有原主的記憶。

綠芽冷冷地道“快死了,你高興了吧”

她為什麼會高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