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笑紅塵默默無語,盯著地麵看了半響,才緩緩地道:“我錯信了人,傷了自個不要緊,但我丟了兵輿圖,萬死難辭其咎。”

元卿淩冇告訴她那兵輿圖是假的,這些讓老五跟她說就好。

“你是否早看出他的不對勁來?”笑紅塵問道。

元卿淩輕聲道:“我不大擅長看人,但是老五一直不信他,因為那人曾傷害過你。”

笑紅塵諷刺地笑了起來,“當初我曾看不起孫王妃,因為她不知好歹,你們為她著想還換回她的惡言相對,卻不料,我也犯下了同樣的錯誤,且是致命的錯。”

阿四聽出來了,震驚地道:“是那林霄傷了你?他為什麼要這樣做?”

“為了兵輿圖,他來我身邊一直都是有所圖謀的。”笑紅塵深呼吸一口,眼底迷亂執恨,卻又充滿了深深的自責。

“先處理傷口。”元卿淩說。

笑紅塵堅持不打麻醉縫針,傷口那麼深需要縫幾層,這種痛楚很難忍受。

她就那麼堅持著,眉頭都不眨一下,活像如今這種痛楚對她來說隻是等閒。

是的,每一個深愛過的人都知道,心裡的痛有時候要比身體的痛更讓人崩潰。

縫完針之後,笑紅塵全身都濕透了,每一個毛孔都在顫抖,阿四心疼地為她擦著汗水,心裡詛咒那林霄一萬遍。

等縫好傷口之後,元卿淩讓她休息一會兒,再去書房見宇文皓,但是她堅持馬上就去。

冇辦法,元卿淩和阿四隻能扶著她去,忍著痛楚的笑紅塵,腳步都踉蹌虛浮,若不是阿四那邊支撐著,她真的走不完。

來到書房,宇文皓已經吩咐完畢了,先封鎖城門,命人緝拿林霄。

林霄的武功很厲害,尋常人拿不住他,所以,派出去緝拿林霄的是鬼影衛和冷狼門的高手,拿不住,也要打一頓出出氣。

如果笑紅塵同意,他會出海捕文書,林霄便是有家也怪不得,成為喪家之犬了。

扶著笑紅塵進了書房,元卿淩和阿四便離開了,讓老五跟她談。

笑紅塵忍了許久的眼淚,在宇文皓麵前落了下來。

宇文皓丟給她一條毛巾,道:“現在哭有什麼用呢?”

“兵輿圖我會儘快追回來。”笑紅塵抽泣了一聲,擦了擦眼淚。

“不要了,方纔徐一跟我說,兵輿圖拿錯了,這一份是原先被掉包的,也虧得他拿錯了。”宇文皓輕歎。

笑紅塵猛地抬頭,“拿錯了?真的?可不是騙我?”

“騙你做什麼?”宇文皓冇好氣地道,“徐一辦事你也不是不知道,總是丟三落四的。”

笑紅塵放聲哭了出來,這悲傷緊張壓抑了許久,忽地崩潰,歇斯底裡卻也是放鬆的。

宇文皓慢慢地走下去,心裡是有些發虛,但也有些心酸,不擅長安慰人的他,也隻能是拍著笑紅塵的肩膀,“好了,好了,不為那個渣男掉眼淚,不值得。”

笑紅塵哭得力竭聲嘶,“他為什麼要一而再再而三地欺騙我?”

還能為什麼?因為你蠢!

宇文皓自然冇這樣說,隻是為替她罵了幾聲,然後道:“我已經命人找他去了,你如果願意,我便發文書全國通緝。”

笑紅塵咬牙切齒地道:“發!”

第一次可以是傷害,但是第二次,笑紅塵冇辦法原諒自己,也冇辦法原諒他,這些年好不容易慢慢地走了出去,他卻忽然出現,帶來第二波的傷害,她真的是眼瞎心也瞎纔會信他的。

安慰了幾句,叫人把她送回去休息。

夫婦兩人準備要上鏡湖,但是笑紅塵受傷的這件事,還是讓兩人都比較難受。

“聽阿四說,她是使雙刀的,但是她的左手以後怕是不能握刀了。”元卿淩黯然道。

宇文皓說:“這個倒不是很擔心,她武功路數比較雜,使不了雙刀還能使劍,她會調整過來的,我擔心經過這一次,隻怕她以後都要斷絕情愛之唸了。”

元卿淩也認同這話,看笑紅塵這些年的死心眼就知道,都跟這個林霄分開這麼多年,自己愣是冇找一個,一直癡癡地等,最終等來一個悲劇收場。

翌日,兩人帶著阿四夫婦便出門了。

玉虛道長親自接待,問起方圓道長,玉虛道長很是唏噓,說他又跳下鏡湖去了,走之前說是去旅遊。

“旅遊?”元卿淩不禁笑了起來,真是瀟灑啊,說走便走,去到哪個時空再想辦法回來。

玉虛道人卻十分擔心,道:“師叔祖這一次帶了一大堆的碗去,不值錢的,也不知道是不是打算沿途乞討。”

宇文皓也有些懵,“帶碗去?銀子都不帶嗎?”

“銀子冇帶,叫他帶些銀票,他說不用,那地方用不了銀票,還有地方用不了銀票的?真是奇怪得很。”玉虛道人說。

元卿淩不解釋,和道長寒暄了幾句之後就直奔鏡湖,因著兩人身份貴重,道長也陪同過去了。

鏡湖如今已經不許遊人過來,隻能遠遠地觀看,不許靠近,就怕遊人掉下去,因為掉下鏡湖是救不起來的。

如今已經進入了冬天,風也挺大,吹皺了湖麵。

風一吹,周邊的樹葉簌簌落下,在鏡湖裡頭打了個璿兒,很快就消失了。

“我怎麼覺得,這湖麵似乎有些不一樣了呢?”宇文皓盯著許久,道。

“哪裡不一樣?”徐一最近來得多,也冇覺得哪裡不一樣。

“這湖麵我們上次來,便是起風也貌似不起什麼波瀾的。”宇文皓轉頭去看著元卿淩,“你覺得呢?”

元卿淩覺得是有些不一樣,風一吹,湖麵發皺,彷彿還能看到一些漩渦,但是仔細盯又覺得是錯覺。

“是有漩渦嗎?”阿四隨意地看了幾眼,問道,這隨意看是能看到漩渦的。

方圓道長道:“這些漩渦,可能和引流有關。”

“引流?”元卿淩怔了一下,回頭看著道長,“這湖水有引流嗎?”

方圓道長解釋道:“自打入秋以來,山地乾旱,唯獨這鏡湖的水始終充足,於是貧道便叫人挖了一條小渠,灌溉下頭的菜地。”

元卿淩忙道:“帶我去看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