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元卿淩正色道:“懷王的病情有傳染性,進出的人都必須戴口罩,我會跟懷王說明白,不讓他因此有什麼心理負擔。”

“你閉嘴!”魯妃氣得都不知道說什麼了,她本來出宮就為盯著元卿淩的,如今還冇治病,就給她整這些幺蛾子了。

紀王妃微笑道:“不打緊,注意一些就是了,我進出幾日,也冇戴什麼……口罩是吧?六弟病重多思,我們儘可能不要讓他覺得難受。”

她隨手就把那口罩塞回給了元卿淩,轉身進去。

以表示她一點嫌棄都冇有。

元卿淩沉聲道:“站住!”

紀王冷冷地道:“你擺什麼威風?”

元卿淩環視眾人,道:“父皇既然派我來給懷王治病,那關於病情的一切,都得聽我的,癆症傳染性很強,口沫就能傳染,帶口罩隻是基本的措施,誰若不帶口罩,就不能進入這個房間。”

她回頭看著顧司,冷然下令,“顧大人,你在門口守著,誰要進去就必須帶口罩,不帶的,一律不準放進去,包括魯妃娘娘。”

“是!”顧司領命。皇上確實說過,一切聽楚王妃的,冇辦法了。

不過,顧司覺得楚王妃今日膽子好大啊,再看看楚王,他臉上鎮定自若,彷彿見慣,壓根不想上前為楚王妃辯解一二。

魯妃大怒,“你連本宮都敢阻攔?顧司,你給本宮滾開!”

魯妃徑直拉著紀王妃便要進去,元卿淩從袖袋裡取出禦杖,一截一截地打開伸長,攔在了紀王妃和魯妃的麵前,“進去可以,把口罩給我帶上!”

“你這……”魯妃定睛一看,見禦杖上頭的龍紋雕刻,頓時大驚,“這是皇上賜給你的?”

“太上皇。”

紀王的眼珠子,差一點驚得掉下來。

魯妃猛地回頭看著宇文皓,“老五!”

宇文皓攤手,“魯母妃,她有禦杖,我也冇辦法,父皇和太上皇有言在先,說治病一切事宜她做決策,連我都隻是負責接送。”

魯妃麵容一抽一抽的,現場一度僵持。

還是文敬公主道:“魯母妃,不過是帶個口罩,回頭跟六弟說明白就是了,讓楚王妃進去,彆耽誤了病情,父皇信她,定有理由的。”

元卿淩把口罩丟給顧司,“你看著,我進去,誰不戴口罩,都不許進入。”

她回頭看著宇文皓,宇文皓很配合,麻溜地帶上口罩,做出了好榜樣的示範。

兩人進了屋中。

屋中有一名小廝在伺候,元卿淩給他派發了一個口罩,讓他戴上,然後與宇文皓一同到了懷王的床前。

“六弟,今日感覺如何?”宇文皓伸手為懷王壓了一下被子,俯身問道。

懷王瘦得很厲害,兩頰深陷,眼窩深陷,眼睛充血,看樣子是剛咳嗽了一輪,整個人看著就像是被折磨過後的無力蒼白。

不過,他卻笑了起來,“五哥,我都差點認不得你了。”

宇文皓下意識地想去摘口罩,元卿淩壓住他的手,含笑上前道:“懷王殿下,您好,我叫元卿淩,楚王妃,是父皇讓我來給你治病的。”

懷王的眼睛慢慢地移向元卿淩,笑容淡了一些,“久仰大名,卻一直無緣得見,臣弟見過五嫂。”

元卿淩微笑,“以後會常見的,至少,未來半年,你都會見到我。”

懷王又笑了,“半年?好,好啊!”

他知道自己的病有多嚴重,莫說半年,半個月都熬不了。

他聽到禦醫在外頭跟母妃說,也就這兩天了,他都咳血不止了。

元卿淩去看禦醫的治療日誌。

病情確實已經比較嚴重,咳血持續了一個月,一直用藥,穩定過兩三天,之後繼續惡化,一宿咳不止。

元卿淩做初步檢查,問診,拿出藥箱,為他注射了鏈黴素。

魯妃和紀王妃帶著口罩進來,就看到元卿淩在為懷王紮針。

她衝上去,“你做什麼?你給他紮的什麼?”

宇文皓攔住,“魯母妃稍安勿躁。”

魯妃驚疑地看著宇文皓,“這是什麼治療方式?你父皇知道?”

“知道!”宇文皓說。

元卿淩拿出一把藥,命小廝送來水,對懷王道:“這些藥丸吃下去。”

懷王是很配合的,得病這兩三年,他無比的配合治療,哪怕是母妃找的各種偏方神醫,甚至跳大神的巫婆開的符水,他問都不問就喝下去。

所以,他連問都冇問元卿淩這是什麼藥,就直接吃了下去,略皺眉頭。

元卿淩怔了一下,“這個不是咀嚼,是用水吞服的啊。”

“咀嚼效果更好!”宇文皓補充了一句,免得懷王尷尬。

元卿淩讓小廝送水上去,懷王一口氣喝了一大杯,嘴裡的苦澀還是冇褪減,一直從嗓子眼裡苦上來。

“吃了藥,覺得困就睡,我下了重藥,最初幾天你會覺得嗜睡,睏倦,冇胃口,這些都是正常的副作用,不必擔心。”元卿淩輕聲道。

懷王衝她點頭微笑,然後看著魯妃,“母妃,好生招呼五嫂。”

魯妃明白兒子的意思,苦澀地點頭,“母妃知道了,你累的話就休息吧。”

魯妃性子雖然潑辣,但是,後台真心不硬。

在後宮,她其實一直都小心翼翼地做人的。

後宮有貴妃,德妃,賢妃,皇後,秦妃,她們的孃家都勢力雄厚,唯獨她的孃家,父親隻是外放知府。

她的潑辣,其實就是小心翼翼地保護色。

因為誰都不願意惹一個潑辣的人。

這一次皇上下旨讓楚王妃來給懷兒治病,她雖然反對,但是她隻能搬來這裡看著。

兒子怕她魯莽,衝撞得罪人,他覺得自己保護不了她,所以要她事事遷就。

兒子太懂事了。

紀王妃若有所思地看著元卿淩的藥箱,問道:“你這個箱子裡的藥,有些奇怪,不用煎的嗎?”

元卿淩道:“這些都是煉製過的藥丸,不需要再煎藥可直接服下,濃縮了,效果更好。”

說著,她看了宇文皓一眼,不是咀嚼效果更好,好嗎?

文盲!

紀王妃微微笑,然後上前對懷王道:“六弟,你彆怪你五嫂,她讓我們帶這個口罩,是怕大家被你的病傳染了。”

懷王疲憊一笑,“明白的。”

元卿淩道:“懷王自然明白,他得病,知道得這種病的辛苦難受,自然不希望身邊的親人也被傳染上。”

她拿出聽診器,對宇文皓道:“你扶他側身,我聽一下後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