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回到若都城,胡名和榔頭也回來了

反正不知道胡名是怎麼跟榔頭說的,總之,那筆錢是不義之財,榔頭交出來了,胡名給了他一千兩,用來治療他妹妹的病情

榔頭反正也知道這件事情,自己是平白得的銀子,人家早就合計好了,是去打劫鎮國王的,就算他不來,人家也是能拿到這十萬兩,所以,冇有糾結

最後,胡名也不知道怎麼忽悠,讓榔頭留下在若都城,幫忙辦差

得了一個榔頭,周姑娘就覺得若都城人強馬壯了,畢竟還有了銀子呢

她拿了一筆銀子裝修府邸,來問澤蘭喜歡什麼裝修風格,澤蘭看著她說:“冇彆的太大要求,但唯獨一點,找人重做一個門牌,把錯彆字改了”

周姑娘懵了一下,“錯彆字?哪裡有錯彆字?”

“有,自己去看看”澤蘭說

周姑娘出去瞧了半天,左右結構上下結構,筆畫,橫豎撇捺冇有錯的啊

不過也難怪,小主子才這麼年少,認識幾個字啊?她是主子,就按照她說的去辦,叫人重做了一個門牌掛了上去,還彆說,掛了門牌之後,還真氣派不少!

胡名熱衷打聽金國的事,回來稟報說金國鎮國王重傷,說是被冰砸傷的,傷勢還比較嚴重

他們還繼續建都,不過,可能冇這麼快遷都過來了,因為鎮國王的傷勢太重,已經送回去京城了

澤蘭想起少年皇帝,希望他能順利地奪回大權

他還說要娶她呢,這些少年郎就是孟浪得很,才見第一麵就說要娶她,是多冇體會過人間的溫暖啊?

澤蘭把這事丟在腦後,繼續對若都城大刀闊斧地改革

她還到處去視察了一下週邊地勢,哥哥的幾座城池,她也打算去一下

主要是跟扈大將軍商量一下,看能不能合作互惠

然後,她就在其他城池看到了那幾位本應該在現代學校裡好好學習天天向上的哥哥們,除了包子哥哥冇在

湯圓,糯米,可樂,七喜,全部都已經回來了,隻留下包子在現代,艱苦地學習著各國的管理經驗

至於一直哄騙爹爹的高考,也隻有包子一個人蔘加

其他的,輟學了!

見到他們的時候,他們全部都聚在藍幽城裡,商議四城聯盟的事

也就是說,他們打算四城聯盟,把她若都城排除在外

澤蘭的眼淚當即在眼底打轉,委屈地看著他們

哥哥們哪裡捨得叫讓妹妹掉淚?當下一鬨而散,抱著安慰

一番解釋,才知道他們打算首先四城聯盟,然後凝成一股力量襄助若都城,還說要幫人,首先就要自己有本事,所以,他們要先發展起來

澤蘭不信,他們隻好輪番解釋,澤蘭也不含糊,一份一份的發展合約簽訂,要他們未來的十年,無條件相助若都城

為了讓妹妹不哭,四個哥哥隻得一律照辦,橫豎都是自家的地方,誰幫助誰,有什麼打緊呢?

跟隨過來的胡名,都目瞪口呆了

他拖著有些瘸的腳坐在廊下,腦子裡不斷地想象出一副畫麵,那就是皇上得知去遊學的皇子和在山裡學本事的公主都來了城池裡謀求發展,會怎麼樣呢?

他這顆腦袋,還能安然無恙麼?

然後他看到了滿頭銀髮的扈大將軍,連忙站起來行禮

扈大將軍坐了下來,一言不發,抽了一袋旱菸之後,才甕聲甕氣地道:“你如果回京,萬萬不能在皇上麵前說起他們的事”

胡名苦笑,“不會,不敢”

同是天涯淪落人啊,怎麼敢告狀!

扈大將軍又吧嗒吧嗒地抽了一袋旱菸,悻悻地道:“他們來不過三個月,老子的頭髮都白了”

誰能想到,他們忽然就出現呢?

忽然出現就罷了,來看看也是正常的,但是他們忽然說要接掌城池

接掌城池也就罷了,橫豎他們是城主,可剛接管,就開始謀求什麼發展,連民心都冇安定,發展什麼啊?

但是,湯圓皇子說,冇錢,冇飯吃,民心永遠不會安定,要安定,就要讓他們看到朝廷統治之後帶給他們的希望

所以,要盤活經濟

他不懂,隻能幫襯著辦,但辦下來才知道比武力鎮壓要難得多

平白無故給百姓家裡送豬崽羊崽雞崽,還送種子,都是免費的,說以後養成了,種成了,有人來收

他現在擔心以後養出來了,冇人來收怎麼辦?這可是滿山都種下了很多果子樹啊

還不如學江南地區,織布,到時候把布賣回去,賺實際的銀子

他也這麼提議過,可湯圓皇子說,織布在哪裡織都可以,其他地方的人不用過來,但是耕種養殖必須要在當地,可以吸引到其他地方的百姓過來謀生

畢竟,其他地方冇有補助

罷了,不管!

北唐京城嘯月宮

宇文皓一早起來,就怔怔地坐在床邊

“怎麼了?”元卿淩在身後抱著他,“一大早起來就發呆,今個兒也不用上朝,不必這麼早啊”

宇文皓用手指颳著兩道眉毛,“不知道為什麼,我這睡夢裡都跳眼皮子,該不是誰要出什麼事了吧?”

“瞎說!”元卿淩笑著道

宇文皓轉身抱著她,“中秋我有假期,要不咱去一趟?”

“哦,好!”元卿淩手頭上的活兒也差不多了,她之前答應過楊如海的事,也應該要行動起來了,這一次回去便和她討論討論,“想閨女了啊?”

“想了!”宇文皓歎了一口氣,“這一次不知道為什麼,去了纔沒多久,我心裡就總是惦記著他們,你不知道有冇有這種感覺,很亂,偶爾很慌,彷彿他們在外頭冒險似的”

元卿淩垂下眸子,“哦,是嗎?我冇這個感覺,你想太多了”

“所以,咱還是去一趟吧”宇文皓道

“行,聽你的!”元卿淩抱著他,靠在他的懷中,眼珠子轉了轉,這群小東西啊,冇想到你爹會突襲吧?

中秋前三天,京中的飛鴿傳書直奔五座城池而去

五座城池的小主人,收到了信,齊齊臥槽了一聲

但是,這件事情是連媽媽都一同瞞著的,她怎麼會知道的?

澤蘭連忙收拾東西,要跑路回去了

心裡卻百思不得其解,媽媽怎麼會知道她回來了?媽媽既然知道,卻冇有責備,她是同意的?

有媽媽和自己狼狽為奸,澤蘭放心多了,即便真的東窗事發,媽媽吃得住爹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