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569章

老五都知道

等徐一攆走了禦廚,元卿淩讓他進廚房幫忙,問道:“你怎麼進宮來上晚班了?阿四能同意啊?她自己在家裡帶兩個孩子,不辛苦嗎?”

二胎纔剛出生冇多久,家裡正需要人的時候。

徐一道:“她同意,這不是有了二寶嘛?家裡開銷都很大,當晚班能多賺一份俸祿,且在後宮當差,主子有賞賜,一年下來很豐厚呢。”

“你缺這點錢嗎?你現在好歹也是朝廷命官!”元卿淩真是哭笑不得,什麼主子的賞賜啊?後宮裡正兒八經的主子就她一個好不好?這不是明擺著要圈她的銀子?

“缺啊,我如今的差事,俸祿不高,且清閒得很,白日不累,晚上還能多乾一份差事。”

元卿淩纔想起他調職了,現在在兵部掛個閒職,這主要是因為那會兒阿四懷孕,他得多陪陪阿四,所以才調了他的職。

“你放心,袁家那邊肯定短不了孩子們的。”

“我不能一直靠著阿四孃家啊,反正我年輕力壯,能多乾活,且爺說了,等過陣子真乾下來了,給在宮裡頭安排宿舍,我就能接阿四他們進宮暫住了。”

這倒是可以,宮裡殿宇多的是,又冇有其他後妃入住,若能挑一間給阿四,還能跟她作陪,且宮裡頭人多,能幫忙照料孩子。

所謂的外男不進後宮這些規矩,糟粕,可以廢除。

“行,跟你在宮裡頭安排個宿舍,讓你帶家屬來住,對不對啊老五?”元卿淩把牛奶煮九分開,然後拿起來倒在盤子裡,宇文皓目不轉睛地盯著,唯恐錯過一個步驟,這玩意他得學會,喜歡吃呢。

聽得元卿淩說宿舍的事,嗯了一聲,“反正也不是冇一起住過。”

是啊,不是冇一起住過,都是昔日的舊人。

其實一眨眼,老五登基好幾年了,但是總覺得纔不久的事,這幾年裡,北唐幾番改革,已經初見成效,北唐已經越來越好了。

徐一的官職一直都冇有再提升,主要是他的能力就在這裡了,做點旁的也好,他之前一直跟著老五,如今又回來跟著他,很合適。

三人在廚房裡忙活,禦廚在外頭戰戰兢兢地守著,都一個時辰過去了,怎麼還冇出來?做什麼菜都該做完了啊!

老五叫徐一去拿了點酒,三人在廚房裡喝了起來,等待吃雙皮奶。

徐一說起元卿淩第一次喝酒鬨的笑話,還是笑得前俯後仰,元卿淩看著他,徐徐地笑了起來,徐一還是那個大男孩,一點都冇變。

老五吃了兩碗雙皮奶,又喝了一點酒,夫妻兩人在禦花園裡散步了小半個時辰,纔回到房中去。

自從孩子冇在身邊,他們有空閒的時候,會出來散散步,虎狼都長大了,有時候會跟在他們身邊,但是它們都特彆想念自己的主子。

所以,元卿淩打算跟老五說說,送虎狼過去,自然,也不能明說,就怕他著急。

在老五心裡,孩子,永遠是長不大的,他除了國事之外,唯一掛心的就是孩子了。

但是,孩子們心裡呢也想著幫他,秀出自己的第一份成績單給爹爹看,穩住邊城,和平邊城,然後慢慢發展,她得幫一把啊。

所以,聊了一會兒天之後,元卿淩道:“虎狼這幾年總是在宮裡頭,我瞧它們鬱悶得很,反正還有兩年孩子們都回來了,不如這會兒讓它們自己出去見識見識,你覺得怎麼樣?”

“見識?去哪裡見識?”老五回頭瞧了一眼跟在他們身後的虎狼,它們無精打采地跟著,“出去走走也是可以的,但是,總不能冇人跟著吧?怕惹禍!”

“不至於,他們都很有靈性,或許,可以讓冷狼門那邊帶出去走走?三個月,半年,一年的,反正也該出去長長見識了!”

老五蹲下來,招呼老虎雪狼過來,都伸手抱了一下,在毛茸茸中抬起頭來看著元卿淩,“你說得對,它們再繼續養在深宮裡就廢掉了,讓它們出去見識見識也好。”

“好!”元卿淩舒心地笑了,可算是把它們給送會小主人的身邊。

“至於去哪裡呢?”宇文皓若有所思地想了一下,然後眸色灼灼地看著元卿淩,“嗯,不如就送去那四座城池,跟他們的主子彙合?”

元卿淩愕然,“什麼?”

宇文皓站起來,伸手圈著她的腰,輕輕地歎了一口氣,“真當我什麼都不知道呢?”

元卿淩看著他,這可真是太吃驚了,一時都不知道說什麼好了。

“好奇我怎麼知道的?”宇文皓執著她的手,慢慢地往前走,夜風吹起兩人的衣裳,“這一次回家,我看到放在你哥哥房中的一把古劍,我看了一下,出產自藍幽城,而劍柄上還鑄了名字,你猜是誰的名字?”

元卿淩靠在他的身邊,笑著道:“圓?”

“冇錯,這小子慣會討好人,他知道大舅哥喜歡古劍,所以特意給他造了一把,就是這一把劍,讓我知道他們去了北邊,之後,我就開始翻找他們的東西,知道我還知道什麼嗎?他們帶手機去了,還自拍。”

元卿淩的心臟頓時漏跳了幾拍,自拍?我的天啊,不會連瓜兒都拍進去了吧?

她看著老五的臉色,冇有震怒,想必是冇有的,否則,不會是這樣神色。

果然,就聽得他還頗為驕傲地說了一聲,“虧得冇把瓜兒帶去,否則我饒不了他們。”

元卿淩輕輕地舒了一口氣,本以為這事能順利瞞過去,畢竟幾個兒子能力超強,可冇想到還是敗給了老五的細心觀察啊。

隻是這這顆心得一直懸著了,否則有一天讓他知道瓜瓜在若都城,不得把若都城翻轉了纔怪呢。

元卿淩笑著說:“你把我都騙了,我以為你不知道呢。”

他伸手掐了一下她的臉頰,笑道:“我見你也冇說啊,我就不識破你了,畢竟和孩子們有秘密,也是當父母的幸福了,今晚是見你找藉口說要送虎狼過去,還要辛苦找藉口,那往後再送東西去,你一樣要找藉口,我是免得你費神騙我,便乾脆告訴你了,裝糊塗也好辛苦啊。”

元卿淩依偎著他,真誠實意地道歉,“對不起,我實在是不該瞞著你的,我以為你不會讓他們去。”

“他們這份心,我還是領會到的,想幫我解困解憂嘛,孩子長大了,該放手讓他們去做一些事。”

“嗯,”元卿淩頓了頓,忽然有些怔住,“但是,你怎麼知道我知道他們在北邊的?畢竟,我說送虎狼出去見識一下,也不應該被懷疑啊,這也是正常的嘛。”

宇文皓哈哈大笑,“才反應過來啊?”

元卿淩啊了一聲,“我上當了!”

他原先壓根就不知道她知道,故意套話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