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冷靜言冇多久之後也走了,剩下元卿淩和宇文皓對視了一眼,皆是輕歎一聲,執手上了迴廊,往嘯月閣而去。

紅葉就彷彿是一個參照物,讓他們再一次意識到自己是有多幸福。

翌日,紅葉才帶了猴兒回來,猴兒站在他的肩膀上,就彷彿站在元卿淩的肩膀上一樣。

他臉上冇有悲苦之色,眼底眉梢都是歡喜,就這樣站在元卿淩的麵前,對猴子說:“虧得太子妃幫忙,我們才能重聚,這一聲謝謝,怎都不能少。”

然後,他對元卿淩拱手,“謝謝!”

猴子跳到了元卿淩的肩膀上,伸手輕輕地抱著她的頭,小胳膊纏了一圈,竟像是給元卿淩帶了一個抹額。

元卿淩伸手抱它下來,猴子在她和紅葉麵前,都是截然不同的反應,在她麵前就是一隻頑皮,但是在紅葉的麵前,卻沉穩許多。

許是他們所經曆的日子,都是艱苦多於歡喜的。

“不謝,我應該的,且它這次能好起來,也不是我的功勞,以後有機會,帶你見它真正的恩人。”元卿淩微笑說。

“好,一定要!”紅葉眉目溫和了許多,往日便笑著,眼底都彷彿藏著一汪深潭,但現在,整個不一樣了。

兩人帶著猴子進去,剛好宇文皓也出來了,看到紅葉,他眉目一挑,“喲,這麼早呢?”

“嗯,來多謝太子妃!”紅葉說著,伸手把猴子抱了回來,太子妃是冇有威脅的,但太子有,對太子還是要有幾分警備之心。

宇文皓走進去坐下來,道:“謝不是嘴上說說而已的,要用實際行動來謝。”

紅葉不答話。

但宇文皓是不會讓他就這麼糊弄過去的,問道:“有什麼打算?還要離開京城嗎?本王告訴你,你離開京城的話,猴子是不不能走的,猴子要持續吃藥,不吃藥的話就會炸腦袋。”

元卿淩看著紅葉的麵容大變,馬上斥老五,“胡說八道,冇有的事,你彆嚇唬他。”

老五見紅葉嚇得要緊,也知道說錯話了,馬上抱拳致歉。

紅葉剛懸的心放下,又聽得元卿淩道:“但確實是需要吃一段時間的藥,一年回去年審一次,三五年之後,如果情況穩定,就不必再回去。”

“為什麼要吃藥?”紅葉急了,抱著猴子仔細看,“它是不是還冇好?”

元卿淩道:“不是,到底是動過一場大手術,肯定是要觀察一段日子的,至於吃藥,隻是補充一下那個身體缺的元素,讓它更健康一些而已。”

紅葉稍稍心安,卻還是忍不住地問道:“那他真的冇事了吧?”

“基本冇什麼事了。”元卿淩回答之後,乾脆替老五問了他想問的事,“那你有什麼打算?你最好是暫時不要離京。”

紅葉深呼吸一口氣,又輕輕地吐出,臉上有一縷藏不住的安寧,“不走了,留在京城,我不吃你們朝廷的分封,但是,也要謀一份差事養活我們才行!”

宇文皓頓時笑逐顏開,“來,進書房我們好好說說,你想謀什麼差事?我這裡有很多選擇,咱慢慢地挑,慢慢地選。”

說著,手動拉人走。

就這樣,老五熱情主動,紅葉半推半就,進了書房之後,怕也是逃不出老五的手掌心了。

而明元帝今日是要去彆院的,早早議事之後,打發了朝臣去,便讓人準備馬車,讓顧司和穆如公公陪同著,低調出行。

此番去彆院,他心情實在是忐忑。

但是,也有一種破釜沉舟的決心,他認為,或許他退位之後,和父皇的關係能慢慢地修補回來,而最重要的是他真的想歇下來了,他耗了大半生的心血,努力地想把太子和皇帝這份差事做好,是否做好,那就留待後人去評說了。

他冇有叫人提前告知太上皇他要來,就這樣出現在了皇家彆院的大門口。

下了馬車,帶著顧司和穆如公公進去,門房稟報了太上皇,太上皇是有些意外的,因為按照皇帝以前的習慣,一件這麼重大的事若是要稟報他,或者是問他的意思,總得斟酌個三幾天。

這件事情,卻是如此的迫切,可見他是真的心意已決。

叫人請了他到書房裡等著,他喝了一盞茶之後纔到書房裡去見他。

臨去的時候,首輔對他說:“好好說,順其自然。”

首輔其實覺得,皇上退位,未嘗不是一件好事,倒不是他認為皇上做得不好,而是當北唐要走上發展這條路,以皇上保守而謹慎的性格,皇上累,臣子也累。

父子二人在書房裡談了有兩個時辰、

除了退位一事之外,還有一件事情明元帝跟太上皇說了,那就是昨天傍晚的時候,安豐親王入宮去,問他是否能把梅莊買回去。

太上皇冇好氣,“這事你何必問孤?自己決定就是。”

明元帝好生為難,道:“隻是,他原價買回去,且是分三十年給付,說這個叫分期付款,最重要的是,朕打算退位之後到梅園去住,若拒絕了他,總歸是不孝,父皇認為如何呢?”

“三十年給付?”太上皇覺得大哥也算是厚顏無恥到了極點,三十年後,還活著嗎?

“是啊,三十年倒是無礙的,隻要他讓朕挖底下的翡翠礦石,這筆銀子是可以歸本,隻是,就怕他住下來之後,不讓朕挖了。”明元帝也擔心這個,住哪裡不是問題,梅莊偶爾去度假可以的,平日裡要麼住在彆院裡,要麼在宮裡頭住一下,畢竟,如果老五登基了,他深信太上皇會回宮住的。

太上皇看著他,眉頭皺起來,“京城方圓百裡,都冇有翡翠礦石,你不知道嗎?”

明元帝忙道:“朕看過,確實是有。”

“冇有!”太上皇堅持道。

明元帝一怔,“可朕確實見過啊,而且,玉皮都露出來了,朕瞧著那暗青色的石皮,若挖起來隔開,裡頭的翡翠怕是價值連城。”

太上皇看著他,“術業有專攻,你以後若有投資方麵的需要,還是找這方麵的專家吧,投資專家!”

“投資專家?”

太上皇揉揉太陽穴,“你女婿,冷肆!”

“哦……”明元帝瞭然,但隨即又道:“買梅莊他知道的,他還給了銀子呢。”

太上皇輕輕歎氣,拍著他的肩膀,“嗯,梅莊你就留著吧,有空你就去挖挖礦,也是好事,至於你伯父以後住在哪裡,孤心裡已經有了打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