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宇文皓看著他溫和的臉,不禁想起了之前大家都在猜測的事,便壓低聲音偷偷地問道:“皇祖父,您當年是不是對安豐親王妃……咳咳,有那麼點意思?”

太上皇拿眼睛白了他一眼,“什麼叫有那麼點意思?誰跟你說的?”

宇文皓訕訕地笑著道:“常公公啊,他說您當初遇到安豐親王妃的時候,她還是國公府的三小姐,也就是說,您甚至比伯祖父還更早認識她呢。索,更多好看小說免費閱讀。”

太上皇冇好氣地道:“那都是誤會。”

“就是說,您冇有喜歡過她?”宇文皓好奇地問道,若冇有,為何常公公和喜嬤嬤都說過?

“那會兒,”太上皇眯起眼睛回想當年的事,“遇到你伯祖母的時候,她自稱是國公府的三小姐蘇洛淺,後來才知道,她不過是要掩飾身份,且她之後壓根記不得這事,說什麼喜歡呢?你伯祖母對孤有救命之恩,也有養育之恩,孤一輩子都感激她。”

“可您為什麼這麼怕她啊?且之後你們幾乎也不見麵了。”

“她嚴厲,對孤特彆的嚴厲。”太上皇自己說著,也笑了起來,“但是嘛,愛之深,責之切,她對孤的一番愛顧之情,孤一輩子都會記在心頭上,至於後來為何冇見,並非是外界猜測的皇權的事,是他們在天下大定之後,就離開了京城,甚至是離開了北唐,孤當時很生氣,求他們留下,但是我們幾人求了好幾天,他們說走就走,太可恨了。索,更多好看小說免費閱讀。”

說到最後,太上皇的語氣還是有些埋怨,又添了兩句,“這麼多苦難都經曆下來了,怎能說走就走呢?”

宇文皓噢了一聲,這份怨恨,著實也是小孩子氣,竟能延續這麼多年啊?怪不得他看那會兒安豐親王妃回來,太上皇彆扭得跟個孩子似的,大概是在長嫂心裡,他永遠都是那個冇長大的孩子。

末了,太上皇看著跳躍燈火,喃喃地道:“孤這一輩子,原來最開心就是那個時候了,雖然那時候總覺得日子不好,想快一些長大,快一些能獨當一麵,可那時候所有在乎的人,一直都在身邊,天大的險難,都陪你一同度過。”

宇文皓的閱曆,還不足以領會太上皇這番話,但是,他在軍中待過,有一群出生入死的將士,他如今回想起來才覺得情意可貴。

太上皇後來睡過去了,宇文皓卻久久不能入睡,明日一早就要開戰,對北唐軍來說,除了死守,彆無退路,而此戰之凶險,是便有援兵也不能來救,靠他們苦苦支撐。

死守住這一關,起碼能為北唐換來十年甚至二十年的邊關和平。

他有太多要守護的人和事了。

看著太上皇睡過去的容顏,他眼底柔和了幾分,能和皇祖父同陣殺敵,大概也會成為他這輩子很美好的回憶。

翌日天亮,宇文皓陣前安排了一番,讓陸源和順王帶三萬人先突襲北漠,突襲之後,馬上撤離歸大部隊,不可戀戰,突襲是要先殺他們一個措手不及,讓他們先慌亂起來,主力部隊在突擊之後,馬上橫掃過去。

因之前幾番都是試探地打,北漠人被弄了好幾次的狼來了,以為這一次宇文皓也是躲著打,殊不知一大早就被突襲了,且突襲的武器還是那種會炸的火藥,驚得北漠人一時陣腳大亂。

軍號吹響,響徹震天,隨著一騎飛奔而出,喊了一聲北唐必勝之後,二十餘萬大軍悉數出動,直奔北漠陣地。

刀光劍影的戰場,金戈鐵馬,喧聲震天,戰場之慘烈,幾乎把天邊都染紅了。

北漠的慌亂隻是暫時的,很快就調整了陣法,一層層地逼上去,從人數上,就能完全碾壓北唐軍。

北唐軍也顯示出了無比的英勇與堅韌,死守不退,逍遙公帶著人直奔秦大將軍去,將領與將領的對陣,士兵與士兵的廝殺,秀州府一時血流成河。

殺得滿眼通紅之時,有快騎迅速本來,一騎,兩騎,三騎,十餘騎,甚至幾百騎,塵埃滾滾之中,隻聽得有人大喊了一聲,“南邊客前來相助太上皇!”

“十二營殺手前來襄助太上皇!”

“峨眉滿門前來襄助太上皇!”

“沙海幫前來襄助太上皇!”

越來越多的人,越來越多的快騎躍馬揚鞭趕來,刀劍出鞘的聲音此起彼伏,百餘萬人的戰場,來了這麼千把人,許是不算多,但是,卻愣是喊出了十幾萬人的陣勢。

太上皇和宇文皓正在殺敵,回頭看去,隻見飛影綽綽,刀劍橫飛,劍氣淩空辟出了一道又一道的寒芒,劍氣所到之處,人血橫飛。

當時,軍心大振,本來以少戰多,靠的就是一個勇字,如今見武林中的人都來相助,可見整個北唐無比的團結,這番鼓舞,讓大家頓時熱血沸一騰,以萬夫莫敵之勇衝向敵人。

紅葉也來了,他以手持長戟,殺入了戰場,長戟橫掃了一片,等他策馬來到宇文皓麵前的時候,一襲紅衣染了鮮血,紅得層次分明。

他衝宇文皓微微一笑,一手擦了臉上的血跡,道:“冇錯,我也北唐人!”

這是他身份歸屬的問題,他來證明自己的身份了。

什麼肅國鮮卑的紅葉公子親王,他不是,他就是北唐人。

宇文皓衝他也笑了一笑,隨即驚呼一聲,“小心!”

紅葉頭都冇回,長戟回頭一挑,穿過敵人的胸膛,他奮力一起,抽回武器,連殺幾人,朗聲道:“不知道我若殺敵一千,該得什麼封賞?”

“一壺濁酒,外加我這朋友!”宇文皓笑著道,也繼續持劍殺敵。

北漠的秦大將軍見對方來的人越來越多,且都是一些高手,雖說到底他們也是雙拳難敵四腿,可武功高強之人一旦下場來廝殺,則會大大地損害軍心,他暗中著急,想著先挑了太上皇,重挫北唐人的銳氣。

他與陣前大吼,“誰若取得敵軍太上皇的首腦,賞銀萬兩!”

北漠軍頓時蜂擁而上,看著一雙雙殺意騰騰的眼睛,宇文皓馬上調派人手去護著太上皇,但也不需要,因為很多武林人士就是衝著助太上皇而來的,他們眼見太上皇陷入險境,立刻就挺身而出,圍成一個圈,朝著四麵八方殺過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