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皇後床邊,已經有兩名禦醫在,因著皇貴妃和扈妃都懷有身孕。所以,狄貴妃過來看望。順便聽了禦醫的診治,隻等著回稟皇上。

元卿淩見過貴妃之後。先問禦醫,“皇後孃娘情況如何?”

禦醫上前躬身回答:“回太子妃的話。娘娘麵容發黃,身體水腫。肝部發硬腫痛,估摸著。是肝氣鬱結,氣血不繼,傷了五臟六腑。”

元卿淩聽得這話。提著藥箱走了過去,看到皇後的時候,微微怔了一下。她整個人瘦了很多。麵容眼底都發黃,被褥蓋著身體。卻也能看出腹中有些脹起,她意識是清醒的,就是精神倦怠,看到元卿淩來,眼底也冇有光芒,隻是瞧了一眼。便看向了她身後的齊王。

自打被關進芳明殿之後,她就很少看到兒子,昔日是有心結,如今都病倒在床上,她便恨起自己往日執著,巴巴地看著兒子,眼底酸澀。

齊王含淚上前執著她的手,安慰了幾句,說服她讓元卿淩診治,皇後也同意。

元卿淩先聽了心肺,再摁住她的肝部問道:“娘娘,痛嗎?”

皇後皺起了眉頭,絲絲地吸了一口氣,“痛!”

元卿淩再摁了一下發脹的腹部,問道:“這裡呢?痛嗎?”

皇後還是方纔吃痛的神情,“痛!”

元卿淩檢查她的雙腿,發現雙腿已經水腫得比較嚴重,伸手摁壓下去,很難才能彈回來。

腹部積水,下肢水腫,肝腹部疼痛,再看著臉色與眼底的發黃,基本診斷為肝腹水。

元卿淩問了一下殿中伺候的人,說皇後早一兩個月就胃口不振,吐過血也便血,腹瀉也比較嚴重。

“五嫂,怎麼樣?”齊王看著元卿淩問道。

元卿淩打開藥箱,檢查了一下需要用的藥,都齊全,便道:“先給藥吧,排一下水腫,看能不能排出去,若排不出,怕是要穿刺抽出腹水。”

她給皇後輸注白蛋白,再用利尿的藥,且看看能不能自主排出,若能排出,情況還不算到最差的地步,若不能排出,那還是比較嚴重的。

輸注之後,在殿中也大概等了有一個時辰多,皇後是有排尿,但不多,並不理想。

她叫了齊王出去,讓他最好有個心理準備,若腹水持續嚴重下去,皇後熬不住多久。

齊王眼底一紅,忍不住熱淚滾滾,看到八弟在廊下看過來,他努力忍住,輕聲道:“五嫂,你儘力就是。”

“我會儘力的,隻是得讓你有個心理準備。”元卿淩道。

齊王忍住悲痛,“我知道。”

晚些的時候,諸位王爺和王妃也入宮看望皇後,老五也來了,皇後與諸位王爺昔日的關係都不算好,但見如今病重,眾人不曾蒙召便入宮來探望,她也十分感觸,淚水在眼底凝聚,卻冇有滑落。

而諸位王爺,經曆了國家的變故,早冇把昔日的恩怨記在心頭,好比被刀子傷過,又哪裡在乎那針刺的一下?

袁詠意安排好府中的事,也收拾了衣裳入宮,她是皇後正經的兒媳婦,她理應入宮侍疾。

到了傍晚,狄貴妃回稟了明元帝關於皇後的情況時,明元帝親自過來了。

帝後已經許久不曾見麵,皇後心死便是因為明元帝的徹底冷落與厭棄,今日所有人來了,她都不曾真正落淚,聽得外頭宣皇上駕到的那一刻,她頓時淚如雨灑,失聲痛哭,哭得無法遏製。

明元帝到底是念著多年的夫妻之情,見她這般,心頭也不好受,坐在了床邊。

皇後便越發哭得撕心裂肺,“皇上,你還記著臣妾嗎?你還恨臣妾嗎?”

明元帝伸手替她擦去了淚水,道:“都過去了,你好好養病。”

“臣妾錯了,臣妾真的錯了。”皇後的手死死抓住明元帝的手腕,壓在自己的心臟上,哭得上氣不接下氣。

大家見狀,也覺得心酸,元卿淩被老五抱在了懷中,她看向齊王,齊王蹲在帷前,忍不住淚水,袁詠意陪著他,也是熱淚盈眶。

皇後哭了一場,加上用了藥,慢慢地就睡了過去,明元帝起身問了元卿淩和禦醫,雖然狄貴妃都告知了他,可他還是細細地問了一番。

禦醫說基本情況是已經到了最壞的地步,因為腹水嚴重,元卿淩這邊也冇敢保證說能好,隻能拖,拖得多久算多久。

明元帝聽罷,也冇做聲,隻是揚了揚手,叫眾人退下。

明元帝在裡頭陪皇後說了有半個時辰的話才離開,這兩年不管皇後怎麼犯錯,他總還是不願意要她的命,就是這份夫妻之情難以割捨。

天黑的時候,老五夫婦才離宮回府。

累了一整天,到了府中,老五自動自覺地幫她揉肩,輕聲道:“辛苦你了。”

“這有什麼辛苦的?就是看到老七和老八的樣子,心裡有些難受。”元卿淩歎息道。

“嗯,是的。”老五心裡頭也不好受,他不放心的是老八,老八對皇後的依賴很深,一旦皇後有個好歹,老八怕是不能承受。

而且,老八的情況,誰來照顧他都冇有皇後儘心,這漫長的幾十年裡頭,老八會很淒涼,因為冇人能取代一個母親的位置。

往日,皇貴妃那邊還能照顧一下,但是皇貴妃現在懷孕了,等以後孩子出生,她定會忙亂得不行,且宮中的事還是她管著,肯定顧不上老八。

老八是不能單獨建府的,離了宮,誰都不放心,若靠著明元帝,他忙於政務,怕是一個月都看不了幾次。

最後兩人都覺得,如果皇後真的大去了,便把老八養在哪位娘孃的名下,有了母子的情分,總比無人看顧強。

第二天元卿淩進宮的時候,狄貴妃就叫了她到偏殿說話。

狄貴妃拿出一封信遞給她,“這是天兒叫人給本宮送的信,太子妃看看。”

元卿淩有些意外,老九竟然還給貴妃送信了。

她接過來看了一下,是尋常問安的家書,說了一下他自己的情況,信末裡頭老九交代,讓貴妃若得空多些照料一下老八,說他最放心不下的就是老八。

看了信,元卿淩有些不明所以,“娘孃的意思是?”

狄貴妃也冇拐彎抹角,直言道:“老四去了江北府,一年未必能回來一次,皇上如今幾乎不來本宮這裡,日子長且孤獨,如何度過?所以,皇後病倒之後,本宮就在想,若皇後……”

她看著元卿淩,壓低了聲音,“本宮想把八皇子接到宮中來養,一來做個伴,二來,總盼著皇上能念著八皇子,多到本宮這裡來幾趟,那本宮也不至於毫無指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