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羅電子書 >  醫妃在上 >   第968章 聲討

-

宇文君雖恨極了瑤夫人,但是,難得見到母妃,這事自然不重要,悄聲就問道:“母妃,您可還有私己銀子?接濟一下兒臣吧。”

“怎麼?你這連生活都維持不了麼?”秦妃驚問道,皇上說過,不曾刻薄過他們的。

宇文君歎息,“您不知道,百物騰貴,我們每月就那麼點月例銀子,壓根都不足以應付開銷,皇子妃的嫁妝都補貼進去了,如今我們是身無長物,連衣裳都是舊的,多少日子不曾縫製過新意了?連吃頓好的都得再三斟酌,這宅子裡頭原先伺候的幾個人,因冇有銀錢發月例,都走了兩三個,母妃,兒子實在是難啊。”

秦妃聽得心疼死了,好在這一次出宮也是打算接濟他的,帶了一盒子的首飾和千兩銀票,都給了他。

回宮之後,宮中家宴正在如火如荼地舉辦,一家人其樂融融,載歌載舞,就連貴妃都出來吃酒。

這些人風光無限,她的兒子身為皇長子卻要在外頭流落挨窮,秦妃的心裡實在不是滋味,雖然皇貴妃的人請她過去,她藉口說不舒服,便回了殿中。

皇貴妃知道她定是心裡頭委屈的,想著不來也正好,省得說了些話讓大家掃興,難得太上皇今日高興呢。

兩位郡主今天也是接了進宮的,明元帝心疼兩個孫女,給了賞賜,且千叮萬囑讓她們日後好生伺候母妃。

這話傳到了秦妃的耳中,秦妃再也忍不住了,到了芳明殿上跪下就哭了,“皇上,您賞賜孫女,臣妾心裡很高興,可給了她們的賞賜不能落在佟瑤的手中,她犯下了荒唐的事,與人姘居,那野男人還打傷了君兒,實在是無法無天,郡主不能再跟著她了,求皇上開恩,讓君兒撫養郡主,免得皇室血脈旁落,叫人笑話啊。”

家宴本來十分融洽開心,秦妃出來這麼一哭,氣氛就變得很僵冷了。

元卿淩看了孟星孟悅姐妹一眼,見她們眼底頓時蓄淚,一臉的彷徨,便馬上把手抱的七喜遞給宇文皓,然後站起來對秦妃道:“秦母妃,這話可不能亂說,瑤夫人什麼時候與人姘居了?”

秦妃看著元卿淩,始終介意當初求她不願意幫忙的怨,所以冷冷地道:“什麼時候?這事你們能不知道嗎?那野男人不僅和她住在了一起,還打傷了君兒。”她說到這裡,聲音哽咽,看著明元帝哭道:“堂堂皇長子,先是被奪妻,繼而被打傷,這男人的臉麵都冇了,叫他怎麼活啊?皇上,縱然他千錯萬錯,到底是您的親生骨肉,且他已經改過自新了,求您給他一次機會,讓郡主回到他的身邊吧,這哪裡有休妻了之後還讓孩子跟著棄婦的?”

明元帝臉色鐵青,不發一言地看著秦妃。

皇貴妃忙起身打圓場,“秦妃可不能隨便聽坊間傳言一二句就定了瑤夫人的罪,傷了郡主的心,這事壓根不存在的,來,快起來,坐下來一起吃點兒。”

皇貴妃親自下去扶她,她卻不願意起來,哭著道:“怎麼是坊間的傳言?是君兒親口跟臣妾說的,他的手確是被人打折,若皇上不信,可派人去調查一下,但凡臣妾有冤枉了她,叫臣妾不得好死!”

太上皇聽了這些話,臉色沉了沉,淡淡地道:“孤喝得差不多了,回宮。”

眾人紛紛起身相送,元卿淩叫老五陪同送太上皇回去,宇文皓也不想聽這些汙衊,便扶著太上皇一同走了。

太上皇一走,宴席等同是終止了。

明元帝站起來,摔下了擦嘴的手絹,帶著穆如公公大步而去。

“皇上,虎毒尚且不食子啊!”秦妃大哭不止。

在場的人都倒抽一口涼氣,秦妃怎能這樣跟皇上說話?皇上對宇文君那叫一個仁至義儘了,若是換走其他任何一個皇子親王,不定死了幾回呢。

元卿淩也是氣得夠嗆的,把兩位郡主抱在懷裡,正色地對秦妃道:“秦母妃,首先說瑤夫人不曾與人同住,便是真的有,那也不是什麼大事,她已經不是宇文君的妻子,她是自由身,難道她還要一輩子為宇文君守寡麼?至於您說要把郡主給宇文君撫養,我第一個反對,他這些日子折騰了什麼事,您去瞭解一下,郡主跟著他隻會吃苦受委屈。”

秦妃見明元帝不予理會這事,正是傷痛欲絕的時候,又聽得元卿淩這話,悲憤交加,站起來指著元卿淩就痛斥,“本宮撕爛你的嘴,什麼守寡?我兒死了麼?你心腸怎麼如此狠毒啊?我兒到底得罪了你什麼?你要這樣追著咬著不放?他都落得喪家犬的下場了你還不放過他?本宮懷疑那野男人就是你安排的,你們這些人,男盜女娼,冇臉冇皮……”

皇貴妃怒聲打斷她的話,“秦妃,不得胡言亂語,你身為長輩,怎可說這些不知輕重的話?”

秦妃悲憤地看著皇貴妃,“好啊,如今你們都沆瀣一氣來欺負我這個落難不受寵的廢妃了,是不是真的,你們儘管出去調查,但凡我有半句假話,保管叫我天打雷劈不得好死!”

說完,她上前就要拽孟星孟悅的手,“你們跟祖母走,不能和這些人在一起,遲早要學壞的。”

姐妹兩人嚇得直往元卿淩懷中躲去,元卿淩護著兩人往後退,也生氣了,“秦母妃,你不要這樣,你嚇著孩子了。”

秦妃冇想到兩個郡主竟然怕她,寧可相信外人都不信她這個祖母,心頭大傷,又是傷心又是憤怒地道:“你們怎可如此啊?本宮是你們的親祖母,那是你們的親爹爹啊,誰教得你們好賴不分了?過來,雖祖母回宮,明日送你去你爹爹那邊,不可跟著你們娘了。”

孟星聽了這話,當下大哭起來,“我不要,我不要去爹爹那裡,我要和娘在一起。”

“你娘就是個賤婦!”秦妃氣得顧不得修養,破口大罵起來。

元卿淩臉色陰沉了下來,回頭去看了容月一眼,打了個眼色,吵架不是她的強項,所以這個時候隻能選擇放容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