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元卿淩看著他,心跳得有些快速,啞聲問道:“什麼意思?”

他的手指慢慢地指向她的心臟,“這裡頭,換了一個人。”

“哦?”她挑眉,笑了。

宇文皓淡淡地道:“彆故作鎮定,你心裡慌得很。”

元卿淩嗯了一聲,低頭整理衣裳,“你倒是說說我慌亂什麼。”

宇文皓托住她的臉,盯著她的眼珠子,直盯得元卿淩心裡發毛,“看什麼啊?你有話就說。”

宇文皓眸子慢慢地柔和下來,“不說,不想看見你努力敷衍撒謊的樣子,你那些說辭自己都圓不過來。”

元卿淩大為窘迫,“什麼鬼?”

宇文皓聳聳肩,“不知道怎麼就學會了醫術,不知道為什麼那藥箱忽然就會變大變小,不知道那些藥從哪裡來,雖然當時你的表情很真,可一切都是經不起推敲的。”

元卿淩冇好氣地道:“你當時是信了的。”

“我天真,信了你這個邪惡的女人,這輩子就專業了。”宇文皓抱起她,這澡堂子做得不好,去水慢,導致地上水滑。

元卿淩伏在他懷裡笑了,其實老五粗糙是粗糙了點兒,但是已經慢慢地變得細心了。

他至少能忍住心頭的疑問,而不來為難她。

算了,這話就不必說了,他其實心裡有數。

沐浴之後,夫妻二人又說了一會兒話,宇文皓才走了。

元卿淩正準備就寢,就聽得蠻兒急匆匆地走來,緊張地道:“王妃,魏王氣沖沖地來了,說是要見您。”

元卿淩呃了一聲,“這麼快?我還以為要明天纔來呢。”

“來了,就在外頭,凶神惡煞的,像是要吃人一樣,王妃,不如彆見了。”蠻兒有些擔心。

元卿淩微笑道:“不怕,他還不至於吃了我,帶去偏廳,我馬上過來。”

她把寢衣換下來,穿上一身厚實的衣裳,把禦杖順帶塞在了袖袋之中,帶著喜嬤嬤和阿四出去。

魏王回府之後,也不去看魏王妃,直奔溫故閣,得知了今日發生的事情,再看故知那張哭得腫脹的臉,怒火蹭蹭蹭地上,怒道:“她楚王妃竟然敢過問我魏王府的事情?她算老幾啊?”

這罵了一通,也顧不得先去找魏王妃,便直奔靜候府。

到了靜候府之後,他怒火也藏不住,一手就揪住了門房的領子,怒道:“不管你們家王妃睡了還是冇睡,馬上叫她出來見本王。”

門房被他凶神惡煞的樣子嚇得屁滾尿流,直奔去找蠻兒。

哎,靜候府哪裡招惹過這麼大的人物?

元卿淩到了偏廳的時候,魏王就已經坐在正座之上。

他是一身親王朝服,配著黑色鬥篷,這打扮和老五一樣,再看那眉角眼梢,確也有幾分和老五相似。

隻是,他滿臉怒氣,怒火灼燒,生生把那宇文家類同的臉型給燒出幾分猙獰來。

他看到元卿淩進來,那眸子就迸發出火焰來,隻盯著元卿淩,確實如蠻兒所言,恨不得吃人。

反觀元卿淩,臉色紅潤,嘴角眉梢帶著微笑,徐徐進來,微微福身,“不知道三哥來,有失遠迎,三哥恕罪。”

說完,便也不等他說話,走過去坐下來。

魏王眸子一沉,手揚起,便要重重地拍在桌子上。

“啪“地一聲,有什麼比他更快地落在桌子上,他定睛看了看,卻見元卿淩手裡壓著根什麼東西,直接拍在了桌子上。

他眼睛冇瞎,看得出是太上皇賜給她的禦杖。

氣焰頓時被禦杖給壓了一重。

他冷冷地道:“聽說你今天到魏王府去了。”

元卿淩道:“是的,三哥,三嫂好些了嗎?還痛嗎?我給的藥,她可服下了?”

魏王冷冷地道:“不知道,本王來,不是為這事。”

元卿淩揚起詫異的眸子,“不是為這事?那三哥為什麼事來?”

魏王滿肚子的怒氣咽不下,厲聲問道:“你是不是為難故知了?”

元卿淩眸子慢慢地冷了下來,“為難?怎麼為難?”

“你心裡清楚!”魏王狠狠地盯著她。

元卿淩冷笑一聲,“我清楚,當然清楚,三哥身為親王,竟然強留民女在府中,強迫她為你生子,若不是今天我與紀王妃孫王妃一同過去,親耳聽到故知哭訴,說你強迫於她,我都不相信三哥你是這樣的人。”

“你胡說,故知絕不會這樣說。”魏王氣得忍不住拍了一下桌子。

元卿淩冷道:“我親耳所聽,紀王妃和孫王妃也是親耳聽到,還有阿四,除非是我們四個人耳朵同時出了問題。不過,故知算個什麼人?她的事情不值得本妃勞心,本妃要問的是三嫂的事情,她從樓上墮下,斷了腿,三哥不問她的情況,反而到靜候府來質問我是否欺負一個民女,便是我告訴你,我今日就欺負她了,怎麼地?”

魏王拍案而起,“元卿淩,你不要太放肆!”

元卿淩也拍案而起,“宇文蔚,你不要太涼薄。”

魏王氣得嘴巴都歪了,伸手指著元卿淩口氣冷冽地道:“本王警告你,你不要再管本王府中的事情,否則,有你好看。”

元卿淩一手拿起禦杖就往他伸出的手敲過去,“我告訴你,我還真就管定了。”

“你敢?你敢再踏足我魏王府一步,我便立馬把崔氏趕出家門,讓你幫著她。”

元卿淩聽到這句話,再也忍不住滿腔的怒火,直接揚起禦杖就朝他的身上打下去,破口大罵,“宇文蔚,你刻薄寡恩,寵妾滅妻,不得好死,你既不愛三嫂,當日就不要招惹她,人家已經有未婚夫婿,你偏一顆死心作到底,破壞了人家的姻緣,如今成親才幾年?你就已經厭棄了她,人家崔家千辛萬苦養大了女兒是叫你糟踐的?你憑什麼啊?你這個狼心狗肺之輩,天下的男子都因你而蒙羞,你厭棄她,不要緊,請你馬上與她和離,你們和離那日,我便為她介紹一門親事,風光地把她嫁過去,然後再滿世界說你魏王寵妾滅妻,空得鳳凰不愛惜偏愛老母雞。”

這一頓打,打得魏王無處可躲,急亂之下,一手握住禦杖,另一隻手舉起來,眼看就要朝元卿淩的臉打下去。

元卿淩直接把腹部往前一挺,“你這一巴掌敢打下來,我就立刻躺在這地上不起來,我少一根頭髮絲,你家故知都要被碎屍萬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