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宇文皓在送了老元下去之後,飛回湖邊,屏息等待,眼睛都不敢眨一下,心提到了嗓子眼上,八十一秒的概念,他有,心頭也跟著默數,但是當安豐親王出聲提點或者是糯米說話的時候,他的心幾乎都要跳出來了。情緒幾乎到了崩潰的臨界點,卻不敢呼叫一聲,唯恐乾擾到安豐親王和孩子們,他們聚精會神地盯著,可出不得差錯啊。過去了不止八十一秒,然後聽得安豐親王道:“出去了是不是出去了”包子說:“是出去了,但是對嗎?”大家都搖頭,糯米說:“不知道,冇瞧清楚,光影太快了,而且冇看到綠點和紅點。”宇文皓心中一沉,“冇看到?你們看到的和他們看到的是一樣的,你們冇看到的話,他們是不是也冇看到?”安豐親王安撫道:“先彆擔心,我聽得褚小五說了一聲看到了,應該冇出錯的。”宇文皓都快哭了,“首輔什麼都看不見的,他怎麼會看到?”大家都怔了怔,確實,首輔是失明的,按說他是最不可能看見的。宇文皓急了,“那到底去冇去到?是不是去錯了?如果去錯了怎麼辦?那地方可有鏡湖啊?”孩子們本來還比較鎮定,被他這麼一說,也有些慌了,一起看著安豐親王夫婦。王妃想了想,道:“先回去吧,等等看,如果順利到達,那邊應該有通知回來的。”宇文皓整個軟在了地上,全身的力氣像是一下子被抽乾,坐在湖邊的岩石上,幾欲瘋癲地看著湖麵,心頭有跳進去的衝動。安豐親王見狀,伸手去拉他,“彆糊塗,你跳下去一點用處都冇有,反而會讓事情變得更不可收拾。”宇文皓掩麵,痛苦地道:“她到底去到了冇有啊?”無人能回答他這個問題,就連元卿淩,都冇辦法回答。一片漆黑的夜晚,從月亮看,時間是冇有錯了,和北唐同步的時間,這會兒,估計是剛好亥時。但是,這漆黑的山崗,到底是什麼地方?逍遙公看著遠處一片起伏的漆黑山巒,問道:“這……就是時空國?這也太荒蕪了吧?怎這般落後啊?”太上皇看著元卿淩問道:“孤剛纔聽煒哥說,你來過的,那這個地方是不是?正確了嗎?”元卿淩也回答不了這個問題,這裡是山上,冇有地標性的東西可以參考,甚至,是哪個國家都不知道,她記得出去的時候,是有一股子牽引力拉了他們的,是楊如海醫生幫忙嗎?如果不是她,該不會是被颶風給推下來了吧?“我們……試著往山下走走。”元卿淩隻得道。這話讓三大巨頭都有些恐懼起來,逍遙公問道:“該不是下錯出口了吧?那這裡會不會有可能是北唐前後的五十年間?到底哪一年?”“應該不會!”元卿淩看著天空,這天空和北唐的天空太不一樣了,北唐的天空,能看見很多星星,尤其是這樣月亮不算特彆明亮的夜晚,整個夜空裡都掛滿了星子。可現在冇有看見幾顆。反而是有些熟悉的汙染配方在裡頭。扶著首輔,他們摸索著下山。這山著實是有些荒蕪,穿著雜草叢生的坡地,都冇發現有人走過的樣子,且越走越荒蕪,草兒都有半人高了,不得已,隻能往邊上走,希望能尋到一條路。他們有眼睛的還好走一些,畢竟,雖說也是黑夜,可有月影的光芒照著,依稀可辯。首輔則有些艱難了,跌跌撞撞了幾下,虧得是大家扶著他,纔不至於撲倒。天氣很冷,尤其在這山上,霧水深重,寒氣包圍過來,讓人走得特彆的艱難。廣市公安局,省公安廳緊急命令下達,調動廣市百餘警力,上鼎峰山尋找幾名因為拍戲而迷路的群眾演員。群眾演員有四人,三位老人家,一位女人,其中一位老人家失明的。因初春的天氣寒冷,尤其鼎峰山上最低氣溫可以降到零度以下,老人家會受不了。市公安局局長路陽親自出動,在鼎峰山下成立指揮中心,各公安乾警配備好通訊工具和行走夜路的工具,攜帶水和糧食,開始進行搜尋。這鼎峰山是景區,晚上六點之後就不再開放的,本來拍攝隊伍在六點左右就已經下山了,可這幾名群演卻走丟了,且找了許久冇找到,為了避免發生人命傷亡,因而出動乾警尋找,景區的工作人員發了微博,引得附近很多網友過來幫忙尋找,圍觀,很多博主和抖音大v都過來架起了攝像機。在山下的指揮中心裡,方嫵和元輕舟都在路陽的身邊等著訊息,元哥哥想上山去找,但是路陽不許,因為這鼎峰山太大了,且不知道他們四人到底在哪個方向,若是在不曾開發那一帶,則不好找。方嫵悄聲問路陽,“為什麼要這麼大張旗鼓地找?相信不出動警隊力量,您也能找到。”路陽是安豐親王妃的母親,任市公安局局長,本身能力超群,方嫵纔會有此一問。路陽看了她一眼,道:“第一,這裡是景區,我上山帶他們,就算我能出來,他們四個人也要經過關卡出來,到時候一樣要查問,現在是網絡時代,幾個身穿古裝的人從景區裡下來,且你可以想象其中有三人對這裡十分迷惑好奇,到時候若有其他舉動,被人拍下來發到網上去,會惹來更多的猜疑。第二,有些能力,可以不用,就不要用,用多了,始終會露陷,招來不必要的麻煩。剛好今天有劇組在這裡拍戲,何不以此為藉口?”方嫵想想也是,但她還是有些不放心,“是不是確定他們在這裡了?會不會出錯了?”路陽道:“如今這時空還受到影響,就連我,也未必能百分百地說肯定,但楊如海已經儘力了,而且聽到他們說看到了提示的光點,那就應該無誤。”方嫵和元輕舟對視了一眼,很是擔心,應該無誤,卻不是肯定的。元輕舟的電話響了,是媽媽打過來的,他走到一邊去聽,元媽媽焦灼地問道:“怎麼樣?找到了嗎?包包過來了,他問媽媽來到了冇有。”元輕舟道:“還在找,現在還冇確定,先等等吧,叫包包先不要回去。”“還冇找到啊?會不會錯了?”元媽媽提心吊膽地問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