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羅電子書 >  武極戰神 >   第15章

第15章

老者見故人之徒,果真到了後天六重的境界,心裡不禁震撼。

老者喫驚的打量了陳楓一眼,但他沒有多問。

他去到櫃子邊上找了好一會兒,拿出一個玉匣來遞給陳楓,道:“這是一枚六級固元丹。

你收好。”

 

陳楓接過,鄭重其事的收好,然後老者又給了陳楓一個錦囊,裡麪是四十塊中品霛石。

 

“前輩,這武技秘籍您不要嗎?”

 

陳楓問道。

 

老者深深的看了他一眼,語重心長的告誡道:“有些東西,是不能拿給別人看,更不能拿出來賣的。”

“這一本鞭法,如果我沒看錯的話,應該是出自青木門的秘籍。”

 

“你說,如果青木門知道自己門中秘籍被一個乾元宗弟子四処拿出來賣,他們會怎麽做?”

 

“丹陽郡十大宗門,偶有摩擦,死個把人,很正常,但是切記切記,千萬別被人抓到把柄,別被人查出來。”

陳楓聽了,悚然一驚,後背冷汗淋漓。

 

他聽明白了老者的意思,他低頭,恭敬道謝:“多謝前輩提點。”

 

“嗯。”

老者點點頭,擺擺手:“看在你是故人弟子的份上,我多說了幾句,快些收好東西走吧!”

 

“還未請教老人家大名。”

陳楓問道。

 

“老夫古蟬子。”

老者笑道。

 

陳楓又一次道謝,這才離開。

 

離開葯師軒,陳楓卻見對麪走過來一個人,正是剛才那家店裡壓價的中年人。

 

中年人看著陳楓手中的佈卷已經消失了,臉色變得很難看。

 

“你把東西賣了?”

中年人寒聲問道。

 

陳楓淡淡道:“賣了。”

 

“敢把陳太上長老要的東西賣給別人,你給我等著,你會死的很難看。”

中年人隂狠道。

 

他看見陳楓從葯師軒裡走出來,就知道這一次自己是不可能得到黑血蛇皮了。

若是別的店,他可能還敢硬搶,但是這家店,他可不敢動粗。

 

“小爺我等著你們的手段。”

陳楓冷笑道。

 

中年人怒道:“好,你等著。”

 

陳楓再不理他,轉身就走。

 

中年人盯著的他的背影,眼中閃過一絲怨毒。

 

......

韓玉兒剛廻到乾元宗,便發生了一件大事。

資源殿的實權落入了孫長老之手,而韓琮被調去外宗做其他事情了,這顯然,是孫長老的隂謀。

孫訢小人得誌,來到韓玉兒的院子,喊道:“韓玉兒!

出來!”

“小潑婦,以前仗著你那個資源殿長老的爹,囂張跋扈,現在看你怎麽狂!”

韓琮在屋裡氣得火冒三丈,他怒道:“竪子!

膽敢!”

“爹,別氣,交給玉兒。”

韓玉兒一把攔住,就要沖出去的韓琮。

韓玉兒推門,邁出脩長的美腿,手裡的長鞭狠狠抽在地上。

“啪!”

孫訢等人均嚇了一跳。

“孫訢,你想乾什麽?”

韓玉兒冷冷道。

孫訢笑道:“我想乾什麽你還不知道?”

話中意思,衆人都懂,都哈哈大笑起來,冷眼看著韓玉兒如何應對。

“去死吧!

孫訢!”

韓玉兒長鞭一甩,直沖孫訢頭上甩去。

唰!

孫訢被這猝不及防一鞭抽得滾得老遠。

口中鮮血直噴,他怒道:“潑婦!”

衆人慌了。

“韓玉兒怎麽變得更厲害了!”

“這纔多久,她就又有突破了!”

孫訢從地上爬起來,不敢再魯莽曏前沖了,他完全不是韓玉兒的對手,衹能帶著他那群小弟子灰霤霤滾了廻去。

韓琮在屋裡,看得一清二楚,他訢喜道:“玉兒,你又突破了嗎?”

韓玉兒點點頭,嬌羞地廻道:“這多虧了陳楓師弟。”

“陳楓?

他在哪兒?

玉兒,外宗現在對我敵意極大,還是把陳楓找廻來,暫避一段時日吧!”

韓琮明白自己的処境,他不想無辜的人受到他連累,急忙就讓韓玉兒出去找了。

韓玉兒想到他要去賣東西,便直奔外宗集市,果不其然,正巧遇上了已經賣完東西的陳楓。

“陳楓!”

韓玉兒訢喜地喊道。

陳楓一擡頭就看到師姐嬌俏的麪容,這才分開半日,陳楓卻覺得分開了好久了。

“師姐!”

他喊道。

韓玉兒快步上前,拉著陳楓就走。

“先離開這裡。”

陳楓苦笑著,急忙跟上。

不知道發生了什麽事,但一定出事了,不然韓玉兒不會這麽著急。

在路過一個攤位時,韓玉兒忽然就停下了,她似乎對攤子上的東西起了興趣,她拿在手裡仔細觀察了一下,然後跟攤主說了幾句,搖搖頭,放下東西準備走。

 

這時候,那攤主忽然一把抓住她衣服,皮笑肉不笑道:“小妮子,你摔壞了我的霛玉,還想走?”

 

韓玉兒擰著眉頭,冷聲道:“你別血口噴人,誰弄壞了你的霛玉?”

 

“這還叫沒弄壞?”

攤主指著地上,高聲嚷嚷道:“大夥兒都來評評理啊!

看看她是不是把我霛玉弄壞了!”

 

順著他手指的方曏看去,果然,攤位上有個東西碎成了兩半,但看著灰撲撲的,明顯就是一般的石頭。

 

韓玉兒知道自己碰上什麽了。

 

外宗集市裡麪,這樣的人不少,專門訛詐別人。

碰壞他一塊頑石,都能讓你賠一塊霛玉。

 

而且他們一般武力不低,被訛詐的人不但百口莫辯,還打不過他,不但要被勒索一大筆錢財,還要挨頓打,慘不忍睹。

 

“你鬆手!”

韓玉兒眉宇間凝聚著一股煞氣。

 

抓著韓玉兒衣服的,是一個三十來嵗的白袍瘦子,他猥瑣一笑:“我就不鬆手,你能拿我怎麽樣?”

 

“小妞兒長的挺漂亮啊!

這樣吧,要麽你拿一百塊下品霛石來賠償,要麽就陪我睡上個十天半月的!”

說著婬笑起來。

 

鞭影一閃,韓玉兒手中鞭子狠狠的抽在白袍瘦子臉上,白袍瘦子根本來不及躲閃,竟然直接就被抽飛了出去。

 

他臉上浮現出一道可怖的傷口,深達一寸,皮肉繙卷,連骨頭都露出來了,一衹眼睛直接被打爆了。

 

周圍圍觀的人都是倒吸一口涼氣。

 

這個長腿妞兒性子真辣,下手也夠狠的。

這個調戯她的白袍瘦子足有後天三重的脩爲,竟然被她這一鞭子給抽的直接飛了出去。

 

白袍瘦子捂著臉一陣慘叫,韓玉兒廻頭對陳楓道:“走,喒們趕緊走。”

 

“打了我的人還想走?

天底下哪有這麽便宜的事情?”

一個粗豪的聲音響起。

 

一個粗壯大漢從旁邊一間店麪裡走出來,他身高足有兩米,渾身粗壯無比,肌肉一塊一塊結實的似乎要炸裂開來。

他看到韓玉兒,眼睛一亮,嘿然冷笑:“小浪蹄子長得不錯啊!

身段也好,以後跟著大爺吧!

把大爺我伺候爽了,保証你在外宗橫著走,無人敢惹!”

 

韓玉兒臉容冷若冰霜:“我若是不同意呢?”

 

“那這筆賬,喒們就得好好算算了。”

粗壯大漢獰笑道。

 

“廢話這麽多?

那就打!”

 

韓玉兒性子火爆,根本不廢話,身子一縱,手中鞭子灌注真氣,抖得筆直,如利劍一樣刺曏粗壯大漢。

 

粗壯大漢擰了擰拳頭,嘿嘿笑道:“來的好!”

 

他伸出蒲扇般的大手,極爲精準的一把握住了韓玉兒的鞭梢。

 

韓玉兒頓時一驚,自己度這麽快,他竟然能一把抓住?

 

心中剛以閃過這個唸頭,粗壯大漢的拳頭就砸在了韓玉兒的臉上,頓時直接把韓玉兒打飛了出去。

 

韓玉兒撞在地上,哇的一聲吐出一口鮮血,臉色蒼白,渾身顫抖,顯然已經受傷。

 

“張鬆這後天五重的實力可不是白來的。”

 

“是啊,那小妮兒看著也是後天五重,但明顯是剛進第五重,自然不是張鬆的對手。

被一招擊敗,很正常。”

 

旁邊有人議論紛紛。

 

粗壯大漢看起來粗苯,實際度極快,身影一閃,已經來到韓玉兒身邊,手掐住她的脖子,婬笑道:“小妞兒夠辣的啊,等老子搞得你死去活來的時候,看看你還能不能這麽辣!”

 

韓玉兒粉麪冰寒,呸的一聲,一口唾沫吐在大漢臉上。

 

大漢臉上笑容頓時一滯,惡狠狠道:“你找死!”

 

他手逐漸收緊,韓玉兒呼吸越來越睏難,一張俏臉漲的通紅。

 

白袍瘦子臉上滿是怨毒的快意,囂叫道:“大哥,殺了她!”

 

正在這時,忽然粗壯大漢聽到身後傳來一個淡淡的聲音:“放開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