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兩個訊息,一個好一個壞,先聽哪個?”

走向皇宮時,雷利從外麵走進來,邊走邊說。

他剛從黑暗世界回來。

雖然主神接管了大部分指揮權,但他仍然掌握著最完整的資訊。

秦羽微微皺著眉頭,猶豫了一會兒,說道:“好訊息應該是,厄爾倫德的那些人坐不住了。壞訊息......是龍神界有變動還是主戰場出事了?”

這兩年,大部分時間,地火的化身都在皇宮這邊。

隻是偶爾會去絕望神國看看。是根據三界之戰的主要情況,以及龍神界外圍的大致情況。

秦羽很清楚,是戰爭之主的手下厄爾倫德策劃了刺殺星宿的行動。

他還設計了龍神界,戰爭之主是他最堅強的後盾。

但他冇想到,黑暗世界不僅冇有被抓,反而通過他的策劃,反其道而行之,與冥界聯手,對對方進行了最強的攻擊。

一開始,他以為是聲東擊西,但現在,恐怕有人讓他以為是聲東擊西。

“你這個人......”

沉默了一會兒後,雷利說,“厄爾倫德真的坐不住了。他在龍神界的地位已經被彆人取代了。”

“據我得到的最新訊息,銀龍母子情況良好。好像有個地位很高的老龍出麵了,他們暫時還是安全的。”

這應該是那邊威爾遜的手腳,也不知道他是怎麼說服九頭魔龍王的...

秦羽的心微微動了動。

“壞訊息也被你說中了,與此同時,主戰場的另一邊發生了一些事情,而龍神界的這一邊正在發生變化。”

雷利繼續說道:“在龍神界的這一邊,接替厄爾倫德位置的是奎。以他一貫的風格,這裡很快就會有波瀾。”

“在戰場的另一邊,在主神的帶領下,兩個曙光天堂的神出現了...現在上述策劃者正在和黑暗世界緊急協商進一步的方案。"

在主神之下,最強悍是指巨鱷之神在一個層麵上的極限實力。

如果是前幾年的諸神之戰,這些人至少幾十上百年纔會出現。

曙光天堂這麼早派三個人來,說明有改變被動局麵的需要,直接扭轉戰局。

一般軍團,也就是諸神的指揮和控製,但是對於終極級彆的諸神來說,也就是一句空話。

如巨鱷之神,隻是躺在那裡一動不動,任憑軍團甚至諸神攻擊,誰也傷不了他。

強如巫神,巨鱷之神毫無防禦可言,隻能轟開一個鱷鱗。

而巨鱷之神的身體具有極強的恢複力。如果冇有發展的力量可以完全壓製住他,下一刻可能隻是炸開又恢複。

其他極端的神,可能冇有巨鱷之神這種無敵的神。

但相應的,在發展和實力的掌控上,他們更強大。

他們雖然不能像主神一樣湮滅太空,但是如果儘全力打破一個位麵,還是完全可以做到的。

最終的終極神必須由同級強者來對付。

除非主神或者那幾個至高神來了,否則就是主神召喚主神的力量。

即使是雷利這樣神召喚死亡的力量,他們也無能為力。

但是,戰場畢竟在曙光天堂,如果貿易貿然派出同級強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