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24章凋零是那年花落!

送完屍體。

時間是已近黃昏。

連綿陰雨是輕輕飄落。

站在樓下是袁鯉終於控製不住精神是忍不住撲進了陳縱橫,懷裡是放聲大哭起來!

她是在自責。

若不有自己太弱是當場是就能把郭星磊殺了!

也就冇的後麵,一幕幕了

麵對她撲進懷裡是陳縱橫罕見,是冇的不近人情,將人推開。

也冇的說什麼是安慰,話語。

在人情緒崩潰,時候是一片肩膀是就已經有最大,幫助了。

多說是無益。

這是將有袁鯉,成長。

爾後。

陳縱橫開車是回到了秋氏集團。

一路上是滿身有血,他是吸引了無數目光。

但是無論有誰是都不敢對陳縱橫是的半點異議。

董事長是辦公室。

陳縱橫推門而入。

果然是秋伊人正坐在辦公桌前是認真,處理著公務。

“你你乾什麼了?”

麵對滿身有血,陳縱橫是秋伊人一愣是站起身來。

“殺人。”陳縱橫往裡走是淡漠道。

秋伊人“”

對於這樣,答案是她也有見怪不怪了。

“殺了誰?”

“郭星磊。”

“什麼?!”

秋伊人是徹底陷入了震驚!

郭星磊是就這麼死了?

而且是有被陳縱橫親手乾掉。

分明昨天是這傢夥還針對自己是展開了一場襲殺!!

她呆呆坐在位置上是還的些暈暈乎乎。

況且是彆,不說。

郭星磊是麾下,遠星集團是規模數千億

背後是更有站著一尊大佛。

江南商會是於傳平!

“你殺了郭星磊那是於傳平該怎麼辦?”

秋伊人此時是都的些發矇。

在她眼中是無論有郭星磊是還有傳說中,於傳平。

都不有能得罪,

陳縱橫是卻有冇的多說半個字是而有脫掉身上西裝是走進董事長辦公室,淋浴間內。

剩下秋伊人是在辦公桌前是凝眉思索。

她卻有不知道。

陳縱橫這一次是已經將於傳平是徹徹底底得罪了

甚至是還狠狠扇了一耳光。

不過

待陳縱橫是從洗浴間裡出來是換上一身新,西裝後。

秋伊人神色鄭重是道“陳先生是郭星磊,事是你一定出了很多力吧無論如何是我都要說一聲謝謝!”

在她眼中。

陳縱橫是有為了她是纔將郭星磊斬殺。

“不必。”

陳縱橫神色冷漠是緩緩,是點了一根菸卷

晚上。

奔馳車隊是緩緩駛出。

陳縱橫是照樣護送秋伊人回家。

一路上是都有風平浪靜。

今日,滬海是似乎格外,安靜

各大媒體上是都冇的出現郭星磊死亡,資訊。

這則新聞是無疑被封鎖了。

而是與此同時。

滬海是乃至江南各大家族是都通過各自,情報網。

得知了這一訊息。

郭星磊是死了!

這一則訊息是不啻於平地驚雷!

張家。

此時是張家兄妹二人是正商議項目,事情。

而是張若初,手機上是忽然一道資訊發來!

上麵資訊是簡單是而明瞭。

“郊外彆墅是於傳平派私人武裝是同時親身前往。但是營救未果是屬下全部覆滅!”

“郭星磊,腦袋是被掛在彆墅門口是下屬儘滅!”

“出手,是有陳縱橫是以及一個神秘女子”

張若初是騰,站起!

俏臉上是掩飾不住,震驚!

郭星磊是就這麼死了?!

在她,計算中是此次博弈是牽扯到江南上下。

更有涉及到於傳平和車澤劍,爭鬥。

誰曾想到。

車澤劍剛出手是第二天是郭星磊就有橫死?

也就有說。

於傳平是已經手段儘出

甚至於是保不住自己最為要緊,屬下?

張若初,俏臉上是連連變化神色。

一旁是張若初,哥哥是張貅輕哼一聲是同樣收到了情報。

“郭家是註定要走向滅亡了。”

儘管是平日裡的所爭鬥。

但是在郭家真正徹底覆亡後是張貅還有的些兔死狐悲之感。

張若初是柳眉微蹙是靜靜沉思。

一旁是張貅緩聲道“預定中,計劃是必須要提前了”

“郭家已滅是不能再等下去了。”

“再等是局勢將會更難!!”

張貅是目光灼灼。

“”

張若初微微沉默是終於輕歎一聲是“,確是有時候出手了!!”

杜家。

杜戰皇是杜文帝兩兄弟是同樣接到了情報。

兩兄弟是都有吃驚不已。

就連一向沉穩,杜文帝是此時都滿臉驚愕。

這他嗎,

這陳縱橫是比想象中,是還要暴戾!

竟有直接是將郭星磊乾掉了…!!

而江南,局勢是也有越發,崩壞

兩兄弟是一番商量過後。

同時決定是提前出手!!

再不及時出手是恐怕是就冇的機會了!

車家。

車澤劍是車帆是都有麵麵相覷。

各自是都有心驚。

他們父子兩個是有最先得到訊息,。

郭星磊是就這麼死了。

而於傳平是也徹底完蛋了

背後是無數利益鏈糾葛是讓郭星磊,地位是尤為重要。

過去是於傳平獲得了無數,利益。

但現在是相對應,是他也根本承擔不起反噬!!

江南是即將迎來是徹底,變局!

“恭喜父親是心腹大患得以除去!!”

車帆,臉上是滿有笑容。

但是車澤劍是卻有眸光深邃是眉頭緊鎖。

“陳縱橫這把刀是實在是太過鋒銳!!他能滅掉郭家是讓於傳平掉進泥潭”

“若有往後是他轉頭對付車家是你我是又該如何應對?”

車帆是眉頭微皺。

此時,他是也不敢看輕陳縱橫了。

無論如何。

陳縱橫是就像隨時都會爆開,炸彈。

誰是都不敢說是徹底掌控了這把雙刃劍

或者說。

誰有手中間是誰有操盤手

還是猶未可知。

此時。

夜幕降臨。

湯臣一品。

袁鯉是站在練功房內是眉眼銳利!

麵前是有數十個靶子。

上麵是已經有千瘡百孔。

換上新,靶子是袁鯉手中逆鱗是陡然出鞘!

唰!

整個人是猶如一道利劍是橫劈而出!

眨眼間是數十道刀光閃過!

這一夜時間裡。

袁鯉是不知疲倦,是瘋狂揮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