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51章一朝犯錯,一輩子全毀!

葉亮雙腿一軟,幾欲癱軟啊。

可他此時,被兩名戰士攙扶著,想栽倒在地都不敢。

他隻能強忍著打顫的雙腿,一步一步,帶著這位可怕的左領將,朝著商務部大樓內走去

葉亮整個過程中,身軀幾乎在瘋狂顫抖。

劇烈的驚恐之下,他…根本不敢有任何耍心思的想法。

開玩笑

眼前這他媽…可是江南武營老大啊。

更何況大樓下方,黑壓壓一片迷彩戰士集團,包抄席捲。

葉亮,給他十個雄心豹子膽,也不敢啊!!

葉亮顫抖著,就這麼被兩名盈戰士攙扶著,一步…朝著三樓的審訊室方向走去。

當葉亮穿過審訊室走廊,來到走廊儘頭,最後那件審訊室時。

審訊室門口,那群商務部大樓的保安們,見到這一幕…一愣??

這??

葉主管怎麼滿嘴是血??

臉上,還有一個紅腫的掌印??

啥情況??

葉主管被人打了??

而,與此同時。

當那群保安們,目光驚疑,從葉主管的身上掃視而過,望向了葉主管身旁的一名中年男子。

轟~!

刹那間,所有商務部保安們,身軀猛地一顫?!

這?!

這他媽…?!

肩佩勳章,稻穗兩杠!

左。

左領將?!

唰!

刹那間,所有保安們,麵色震驚駭然!

這他媽…是江南武盟至高啊!

所有保安們,都被這個恐怖的身份給嚇住了。

他們這群,隻是商務部內的小小保安啊。

這輩子,最高…也就見過小級彆的領導。

可…此時此刻,站在他們麵前的,可他媽…是江南武盟分支,最高的統帥啊!!

這他媽!

可是踏一踏腳,江南都要地震的恐怖人物!!

所有保安們,都被這個恐怖身份…給嚇住了。

震驚之下,他們甚至…都忘記了下跪敬禮。

因為,巨大的震駭衝擊,這群保安,全都被嚇傻了。

盛國劍麵色冷漠,帶著一群手下,直接來到審訊室前。

那群商務部大樓的保安們,直接被推開。

盛國劍一步一步,走進審訊室。

當,見到審訊室內,那名被關押在審訊椅子上的西裝青年時。

盛國劍的麵色,猛地一凝!

他當即作揖行禮,猛地單膝下跪!

“江南武盟統帥左領將拜見,陳先生!!”

與此同時,盛國劍身後一群武盟戰士,齊齊單膝下跪…!!

‘呯呯呯’一陣跪地聲,席捲整個審訊室!

唰~!

審訊室外,那群商務部大樓的保安們,見到這一幕…全都震驚傻眼了??

這??

這他媽,什麼情況??

江南武盟將士就連最高統帥都對這個西裝青年,如此恭敬下跪???

這他媽…!!

場麵震駭,前所未有…!

審訊室內,陳縱橫正安靜的坐在那兒,眸光淡然,緩緩,吞吐著菸圈。

他,緩緩側眸。

目光淡漠的掃了跪倒在地的盛國劍一眼。

“你怎麼來了?”

陳縱橫目光微微一愣,掃了盛國劍一眼,吐出一口菸圈問道。

盛國劍跪倒在地,恭敬行禮,“稟陳先生…屬下,屬下遍佈在江南的天眼網線訊息得知您昨夜,被商務部大樓逮捕。”

“屬下淩晨間得知訊息後,便第一時間趕來!屬下來遲一步,還望先生贖罪…!”

盛國劍單膝跪地,恭敬鞠身行禮,道歉!!

陳縱橫眸光淡漠,掃了他一眼。

“退下吧。”

“這裡,是鬨市中心,輪不到你們武盟出麵。你們,彆插手。”

陳縱橫眸光平靜,深吸了一口菸圈,緩緩說道。

的確,城市,有城市的規矩。

武盟陣營,隻是為了…對付戰爭而存在。

為備戰而生。

武盟的作用,是備戰,維護山川和平。

而,城市內部的事情,武盟不應該插手。

內部之事,應當由城市內部機構處理。

巡捕房,特戰隊,戒律院,裁決司。

這些機構,纔是解決城市內部問題的部門。

武盟,不應該出現在鬨市中心。

會引起百姓恐慌,和動亂的。

“可可先生您”盛國劍聲音複雜,有些難斷絕。

“我?我能有什麼事?”陳縱橫掃了他一眼,淡淡反問道。

“讓你的人,都撤離吧。”他抬腕,掃了一眼手錶上的時間。

再不撤離,等到上午九點,上班高峰期,老百姓們開始開車去上班。

若那時候,與武盟的裝甲車部隊碰到,那…影響可就大了。

盛國劍麵色凝重,點頭。

“是,屬下立刻讓集團部隊撤離!”

隨著盛國劍的一聲令下,商務部大樓下,那黑壓壓一片的迷彩戰士部隊,終於齊齊收兵,撤離而去!

而盛國劍本人,卻依舊還留在商務部大樓內。

他脫下的軍裝,換上一身便服。

按照先生的意思,低調行事,身份不能透露。

他就這麼陪在先生身旁,打算…親自恭迎護送陳先生離開。

但此時,陳縱橫顯然,還並未有離開的打算。

他,就這麼淡淡的坐在審訊室內,安靜的抽著煙,眸光平靜淡然。

商務部大樓boss,葉亮跪倒在陳先生麵前,不斷苦苦求饒。

此時的葉亮,幾乎快崩潰了!

這他媽!

自己究竟,是招惹了一尊…怎樣恐怖的存在啊?!

他的心,在顫抖!

那是無儘懊悔,崩潰啊!

今日之後,他的仕途,將徹底毀了啊!!

甚至,能不能活過今日,都是一個未知數啊!!

一朝犯錯…這輩子全毀啊!

“陳…陳先生…小人,小人知錯了求求先生,饒恕小人一條性命…給小人一個改過自新的機會小人,小人從今以後,願意為先生做牛做馬,做先生的狗…!小人麾下,共計一百億的資產,願意如數,全部轉贈於先生…!”

葉亮顫抖著跪倒在地,狠狠磕頭求饒!!

此時,他必須找到一條求生的路啊!

他此時,已經徹底豁出去了。

願意將麾下,一百億的貪汙i資金,全都交出去,送給陳先生!

隻求,花錢,保命啊!!

而,聽到葉亮的這句話,陳縱橫的嘴角,卻是閃過一抹不屑。

一百億?

他,缺這點錢嗎?

“葉主管這些年,賺的還真不少呢?”就在此時,一旁的盛國劍,突然開口了,聲音帶著無儘冷嘲。

一百億。

這,對於陳縱橫而言,的確隻是區區一點零花錢。

可,對於普普通通的老百姓,商務部門主管而言,這簡直就是一百輩子都花不完的財富啊…!!

一百億啊!!

普通人上班一年,充其量也才賺個幾十萬一年。

多一點的,百萬一年。

要多少年,才能賺到一個億?

可他此時,區區一個商務部大樓主管,張口就是一百億??

這,簡直…!

可見,這葉亮平日裡,在工作上,究竟有多目無王法?!

如此肆無忌憚,公開貪贓枉法?!

惡劣斂財?!

這簡直…!!

盛國劍的眸中,帶著前所未有的冰冷。

他身為江南武最高一把手。

一年的薪水俸祿,也才區區百萬一年。

這,若是按他的正常俸祿算,得需要100年,才能攢到一個億啊。

可這葉亮,直接張口就是送一百億??

也就是說,這葉亮…區區一個蒼蠅主管位置,卻貪汙了,前所未有的超級巨財?!

這等性質之惡劣,讓人不敢置信,甚至顫抖髮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