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22章做掉。

陳縱橫直接打開酒精瓶蓋,將濃鬱刺鼻的酒精1液體,緩緩倒在雙手上。

開始用酒精1液體,清洗滿手的血漬。

滿手的血漬,被沖洗掉。

他有潔癖。

很重的潔癖。

所以,殺人之後,要用酒精反反覆覆洗拭多次。

確定雙手上,冇有留下任何血漬後,這才擦乾淨了雙手。

刁著捲菸,轉身,一步一步,朝著病房樓梯上走去

他就這麼叼著煙,一步一步走上了三樓病房。

來到了重症監護室前。

重症監護隔離室內,秋伊人躺在窗台前的病床上,美眸複雜充斥著霧氣,扭頭…望著門口那個黑衣身影的男人。

這一刻的她,情緒有些崩塌。

淚,順著滑嫩的臉蛋,止不住的落下。

“都解決了。”

“你早些歇息吧。”

陳縱橫眸光平靜,淡淡說道。

他走進了病房內,繼續坐回原位,拿起那本小說,翻閱到方纔,摺紙保留的那一頁,繼續翻看了起來。

幾分鐘前。

剛殺完了數千人。

此時,那滿地的屍體,還堆積在醫院大樓外的廣場上。

可他此時,卻淡然自若,竟是安然的坐下,翻閱起了書籍來。

這簡直。

他似乎,根本就不將那數千條人命放在眼裡。

這是真正的,殺人如麻。

若非,親眼所見。

根本無法,將眼前這個西裝儒雅的青年,與方纔那個恐怖的惡魔殺手,聯絡在一起!

反差,實在太大了。

而,與此同時!

距離a號醫院,一公裡外。

一輛加長的寶馬x6轎車,正緩緩停在公路邊。

雨幕中,寶馬轎車內,紅門話事人,任達華,正眸光淡漠深邃,坐在沙發上,深邃的抽著雪茄。

抬腕,看了一眼手錶時間。

已經過去,二十五分鐘了。

按道理,自己那兩個義子,殺戮結束,也該有訊息了吧?

任達華拿起那隻大哥大手機,緩緩…撥通了二義子的電話。

可,結果。

撥打了許久?!

二義子的電話,卻遲遲打不通??

“對不起,您撥打的用戶無應答,請您稍後再撥。”

電話中,傳來一陣機械的語音提示聲。

電話,無人接通??

這??

按道理,自己給義子打電話,義子…應該第一時間接聽纔對!

可為何?

任達華那深邃的麵色,微微一凝。

他,竟是隱隱,感覺到一絲事態的不妙?!

任達華下意識的,急忙撥通了三義子,朱原封的電話。

可,電話,響了很久,依舊…無人接聽??

“對不起,您撥打的用戶無應答,請您稍後再撥。”

十幾秒種後,電話中,又傳來了這麼一道提示應?

這??

什麼情況?

發生了什麼??

任達華隻感覺,心臟跳動的有些莫名霍亂。

他隱隱感覺,出事了!

兩個義子,同時不解電話》》??

難道,綁架任務,出現了什麼問題??

這,不可能啊!

自己,可是派去了紅門…所有人馬!

整整三千號人啊!

這,可是傾巢而出啊!!

怎麼可能…還會出現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