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71章郭少澤的劫!

此時,房間內,所有催眠幻覺,全都消失不見。

雲胤整個人站在牆壁前,雪白的脖頸間,那柄鬼泣匕首,正狠狠牴觸。

隻差一毫,便能刺穿她的氣管。

“死神,有話,好好說嘛~我好歹這幾天,我替你執行保護任務,你對我態度能不能好點?”

雲胤脖子上,被鬼泣匕首抵著,她聲音曖昧輕柔,嗔嬌說道。

與此同時,她那對幽綠色瞳孔,又開始直視陳縱橫。

開始悄無聲息間,試圖催眠死神。

可陳縱橫一句話,就打破了她的所有催眠。

“你在動手,我不介意刺穿你的眼睛。”

雲胤:“”

“開個玩笑,何必當真?”

陳縱橫目光冷冷掃了她一眼,“滾出我的房間。”

雲胤美眸嗔怒,噘噘嘴,長髮一揚,踩著雪白裸足,就這麼身姿款款的走出了臥室。

陳縱橫眸光冰冷,收回匕首。

轉身將門反鎖。

而後,上床睡覺。

隻是,床上卻隱隱飄著一抹淡淡的幽香。

是雲胤那個女人,方纔在床上睡過,遺留下的女人體香。

陳縱橫有些牴觸。

但他也彆無他法,隻能明天有空,將被子換了。

經曆了這兩天在海外的奔波,他此時已有些累,躺在床上,倒頭就睡了過去。

一夜,深邃。

第二天,天還未亮。

陳縱橫便已起床。

在彆墅內,進行了一萬個俯臥撐,一萬個仰臥起坐,一萬個引體向上訓練。

由於身上的裝備都已被毀。

陳縱橫聯絡第三部門,重新運送了他的裝備過來。

一隻全新的歐米茄特工手錶,還有一隻華為,特工專用手機。

晨練完畢,起身走進浴室,準備洗澡。

結果剛一走進浴室,就見到一道雪白酮體的倩影,正躺在浴室的豪華浴缸中,滿滿浴缸的玫瑰花瓣和紅酒。

紅酒牛奶浴。

雲胤躺在浴缸中,長髮清揚,淡淡掃了浴室門口的陳縱橫一眼。

“死神,要一起泡浴嗎?”她聲音輕柔,磁聲魅惑道。

“呯!”迴應她的,是浴室門被狠狠關上的聲音。

陳縱橫狠狠甩上浴室門,轉身走出去。

浴室中,傳來雲胤那一陣銀鈴般的輕笑聲。

而,與此同時。

滬海市,hf區巡捕房大樓。

一間關押囚室內。

郭少澤被關押再此,已經整整一夜。

此時,已經淩晨7點。

可巡捕房成員,卻依舊冇有將他釋放。

昨夜,連續三次提審。

巡捕房成員們,試圖從郭少澤口裡,撬出一點訊息出來。

結果,卻不知這個郭少澤,始終守口如瓶。

根本不肯透露,半點有關於那群越南殺手的訊息。

他的回答,始終是:

‘不知道。’

‘不清楚。’

‘不曉得。’

這,讓案子進入了調查前所未有的困難階段。

此時,郭少澤坐在巡捕房的關押室內。

眸光平靜冰冷,帶著前所未有的深邃。

或許,這群巡捕房成員們不知道的是。

早在,20年前,他還年僅8歲的時候,便已經被父親關押在冰冷漆黑的彆墅地下室內,進行了前所未有的,嚴厲反審訊訓練!

他郭家,能從四十年前,一個小小的彈丸小公司,發展成,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