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64章你的人,好像不夠我打

茶水化劍,襲射眾人。

陳縱橫淡淡的坐在餐桌前,氣定神閒,儒雅之至。

舉手抬足間,便水珠飛射,橫殺一片。

這他媽…簡直…是一尊笑麵修羅!

一杯結束,再斟一杯。

一杯又一杯的茶水,輕旋而出。

幻化成漫天水珠急速飛射在人海中。

前方人海,一片一片的栽倒。

整個總統包間地麵,幾乎被腥血染紅。

屍骸遍地,殘軀哀嚎。

這場麵簡直!

終於,前方那群打手們崩潰了!

一群人驚恐駭然,齊齊倒退。

在恐懼麵前,理智占據了上風。這群打手們…縱使再凶狠膽大…卻也隻是一些凡人。

凡人,哪能不怕死?

一千萬賞金重要,可自己的命更重要啊!

眼前這個青年,簡直就是惡魔。

抬手間,那恐怖的水珠橫飛,如同利劍般貫穿他們一具具同胞兄弟的軀體

這一幕,將所有打手都給震住了!

這他媽到底是什麼手段?!

見過飛刀傷人也聽過武俠小說中的飛葉傷人。

可卻,從未聽過…從未見過以水殺人的啊!

水,乃萬物之柔。無影無形聚散分合。

這種至柔的液體…怎可能…爆發出如此恐怖的力道?

如果說,用物體殺人那還能理解。

畢竟,物體的特征是剛性。比如,鋼筆、木板、塑料等等這些物體本就帶有堅硬的特征,若力道足夠強悍,足以穿透人體。

可,用水殺人?

這,怎麼可能?!

水天下至柔根本無法凝聚!

這完全,違反了正常的能量物理學常識!

這,他嗎到底是怎麼做到的?!

此時此刻,在場所有小弟打手們,麵色猙獰顫抖,驚恐倒退。

所有人,都被那恐怖飛射的水珠給震懾住了!

黑壓壓一片的打手,竟是無一人再敢上前。

陳縱橫,眸光平靜,緩緩坐在餐桌前。

腳踩著丁誌,氣定神閒。

他舉杯,又給自己斟上了一杯茶水。

“丁先生,不知您的教子方法喜歡用文教還是武教?”陳縱橫輕抿一口茶水,眸光微微揚起,望向了門口的丁虎。

“爹救我救我”皮鞋腳下,被踩在地上的丁誌驚恐顫抖…對著門口的父親淒慘喊道,求救!

此時此刻,這位丁家長公子…徹底驚恐駭然…哪兒還有方纔的桀驁氣場此時的他,隻求活下去啊!

丁虎站在包間門口,雙拳緊攥,咬牙切齒,“放了我兒子一切好說你想要什麼…你開條件。”

這,是在求饒!

堂堂,丁家之主…此時此刻,竟然示弱了!

試圖,與陳縱橫談判,求饒。

此時此刻,他彆無法他!

兒子就被人踩在腳底下…他隻能示弱啊,先救下兒子要緊!

可陳縱橫,卻眸光平靜,輕抿了一口茶。

“陳某人並不想要什麼,隻是想讓丁先生你…親自教訓下自己的子女…不過,此時看來,怕是不可能了。”陳縱橫搖搖頭,歎息一聲。

的確,丁虎護犢心切,又怎可能教訓自己的子女?

“除了這個要求…其他要求…隨便你提,你要多少錢?要什麼權利隻要你提,我丁虎,一定滿足你。”丁虎聲音強忍著殺機,緩緩談判說道。

聽到這句話,陳縱橫笑了。

“錢?權?”他的嘴角,弧度中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