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63章教子無方,那我替你教!

“你,焉敢…!!”丁虎雙拳緊攥,整個人咬牙切齒!

此時此刻,這位丁家之主,徹底暴怒猙獰。

陳縱橫坐在餐桌前,輕抿了一口茶水。

眸光平靜的望向丁虎,目光對視。

他…回了四個字,“有何不敢?”

全場所有人:

空氣一片死寂。

這他媽是要和丁家往死了乾啊!

“下麵,再來說一說你兒子的問題吧。”陳縱橫深吸一口煙,蹭亮的皮鞋踩踏在丁誌的臉上,語氣平靜。

“你兒子,自視甚高,多管閒事試圖顛倒黑白,還設下一場鴻門宴。”

“我替你…管教管教這個不成器的兒子這算不算道理?”

此言一出,全場的空氣…再次驟寒壓抑了一分。

丁虎目眥欲裂,一字一句,咬牙切齒。

“你找死!我丁家之事,輪不到你來管!”

“更何況,我丁家的對錯,誰敢判?!你,有那資格嗎?”

丁虎的瞳孔,前所未有的殺戾,他已經徹底動了殺機。

在這片江南片區他丁家的對錯,誰敢管之?

“給你三秒鐘時間,立刻將你的腳,從我兒子臉上移開。否則,我讓你屍骨無存。”丁虎這句話,幾乎是咬牙切齒,猙獰的擠出口的。

“哦,是嗎?我不信。”陳縱橫嘴角揚起一抹弧度,下一秒,他的另一隻皮鞋,突然對著腳下丁誌的左手胳膊,狠狠踩踏了下去!

“哢嚓…!”一聲骨頭被踩碎的脆響,瀰漫全場。

腳下…丁誌的整條左手骨頭,被這一腳,直接踩碎!整個胳膊中間,齊齊凹陷乾癟了下去,腥血淋漓!

“呃啊!!”丁誌癱軟在地,一陣淒慘嚎叫!!

“阿誌!!”父親丁虎雙眼瞪圓,目眥欲裂!!

陳縱橫坐在餐桌前,淡淡抽著煙,那隻皮鞋,依舊穩穩的踩在丁誌的臉上。

“既然,你教子無方,那我…替你教。”

丁虎整個人都在顫抖!!

憤怒,狂暴怒不可遏!!

看著自己親生兒子,被人踩在腳下,如此羞辱?!甚至連手臂都被人踩斷?!

這…簡直是拿刀在狠狠捅刺他的心臟啊!

“給我上!!”丁虎終於,忍不住了他放棄了與這個年輕人談判的機會直接,一聲暴喝!!

此時此刻,唯有強攻襲殺這該死的青年,救下自己兒子!!

嘩啦~!

隨著丁虎一聲暴喝之下,包廂門外黑壓壓一片的人海,如潮汐般,瘋湧而進!

人海呐喊,砍刀鋒芒震顫!

無數人,朝著包廂餐桌前,那一道白皙儒雅的青俊身影,劈砍而去!

空氣,彷彿在刹那,凝固。

陳縱橫依舊,平靜的坐在餐桌前。

甚至,都冇有起身。

他緩緩,給自己倒上一杯熱茶。

而後端起茶盞,輕抿了一口。

與此同時,前方的砍刀已急速瘋狂…劈砍而至。

就在刹那間。

突然!陳縱橫右手的那杯茶盞,輕輕一旋。

“嗖、嗖!”一串茶水飛濺而出化成水珠,被一股輕旋之力附帶…急速朝著前方無儘人海暴襲而去!

以茶代劍!

“噗、噗、噗!”水珠如利劍般,瞬間貫穿了前方數十名打手的軀體!

恐怖的水珠,猶如子彈一般,猛地從打手的軀體中穿透而出!

那群打手們身軀猛地懸停在原地,他們驚恐的低頭看著自己被洞穿的身軀不敢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