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6章螻蟻巢穴

一整個上午,黃家長公子葬禮終止的訊息,幾乎傳遍了全城。

秋氏集團,總裁辦公室。

秋伊人雙手抱肩,站在落地窗前。目光凝望著窗外,可眼神卻冇有焦距。狹長的睫毛輕輕抖動,那是一股隱隱不安的預感。

昨夜,陳縱橫讓她準備了四個花圈。揚言,要出席黃公子的葬禮。

而今淩晨,他竟,真的去了。

秋伊人勸阻不了他,這幾天的接觸下來,她突然明白,這個男人…是一頭閉目沉睡的野獸。她的勸阻不了野獸的。

她更看不透這個男人的內心,她不明白,這個男人究竟打的什麼主意?為何會前去參加黃家葬禮?他難道,不知道一個成語,叫狼入虎穴麼?

黃家葬禮現場,那不正是虎穴之下麼。

從一整個早上開始,秋伊人便心神不寧。而後,得知黃家葬禮被取消的訊息,她的心跳更加淩亂。她最擔心的事情,似乎正在不可控製的發生。

陳縱橫去了黃家葬禮,接著葬禮便取消了?

他在葬禮現場,究竟乾了什麼?

他,還能活著走出來嗎?

與此同時。

大廈,董事長辦公室。

秋懷海同樣心神不定。

他在辦公室內來回踱步,這位年過五十的商場梟雄,此時此刻竟是有些坐立不安。

他在滬海市深耕多年,訊息網也算全麵。當他從手下眼線中得知,搗亂黃家葬禮之人,是陳縱橫時。這位秋家掌門人徹底坐不住了。

緊接著,他再派人前去一探訊息。可時至此時,還冇有任何回覆。黃家已經徹底封鎖掐斷了訊息。

此時,他隻知道黃家葬禮終止了。

至於葬禮上具體發生了什麼?後繼情況如何?

一概不知。

越是不知,便越是不安。

大鬨黃家葬禮,這…無異於飛蛾撲火啊。

那個陳姓年輕人,終究太年輕氣盛了。

縱使他再能打,身手再好。

可那黃家,卻是一整個大族啊。

什麼是族?

成千上萬,血脈綿延。

這,便是族啊!

一人之力,如何…應對千軍萬馬?

小陳他這般舉動,不僅害了他自己。更是將整個秋家都給牽扯進了絕路。

黃家傾巢的報複,要如何應對?

正午,十一點。

烈日高照的秋氏大廈門前,兩名保安駐守在執勤崗位前。四周顯得有些靜謐,初夏來臨的征兆,讓空氣都變得安靜燥熱。

突然,一輛黑色奔馳s600從遠處駛來,緩緩停在了秋氏大廈門口。

一雙黑色蹭亮的皮鞋緩緩跨出,陳縱橫嘴裡叼著煙,氣質儒雅的鑽出了汽車。

他就這麼風輕雲淡,走進了秋氏大廈內。

同一時間,一則訊息瞬間傳遞至整個集團的數位高層耳中。

陳縱橫,回來了。

總裁辦公室。

秋伊人俏臉不敢置信,帶著無儘複雜。

他,回來了?

“立刻,請他來見我。”秋伊人俏臉複雜凝重,對秘書吩咐道

數分鐘後。

辦公室的門被推開。

陳縱橫嘴裡叼著煙,氣質儒雅,緩緩走了進來。

秋伊人轉身,美眸複雜莫名,在這個儒雅青年的身上反覆掃視著

那是一種難以言喻的震驚。

麵前這個男人,幾小時前還在大鬨黃家葬禮。而此時此刻,卻安然無恙的,出現在了自己麵前?

他,究竟是怎麼出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