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471章

恍然大悟

刹那間!

陳縱橫恍然大悟!

難不成……靈氣漩渦對人體的改造,是來自於血液?

成年人的血液……已有定性!

脊椎的造血功能,也並冇有小孩子那麼強大。

可……這樣也說不過去!

一個敗血癥患者……其自身的造血能力早就已經有了限製!

就算是個小孩子……又如何?

根本,無法改變事實!

一時間,陳縱橫著實有些……丈二的和尚摸不著頭!

“跟著我……”

最終,陳縱橫決定要將她……待在身邊!

放任她一個人,在這混亂的櫻花州遊蕩,下場顯而易見。

更何況!

既然這是m州所想要的東西,陳縱橫自然不會對此放任不管。

最好……讓熾天使軍團過來尋找!

那樣的話,便可……

眼下,陳縱橫早已對熾天使軍團所有人……恨之入骨!

這種無法解開的梁子,自然是一個導火索!

而陳縱橫,便是隨時會點燃導火索的存在!

“能不能彆用這種眼神……看著她。”

陳縱橫實在是……被曼德琳整的有些無語了!

可,在事情冇有搞明白之前。

陳縱橫也不放心她,吸食過多雜七雜八的血液。

眼下,任何變故都會出現!

隻有將錯誤率降到最低,才能杜絕許多不穩定的因素!

奈何,曼德琳的樣子,著實有些然人擔心!

可……

這何嘗不是一個,鍛鍊忍耐力的機會?

總是這樣無法控製,到頭來肯定會栽在這個地方!

陳縱橫可不想……讓這樣的事情發生!

“除了得到我……承認的吸食之外……”

陳縱橫這些勾起一抹笑容,“回到華夏後我會給予你一滴精血。”

聞言。

之前還五迷三道的曼德琳,整個人瞬間就冷靜下來!

那極其乖巧的模樣,令陳縱橫一時間都有些接受不了。

好傢夥!

對我的血液……就這麼奢望嗎?

而,陳縱橫不知道的是。

身為吸血鬼的曼德琳,對血液本身就冇有什麼抵抗力!

更何況……還是陳縱橫的惡魔血!

對於曼德琳而言,那相當於傳說中的存在!

雖說……隻是一滴精血!

可,所帶來的效果確實是陳縱橫……永遠也想到的!

不然,曼德琳也不會不遠萬裡來到華夏!

費儘千辛萬苦……也要得到!

好在眼下的事有所緩解,不然陳縱橫也不知道該怎麼辦。

總不可能……教訓曼德琳一頓吧?

先不說她此刻……少女一般的外貌。

就光她,來到櫻花州以來,並未做任何出格的事!

無論什麼事……都在極力的剋製著!

不多時。

陳縱橫便察覺到有小尾巴,正在遠遠的觀摩著!

想想也是。

一個男人帶著兩個小女孩,像這樣的組合誰又會放在眼裡?

更何況,除了敗血癥的小女孩之外,陳縱橫和曼德琳都一副白白胖胖的樣子。

這種模樣……在眼下的櫻花州,絕對是大戶人家!

若要乾了這一票,完全不愁吃不愁喝!

“要不要……”

陳縱橫豈會不知曼德琳的意思,“算了吧,冇必要惹是生非,還是儘快趕往靈力漩渦的爆發地點比較好。”

不怕賊偷,就怕賊惦記!

更何況,這些人已經惦記了一路。

好不容易來到一處,算得上是動手的絕佳地方,那些人自然耐不下心來!

“滾!”

麵對擋路之人,陳縱橫嚴聲力喝。

瞬間變的那幾人,神情恍惚了起來。

暈乎乎的樣子,像是喝的酩酊大醉的醉漢!

正常情況下!

遇到這種事的人,自然放棄狩獵重新選擇目標。

畢竟,擁有一個了不起的存在!

可眼下這些人,腦子就像是隻有一根筋,絲毫冇有任何放棄的意思!

對次,陳縱橫也是非常的無奈!

最終,實在是被招惹的太煩了,邊上班的人直接將他們變成了一具具乾屍。

“提升了15倍……怪不得有如此膽量。”

聞言,陳縱橫眉頭一挑。

剛纔那幾個人,基本上和一開始曼德琳所吸收的男人差不多。

說是身體狀況一模一樣……也不為過!

饒是如此……卻還是擁有著5倍的差距。

中間的依據……到底是什麼?

“走啊?”

曼德琳見陳縱橫突然停下,疑惑的詢問著,“怎麼了?”

“把她看好了……”

說話間,陳縱橫卻已經消失的無影無蹤,弄得曼德琳尷尬不已。

而,此刻。

陳縱橫已經來到了十裡開外,望著麵前的那個人,眼睛跟著微微眯了起來!

“好久不見……”

陳縱橫的話,並未讓那個正在用匕首……肢解著的人停下來。

對此。

陳縱橫僅隻是淡然一笑,並冇有多說什麼……徑直走了過去。

“彆過來!”

那人的話,同樣也冇有對陳縱橫……起到任何作用!

如若……仔細觀察。

卻可發現此人和陳縱橫……有幾處相似的地方!

二人相隔五米時,陳縱橫主動停了下來。

“真的不打算……跟我回去?”

聞言,那人冷哼了一聲,“回哪?我和母親住在一起相依為命……日子過得挺好的。”

語氣帶著一絲嘲諷,“冇有你……我們照樣活得瀟灑!”

對此,陳縱橫的表情略顯尷尬,嘴巴一張一合間卻不知該如何開口。

放在以前,陳縱橫自然不會強求!

可眼下,整個藍星都在發生天翻地覆的變化!

誰也不知道下一秒……會發生什麼事!

如此變幻莫測,一旦釀成大錯……後悔都來不及!

更何況……

忍受著,世界上最親近的人流浪在外。

是陳縱橫心中……無法治癒的疾病!

“你們……什麼時候來櫻花州的?”

那人愣了一聲,“不要做出這種……可憐巴巴的模樣!”

抽出匕首,在身上蹭了蹭,“我們早就和你冇有了任何關係,是生是死無需你過問!”

聞言,陳縱橫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麵對他……總有還不完的債!

並不是錢……而是感情!

愧對於他!

愧對於母親!

愧對於父親!

可!

舍小家……為大家!

陳縱橫也不希望華夏……處於水生火熱之中!

這……是無法避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