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們令我很高興!”

陳縱橫麵帶微笑的點了點頭,眼神掠過每一個人的臉頰。

被掃到的人,就像是打了興奮劑一樣激動不已!

隻因,冇有一人掉隊!

“我們很榮幸能讓修羅大人您心情愉悅!”

帝釋天話音剛落,背後便傳來了一眾人的高聲呼喊“修羅大人,心情愉悅!”

響徹天地的聲音,若要不是因這聚靈大戰有隔音效果。

恐怕,還在熟睡中的秋伊人等人定然會被驚醒!

自然也會被住下來的薛凱倫,知道一些貓膩

“按照你們的進度,本應該對你們逐一獎賞。”

陳縱橫笑容一收、臉色一本、蹙眉一橫,“可華夏的子民們還需要你們去拯救!你們的實力越強,他們將會得到更好的保障”

一番言語,說的所有人是熱血沸騰。

一個個,恨不得現在就去海外施展自身的實力成果。

隻因常年在外作戰,所能想到的也僅僅是外敵。

自然想不到,這一次的危機很有可能出現在內部!

“不驕不躁,繼續努力!”

陳縱橫眼神,落在部眾之首的八人身上,略有深意的看了一眼隨後聲音就緩緩消散。

彆墅內。

陳縱橫麵前站著,以帝釋天為首的八部眾首領。

“修羅大人有何吩咐,我等定不負所望!”

陳縱橫擺了擺手,示意八人坐下。

按照往常,規矩這種東西是不能破的。

在陳縱橫麵前,他們根本不敢坐下!

可,再堅定的性子,也扛不住陳縱橫的氣勢威壓。

饒是如此,八人也在儘自己所能硬扛著。

隻因,率先扛不住的人肯定在八人之中實力是最弱的!

誰不想在陳縱橫麵前表現一番?

龐大的氣勢壓力下,定然會有參差不齊的坐落。

待到帝釋天坐下後,在座的人頓時感到身上的所有壓力一掃而空,像是從來都冇有出現過一樣。

劇烈的反差下,讓他們都開始喘著粗氣調整著狀態!

“不錯”

簡單的兩個字,還有陳縱橫滿臉笑意的點頭模樣。

讓處於極寒下的八人,像瞬間沐浴在陽光下備受溫暖!

“擔子不輕,希望你們能一直堅持下去。”

陳縱橫掏出一包煙隨手一揮,八隻煙淩空飛向每個人的手中。

指尖的摩擦竄出一條火苗,手腕一甩火苗驟然變成八促。

待到陳縱橫點燃,八人這才膽敢還有所動作。

“堅持不懈纔是真理。”

陳縱橫吐著菸圈,彈了彈菸灰,凝重著,“終有一日會比我更強!我期待你們的表現。”

八人肅然起立,火熱的眼神一同看向陳縱橫。

“彆搞這些虛頭巴腦的。”

陳縱橫長出了一口氣,“天下將大變,最終會成什麼模樣我也無法預測,很有可能連我都僅僅隻是個炮灰”

此言一出,頓時讓所有人瞳孔放大,滿臉震驚!

根本不願相信陳縱橫的話,可又不得不信!

隻因他,從未對自己等人說過,哪怕半句假話!

如果要真是如此,那將會是一場什麼樣的浩劫?

“你們,也不必太過有壓力,船到橋頭自然直做好自己該做的比什麼都強。”

說話間,陳縱橫大手一揮。

八本冊子從書房湧出,精準落到每個人的手中。

“這是你們所需要修煉的路徑,一定要按照上麵所描述一個修煉,否則將會出現走火入魔。”

陳縱橫眉頭微蹙,“到那時”

“修羅大人,那種時候不會出現!”

帝釋天說出了所有人的心聲。

跟隨陳縱橫至今,每一句話都是一道法令莫敢不從!

這並不是一個畏懼!

而是心之所屬!

“好!”

陳縱橫掐掉菸屁股,站起身來,“那我就靜等各位的佳音了。”

望著八人離開的背影,陳縱橫流露出一副百感交集的模樣。

這些人,將會帶領修羅軍團走向一個新的高度。

以前是華夏手上的一把利劍!

眼下同樣是華夏的一把利劍!

自己隻不過是代勞而已。

眼下看似陳縱橫自私,卻未曾想他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一個結果!

從天妖大陸歸來後。

眼界,已經拓展開來。

以前僅侷限於藍星。

現在放眼的是整個宇宙。

先不提,乙木玄岩龜和噬星獸的存在。

就連,天妖大陸底下的各大絕巔天王,都不是這些人所能抗衡的。

而廣闊無垠的宇宙中,每一個看似寂靜的地方,很有可能會有極其恐怖的存在!

大到無法估計的宇宙,藏匿的強者更是數不勝數。

在有限的時間內,得到無限的可能,纔可以抵擋任何變數!

放眼星空,才知曉人類是有多麼的渺小。

就像數不清的螞蟻族群,在螞蟻的眼中人類何嘗不是遙而不可及的存在?

隻是人類所麵臨的情況,比起那些螞蟻而言要好上很多。

在徹底暴露前達到所能達到的極限高度,纔有可能在這廣袤的宇宙中存活下來!

翌日。

“怎麼大清早的就愁眉苦臉的?”

秋伊人一言未發,將筆記本電腦螢幕麵對陳縱橫。

看到上麵的資訊,陳縱橫眼睛漸漸的眯了起來!

“在秋氏集團坐鎮,其他的交給我”

秋伊人剛想言語,卻發現陳縱橫已然離開,緩緩放下抬在空中的胳膊,神舟跟著流露出一絲擔心。

隻因,此次馬氏集團來勢洶洶!

原先的供貨商,雖已在帝釋天的操作下,恢複了藥材的供應。

可,帝釋天等人一直在忙碌著修羅軍團等人的實力提升,再加上陳縱橫上次冇有出麵。

從而導致,那些藥材供應商誤以為陳縱橫再次消失,又可以無法無天了!

再加上,馬氏集團的強悍出擊。

重金之下必有莽夫,更何況利潤如此巨大,誰又會跟錢過意不去?

而,此刻。

陳縱橫去找那些供貨商的麻煩,還是直接來到了馬氏集團的大廈下。

那架勢,勢必要以一人之力,挑戰馬氏集團與其背後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