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11章不殺你,誓不為人

深夜,黃家古宅。

一口巨大的黃金琉璃棺材,依舊靜靜橫放在宅院正中央。

二少爺黃泓暉的屍體,仍舊躺在冰棺中。

人死不能複生,按道理,理應三天後,出殯屍體火化。

可,黃征鳴卻並未那麼做。

他要,在兒子火化前,用陳縱橫那廝的血,來祭奠兒子屍體。

隻要,陳縱橫一日不死,那麼…兒子…便一日不火化!

冰棺前,擺放著一張紅木案桌。

黃征鳴雙腿盤膝而坐,就這麼坐在案桌前,月光傾灑,煮酒焚香。

他,已經坐在棺材前,陪了兒子好幾個徹夜。

生離死彆,父親情深。

這些日子,黃征鳴試圖親自,卻毫無效果。

於是,他隻能瘋狂尋找兒子生前所包養過的小三女子,看看是否有被兒子玩弄過,導致懷孕的女人。

他,急切需要黃家的香火傳承。

可無奈,兒子黃泓暉生前玩弄的女人太多,成百上千。

尋找整整數天,冇有任何結果。

而今夜,他在等待,另一個好訊息。

黃征鳴輕端起酒杯,將熱騰煮沸的黃酒,傾倒在地麵上。

“泓暉,今夜…你可以安息了。”

黃征鳴目光幽幽深邃,一股可怕的寒芒閃爍。

“陳縱橫的屍體,應該很快送來了。為父,會親自扒了他的皮,抽了他的筋,用他之血,祭奠你的亡靈。”

“還有那秋伊人,為父會代替你,讓她…懷上我黃家第三代血脈種子。”黃征鳴眸中,猙獰湧現。

今夜一局,儘在掌控。

耗費數億巨資,從海外偷偷潛入引進的軍用高效能炸藥,足以…將那陳縱橫,炸成一堆血肉殘渣。

縱使,他再縱橫匹敵,也…抵擋不住黑索金的爆炸威力!

想到此,黃征鳴眸光冷冽幽幽,再一次倒酒,一口飲儘。

“報!”

就在此時,漆黑的走廊外,一聲急促的‘報’聲響起。

緊接著,一名家仆麵色凝重,急匆匆衝進了宅院。

黃征鳴緩緩給自己倒上一盞溫熱的黃酒。

“如何,那陳縱橫的屍體,送到了嗎?”他聲音幽幽,淡漠的舉杯,抿酒。

“秋伊人,是活捉的吧?”

黃征鳴今夜,有兩個目的。

一、活捉秋伊人。

二、斬殺陳縱橫。

今夜,他派出上百家族精英刺客,外加那整整一車的恐怖黑索金軍用炸藥。

一切,仿若甕中捉鱉。

可,那名手下卻身軀顫抖,猛地跪倒在地。

“派出的一百三十名兄弟…全…全死了。”手下聲音驚恐哆嗦…顫顫巍巍彙報道。

轟~!

聽到此話,黃征鳴的瞳孔猛地一縮!

“什麼?!”他猛地將手中的陶瓷酒碗,一把捏成粉碎!

派出的,數百位頂尖高手成員…全…全犧牲了??!

“那陳縱橫呢?我要知道,他死了冇?!”黃征鳴瞳孔猙獰,聲音如野獸般可怕。

他的手掌,已經被陶瓷碎片給刺穿,腥血淋漓。

那是巨大的怒意,殺機。

今夜,派出去的數百成員,都是黃家頂尖高手啊。

可,此時此刻…卻無一人,安然回來??

這,簡直…是對黃家的重創啊。

一百三十名頂尖高手,儘數犧牲?

“陳縱橫是死是活?!說!”黃征鳴猛地衝到手下麵前,一把掐住手下的脖子,雙眼猙獰入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