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兩聲慘叫幾乎同時響起,迴盪不休!

光是一聽就讓人忍不住起了一身雞皮疙瘩!

在場的全體男同胞都狠狠的打了個激靈,麵色慘白,下意識的弓腰縮了一步!

隻見李四渾身哆嗦個不停,眼睛中滿是紅血絲!

(口)…

臉上全是冷汗,口中發出“嗬嗬嗬~”的聲音。

正丄

而科基則是捂著大字中間,躺在地上瘋狂打滾兒,嗷嗷的叫個不停!

(;′Д`)()(益)

鮮血不停的從指縫中湧出!

臉都綠了!m.

“你…你們…”

這是什麼鬼啊?

為什麼打的是他,受傷的卻是老子啊?

這種極致的痛讓科基整個人都抽吧到了一起,都疼哭了!

連忙從背部延伸出血藤,紮進附近的血藤林裡汲取生命力恢複自身!

此刻劉莽吳良看著李四褲衩上的血,滿臉驚恐!

“這!這難不成就是跟天馬流星爆蛋拳齊名的斷子絕孫戰斧踢?”

“乖乖呦~南神是個下三路攻手的啊,專攻薄弱之處?”

“廢話,就80次機會,當然不能浪費,必須給予敵人毀滅性的打擊!”

李四:(益)!!!

你這還真是毀滅性打雞啊!

雖說我痛會快樂,可這份巨大的痛楚已經掩蓋住我的快樂了哇!

還真是下死手啊?

江南眼睛大亮,一腳下去,刷出了兩份怨氣值?

這…這李四難不成是雙倍金幣卡來的?

而且看李四的樣子,這…這都已經快樂到顫抖,興奮到說不出話來了麼?

好傢夥!

你南哥這就送你上天!

“斬草除根大飛膝!”

說話間一個墊步上前,把住李四的肩膀!

膝蓋宛如出膛炮彈一般頂出,狠狠的撞在了李四的大字中間!

()(口)啊!

“砰!”

一聲炸響,宛如什麼東西爆開了一般,李四整個人都被頂成了大蝦,眼珠子都快瞪出來了!

整個人無力的仰躺在地上,直抽抽……

胸口的“丄”變成了“一”!

遠處的科基又發出一聲宛如殺豬般的哀嚎!

捂著當躺在地上直蹬腿兒!

[來自李四的怨氣值 1000!]

[來自科基的怨氣值 1001!]

江南滿眼的興奮,果真是氣雙倍金幣卡來的啊!

李四哆嗦道:“換個…”

江南一臉激動:“大家一起上啊,李四說他很快樂!看!他都快樂到抽搐了!”

說著抬腿豎起一字馬,對著躺在地上的李四胯下狂劈而下!

“無稽之談開山劈!”

李四:!!!

你這咋還帶連招的啊?

“轟!”

[來自李四…]

[來自科基…]

這一刻,吳良他們也跟著興奮起來,這簡直不要太方便好麼?

留了一部分人防禦血藤攻擊,剩下的人全部圍在李四身邊!

足足十幾隻腳!狂踹李四的雀!

李四鋼牙緊咬!抓住身邊小草!

直想一了百了!

你們簡直太殘暴了,多少給我一口喘息之機啊!

哪怕老子是受害狂魔,也扛不住這麼造害啊?

分泌出的多巴胺已經壓不住這宛如海浪一般襲來的痛楚了哇!

這一刻,李四身上的正字筆畫瘋狂消失!

而遠處的科基,慘叫就冇停過,無論用血藤恢複多少次,下一刻都會被無情踹碎!

無儘的痛處已經快擊潰他的意誌了!

跪在地上瘋狂磕頭!

_(ж」∠)_

“各位爸爸!各位祖宗!你們不要再傷害他了啊!”

“他可是你們的隊友哇!住手!快快住手!”

哪怕可以用血藤恢複,但那非人一般的痛處還要忍受的啊!

然而江南根本不停,反而愈發的興奮起來!

李四是不是真的快樂我不知道!

反正我現在是雙倍的快樂啊!

“嘶~你們看!李四都快樂的翻白眼兒了?弟兄們加把勁兒啊!”

李四:()

就在這時,火鉗劉明拎著一雙巨大的火焰蟹鉗衝了過來!

“哢嚓哢嚓”剪的直響!

“都彆動!樣我來!我最擅長剪草除根了!”

隻見劉明兩隻大火鉗狠狠的剪下!

兩聲慘叫不分先後,迴盪不休!

此刻,夏瑤血小板她們紛紛捂臉,這一幕根本不忍直視哇!

而一旁的山貓渾身散發出無比恐怖的力量波動!

拳頭上綻放出耀眼的藍色光輝,正是蓄力技能!

全身的力量已經積攢到了極致!

“我也來打一下好了!”

李四驚叫:“彆!彆踹了啊!80次都用光了,我身上都冇正字了!”

“快停手哇!再打真就給我就地正法了啊!”

江南眾人連忙停手,都是一臉的意猶未儘!

隻見李四躺在地上直抽抽,涕淚橫流!

你們倒是查著點兒啊?踹了我一百多腳?正字早就用冇了!

劉莽額頭暴汗:“快!快扶我四哥起來!“

兩人連忙把李四扶起,此刻的李四不打個馬賽克什麼的都冇法看了啊!

身上開始冒白煙,緩緩修複起來!

江南嚥了口唾沫,默默遞過去一條浩克牌褲衩!

“穿上點吧,算哥送你的!”

李四顫抖著接過褲衩,咋的?你還想管我要錢啊?

可當個人吧!

一旁的山貓微微失落:“欸?不能打了麼?”

力自己都蓄好了,就等著一下送他上天呢!

江南咧嘴一笑:“怎麼不能打?你打我好了!”

山貓:???

你…你也有這方麵的嗜好?

此刻的科基躺在地上吐著白沫子,整整78次哇!

經曆了78次斬草除根的科基直感覺世界都已經灰暗了起來!

心理造成了極為嚴重的創傷!

哪怕有血藤恢複,可還好不好使誰都說不準啊!

[來自科基的怨氣值 1000!]

不禁滿臉猙獰道:“你們給老子等著!我一定要讓你們死在這裡!挨個給你們…”

話還冇說完,隻見山貓那冒著藍光的拳頭以不可抗衡的姿態,狠狠的朝著江南砸來!

科基心中猛的升起一股不好的預感!

記得江南跟那個沙包男都拍了自己屁股一下的!

那豈不是說……

“盾山禦!”

哪怕那一拳不是朝自己打來的,科基還是立馬放出了防禦靈技!

渾身肌肉隆起,堅硬如精鐵,黃色狗毛膨脹,整個人都蓬蓬起來!

“置換!”

下一刻,科基直覺得眼前一花,人就已經出現在了江南原本的位置上!

而迎接他的,正是山貓的蓄力一擊!

我就知道!

你倆就冇一個好屁,全是穿一條褲衩子的啊!

身子竭儘全力,朝上一竄,血藤甩出,提前插進地下!

山貓一拳狠狠的砸在了科基的胸口上!

“轟!”的一聲巨響!

科基的側邊半個身子都被砸碎了,狂野的力量宛如怒龍一般衝出!

將山貓身前的一切全部粉碎,甚至那密密麻麻的血藤林都被砸爆!

凶悍的力量在地上犁出了一道寬達50米的土溝,延伸出近千米!

氣浪吹的眾人不住的後退,眼睛都睜不開!

吳良劉莽都張大了嘴巴,滿臉驚恐!

這什麼恐怖的破壞力啊?

龜派氣功麼?

純力量係將力量提升到極致,破壞力也太驚人了!

李四都嚇哆嗦了,剛剛自己要是真被山貓打一拳,怕是直接就得掛吧?

不過南神這是什麼靈技?

比我還騷啊?

能直接把人換過來的?

雖然乾碎科基半個身子,但提前做好準備的科基並冇掛!

愣是吊住一口氣,神色猙獰!

不!我不能死!我死了,誰去守護薇薇姐?

豈不是讓那幫死舔狗上了位?

而且薇薇姐知道我死了,一定會很傷心的!

身為男人,怎麼能讓自己的摯愛流淚?

血藤恢複下,其傷勢快速痊癒,愣是讓其恢複了行動能力!

“疾速飛腿合金鑽頭!”

霎時間,其頭部開始瘋狂的左右搖晃,甚至都甩出了幻影!

宛如落水狗爬上岸之後的甩水動作一般!

其頭部竟然形成了一道鑽頭幻影,配合疾速飛腿的驚人速度,愣是從戰場中心撞了出去!

就連黑鴉的影子束縛都冇來得及抓住!

“鵝哈哈哈!鯊我?休想啊!”

說話間科基的身子朝著遠離江南的方向瘋狂飛奔!

剛剛老子距離他三萬米都給我換過來了?

他隻有鉑金,技能範圍這麼大的麼?

那老子就一直跑!

隻要老子跑出他的技能範圍!就休想再把我換過去打啊!

離他五萬米遠好了!

不不不!保險起見,離他六萬米遠!

隻見江南數個瞬移衝回戰場,看著跑路的科基也是一臉驚愕!

這傢夥有點東西的,這都不死?

還想跑?

難不成這就是傳說中的狗頭保命麼?

說著掏出一頂原諒帽就塞給了吳良,不禁咧嘴一笑!

“山喵姐姐?憋好了麼?”

隻見山貓的拳頭上再次亮起藍色光芒,已然蓄力完成!

“來!”

江南咧嘴一笑:“置換!”

科基眼前一花,甚至還保持著飛奔的姿勢!

可眼前卻已經是藍光耀眼!

(~)′-(﹏)

不禁滿臉驚恐!

老子都離你六萬米遠了,你還能換?

人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