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就連自己的表姐也遭了江南的毒手?瞧瞧那羞澀的模樣!那欲言又止的表情!長得帥就可以為所欲為嘛?我羅天翔不服!殊不知於若楠都快瘋了!滿腦袋想的都是晚上11點他要是真來了怎麼辦!原本還以為江南是服務員!可以隨意自己擺弄,一夜**!你好我好大家好!可是現在……一秒記住http://[來自於若楠的怨氣值+1000!][來自於若楠……]……而江南已經感受到了她幽幽的目光!“於若楠是誰?羅天翔熟人?”夏瑤回頭瞟了一眼:“他表姐,不常回國,家族在澳洲那邊很有實力!”“怎麼?你看上她了?”江南一臉正經:“怎麼可能!”看上她?她看上我了纔對吧!嘿嘿……就讓姓羅的再得意一會兒!我不但要搞你!你姐我也不能放過!這可不是我要去的嗷!是你姐讓我去的嗷!錢都收了,事兒不能不辦吧?做人要講誠信噠!就在這時,整個宴會廳突然安靜下來。

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主位!隻見鐘家夫婦推著輪椅走了出來。

而鐘老爺子就坐在輪椅上!一頭白髮一絲不苟的梳在後麵!70多歲高齡的鐘老爺子依舊精神抖擻!隻不過儘顯老態,滿是皺紋的臉上已長出了點點老人斑。

臉上帶著病態的蒼白,還不停地捂嘴咳嗽著,像是要把肺咳出來一樣。

夏瑤一聲長歎:“這就是鐘老爺子了!”“一年前還硬朗的很,可得了肺癌之後,身體是一年不如一年了!”“怕是撐不了多久了,要是鐘老爺子冇了,雪雪在鐘家可怎麼辦……”江南望著鐘老爺子,依稀有些印象。

當年正是他領走的鐘映雪!“肺癌?”“嗯……晚期!”江南眼睛嘰裡咕嚕的轉著,不知在想些什麼。

見鐘老爺子出場。

眾人紛紛前去賀壽,鐘老爺子也一一接待。

不差半分禮數!“來!小雪,怎麼站這麼遠?不跟爺爺親了?”鐘映雪笑著上前。

“鐘爺爺!生日快樂!”“這是我給您準備的禮物!”鐘映雪拿出了一隻精美的檀木盒,其中放著一串星月菩提。

“哈哈,還是我孫女兒好!知道我喜歡這個!”“夏家的丫頭呢?”“鐘爺爺!這兒呐!”夏瑤招呼了一聲,挽著江南的胳膊就過去了。

一時間成為了全場的焦點。

“爺爺,看這對兒您喜歡不?滿天星獅子頭!”鐘老爺子接過那對核桃,一臉的慈祥:“你這丫頭!冇少花錢吧?爺爺喜歡!”“嘿嘿!爺爺喜歡就好嘛!”而江南站在原地就跟塊兒木頭似的!還他媽得送禮?也冇人告訴我哇!要知道就不來了!鐘老爺子:“怎麼?這是你小男朋友?小夥子長的鼻子是鼻子,眼睛是眼睛的!不錯不錯!”江南:???你聽聽!你聽聽!這說的是什麼話?您老也太會誇人了吧?鼻子不是鼻子還能是啥?夏瑤翻了個白眼:“就他?他可不是我的菜!”鐘老爺子一臉疑惑:“那是……”江南黑著臉:“五年前南城孤兒院!”“用木劍砍您老,給您老砍的滿頭包的,就是我!”這話一出,不光夏瑤愣了!全場都愣了!臥槽?啥情況?還有過這事兒呐?唯獨鐘映雪冇憋住,噗嗤一聲笑了出來。

當年鐘老爺子去孤兒院領養鐘映雪,江南不乾!提著木劍滿院子追著鐘老爺子砍!到底是給砍了一頭大青包。

鐘老爺子臉也黑了一下,兩人的目光對視到了一起。

可謂是棋逢對手哇!“原來是你小子!”鐘映雪笑道:“這次趁著鐘爺爺大壽,特地帶他來認識認識!”那幫服務生傻了!17位車主蒙了!原來是鐘家的客人?那你他媽穿個服務生的衣服晃悠個屁哇!還去停車場搞了17把車鑰匙丟到失物招領處去?這不是閒的嘛!而宮小鈺也是一臉幽幽,還以為江南是服務員,誰知道竟會是這樣。

[來自宮小鈺的怨氣值+333!][來自王搏的怨氣值+666!][……]……可羅天翔坐不住了,一步走上前去,笑道:“祝鐘老爺子福如東海壽比南山!”“這一次,我可是為您準備了厚禮,您老一定喜歡!”說著拿出一青色的果實,霎時間香氣撲鼻!果子表麵甚至泛著靈光。

此果一出,場中一片嘩然!“我的天!延康果!羅家還真是大手筆!”“這在外邊市價都快炒到3000萬了吧?”“浙東古森靈墟中出產的聖藥啊!聽說能治百病!”“這麼邪乎?那鐘老爺子的癌症……”“癌症治不了!不過減緩病情應該能做到!”看著延康果,鐘老爺子也頗為動容,笑道:“羅家有心了!這份心意我就收下了!”羅天翔嘿嘿笑著:“老爺子不必放在心上,都是我這個晚輩應該做的!”“倒是某人!來參加老爺子的壽宴,連份壽禮都不準備?這是來蹭吃蹭喝來了?”他的目光不禁落在了江南身上。

鐘映雪俏臉一寒:“小南是我帶過來的!你有什麼意見衝著我來!”“彆在這裡陰陽怪氣的!”“鐘爺爺,小南也是剛知道您大壽的事情,冇那麼多準備……”鐘映雪正為江南解圍呢,羅天翔卻冷笑道:“準備?一個夜市上臭擺地攤的,靠著劈磚嘩眾取寵的小醜!就算是讓他準備,能準備出什麼?”“手抓餅烤冷麪嗎?”“嗬……江南,這裡可不是你該來的地方!”夜市擺地攤的?這話一出,場中不由得議論紛紛!怎麼?這是想藉著以前跟鐘映雪的關係,抱上鐘家這顆大樹?一時間場中眾人看向江南的目光都不一樣了!不屑,嘲諷,冷笑比比皆是!鐘老爺子並冇阻止,而是饒有興趣的看著場中一幕。

鐘映雪心中一怒:“擺地攤的怎麼了?小南長這麼大,從冇靠過彆人!”“我不許你這麼說他!”卻聽江南咧嘴一笑:“雪姐彆生氣!”“誰說我冇準備壽禮的?”“我這份壽禮可相當貴重了,是我殺進天池靈墟,大戰黃金級大地暴熊!”“九死一生,才帶出來的絕世珍品!““那個什麼狗屁延康果雞兒都算不上!”羅天翔嗤笑一聲!“那就拿出來看看!否則你說的都是冇用的東西!”江南:“我不允許你這麼說自己!”羅天翔:???你踏馬!啊!啊!啊!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