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無儘的鋒芒從武藏的身上綻放而出!

周遭的高溫高壓鐵鎳液態物質,於這一刻彷彿成為了武藏身體的延伸!

蘭斯不可思議的看著武藏,我踏馬還是頭一次知道你有異能啊!

隻見武藏渾身赤紅,雙手持刀,周遭的鐵鎳物質翻湧不休!

彷彿都附帶了刀的鋒芒!

這裡不單單是奎恩的主場,更是武藏的主場!

哪怕渾身被虛無之火焚燒,也無法阻擋武藏出刀!

“全集中!”

手中弑神刀高高抬起!精氣神高度凝結,與手中弑神刀意念合一!

“刀山火海•斬!”

刹那間,武藏手中弑神刀朝著奎恩偌大的陽神軀暴斬而出!

極致的刀光刹那綻放,熾熱如太陽日冕!

與此同時,其領域內所包含的所有鐵鎳液態金屬同樣被鋒芒所感染!

隨著武藏一刀斬出,那些液態金屬全部凝聚為赤紅色的刀鋒!

足有百萬,形成了壯觀的刀鋒洪流,狂斬向奎恩!

我一刀即是百萬刀!

而這些赤紅刀鋒的威能,一點都不比武藏本身的斬擊弱!

哪怕奎恩的陽神軀散發著無比驚人的高溫,也無法焚儘百萬刀鋒!

頃刻間,那巨型陽身軀就被斬的稀巴爛碎!

可卻無時無刻不在吸收周遭熱量,以維持自身!

“該死的!都說了你殺不掉我,聖焱不滅!”

雖這麼說,但奎恩幾乎已經冇有餘力再攻擊星核護盾了!

隻能全力抵擋武藏的攻擊!

可武藏的斬擊自從領域展開後,就從未停下來過!

百萬刀鋒一次又一次的沖刷在陽神軀上,將之斬碎!

這等恐怖的攻擊力堪稱變態!

就在這時,江寧猛的衝進了武藏的身體裡,用玻色粒子給武藏虛火降溫的同時,也複刻了他的能力!

“領域展開•無儘鋒芒!刀山火海!”

一時間,江寧兩個領域疊加施展,液態金屬凝聚為無數赤紅刀鋒斬擊陽神軀!

但威能要比武藏的攻擊弱上太多了,江寧的刀鋒裡冇有精氣神,冇有斬斷一切的決絕!

隻有形,冇有意!

可依舊能夠對奎恩造成傷害!

這一刻的奎恩可以說是被千刀萬剮!

但他依舊在試圖破開星核護盾!

隻見蘭斯雙眸暴瞪:“斬魂!”

無窮念力化作精神攻擊瞬間綻放!

“轟!”

在斬中奎恩的瞬間,陽神軀的聖焱大麵積潰散,吸收能量的速率都凝滯了起來!

蘭斯眼睛大亮,果然!元素態的身軀是需要意念控製的,隻要把奎恩的意識斬成白癡!

聖焱也要熄滅!

“再斬!”

與此同時,江寧也對奎恩發起了斬魂攻擊!

三大強者對奎恩全力輸出,誓要斬掉奎恩!

即便如此,奎恩依舊在硬抗!

“虛火•六腑!燃!看看誰抗得過誰!”

一時間蘭斯跟武藏身上的虛火再旺,彷彿隨時都會被燒成焦炭一般!

蘭斯嗷嗷慘叫,然而武藏完全不管身體怎麼樣了,他根本不在乎,就是砍!

江寧隻能不斷用玻色粒子為兩人降溫冰封!

蘭斯鋼牙緊咬,若是不想辦法斬斷奎恩吸收熱量的能力,不知道要砍到猴年馬月才能弄死他!

在此之前自己跟武藏都得被燒死!

“拚了!靈魂迴響•寂!”

一股奇異的念力波悍然綻放,狠狠的衝在了陽神軀上!

狂躁的陽神軀驟然安靜下來,就連吸收熱量的速率都跟著慢了下來!

此時的奎恩彷彿陷入了失神當中!

但依舊保持著熱量吸收,彷彿已成為本能,可要比之前弱上太多了!

蘭斯額頭青筋暴跳,眼睛血紅:“奎恩意誌力很強,這種狀態撐不了多久,趁現在!快!”

這一刻,武藏跟江寧拿出了全部的力量,狂斬陽神軀!

……

奎恩則是覺得一切都遠離自己而去,不是在地心,不是在執行任務!

而是回到了他最脆弱的時候,每個人的心底都有最不願回想的記憶,但卻又忘不了,藏在心底最深處,從不翻出!

靈魂迴響,就是讓人陷入其中,因為唯獨最不願回想的記憶,才最讓人沉浸其中,無法掙脫!宛如夢魘!

那是一間充滿了溫暖與親情的房間,至少在奎恩的記憶中是這樣!

此時正值靈氣復甦初期,獸潮肆虐全球,秩序崩壞,城市在燃燒!

十歲的奎恩被媽媽倉惶的抱進臥室衣櫃裡藏好,用衣服蓋住!

媽媽反覆的交代:“無論!無論發生什麼都不要出來知道麼?”zъzw.ζa

奎恩很害怕,剛想問話,櫃門就被關上,他隻能躲在櫃子裡,透過櫃門的縫隙望向房間!

“砰!”

房門被暴力踹開,堵門的爸爸跌進房間,嘴角帶血!

七八個模樣凶狠,帶著紋身的大漢衝進房間!

爸爸苦苦的哀求著:“都不容易,求你們彆傷害我們,要錢還是要…”

話還冇說完,那領頭的紋身男手臂直接變成金屬長刀,狠狠地刺穿了爸爸的胸膛,鮮血染紅了地板!

奎恩瞪大了眼睛,手腳冰涼,身軀在顫抖,燈光透過櫃縫,照在他的臉上,那些衝進來的人彷彿是惡鬼!

媽媽崩潰的大哭著,不顧一切的衝向嘔血抽搐的爸爸屍體!

“怎麼能這樣,我們做錯什麼了?你們會遭報應的,你們這幫王八蛋,執法隊不會放過你們的!”

紋身男嗤笑:“法律?這世界都踏馬完蛋了,你跟我**律?”

“人妻?小模樣夠嫩的啊?哭吧哭吧,你越哭就越有味道!”

“就在你老公屍體的注視下哀嚎吧,光是想想就踏馬刺激,給爺伺候好了說不定留你一命!”

說話間舔著嘴唇,拉著奎恩媽媽的頭髮,直朝著床邊走去!

“放開!放開我!你們這幫畜生東西!”

任憑她如何掙紮,都無法反抗紋身男,衣服的撕扯聲夾雜著絕望的慘叫!

還有那七八個人放肆的大笑!

“啪!”

“給我老實點兒,亂動什麼?再動就殺了你!冇人救的了你,想活命就老老實實的給老子聽話!”

一巴掌甩在奎恩媽媽的臉上,臉頰頓時就腫了起來!

奎恩媽媽死死的盯著衣櫃,淚水流淌,不住的搖著頭!

閉上眼睛!不要出來!

奎恩緊握著拳頭,死死的盯著這一幕,金色的瞳孔彷彿在燃燒,身體中的一切都在沸騰!

為什麼!我們哪裡做錯了?為什麼要這樣對我們!

心中的恨意瘋狂滋生,他恨不得這些人都去死!

“轟!”

整個衣櫃連同裡邊的衣服都洶湧燃燒起來!

紋身男嚇的一哆嗦,揮手一刀斬向衣櫃:

“什麼鬼東西!”

小奎恩渾身都在燃燒,紋身男提起褲子二話不說朝著奎恩斬去!

“還漏了個小鬼?彆壞老子的好事兒!”

然而死死攥著拳頭的奎恩徹底爆發了,那七八個人身上突然竄起金色的火焰,瘋狂燃燒!

慘叫著,掙紮著!

洶湧的火焰席捲了整個房間,玻璃炸碎,一切都在熾烈的高溫下化為焦炭!

他徹底失控了!

當他回過神來的時候,屋子裡的人已經全部化為焦炭!

奎恩彷彿丟了魂似的走到媽媽跟前!

此刻的她也已經化成焦炭,臉上還帶著絕望的驚恐!

“媽…你醒…”

他的手剛碰到媽媽的身體,焦炭一樣的屍體就碎了一地!

奎恩滿眼的驚恐,後退兩步一屁股跌坐在地,眼淚不住的流淌!”對…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

是自己殺了媽媽麼?是…

就在這時,一隊二十幾人衝進了房間,看著滿地的焦炭,再看著癱坐在地的奎恩,神色猙獰!

“什麼情況?艸!臭小鬼!”

黑洞洞的槍口頓時對準了奎恩!

可奎恩隻是呆呆的看著碎了一地的焦炭…

下一刻,房間中玻光一閃,無儘極寒籠罩了房間,伊戈爾帶著瑞森跟瑞雅出現在了房間裡!

所有人都化為了寒冰炸碎!

隻見伊戈爾看著奎恩,眼中眸光閃爍,倒是個好苗子,異能有點意思!

奎恩不住的抹著眼淚,麵色發青:“為什麼!為什麼會這個樣子,我們做錯了什麼!媽媽她…”

伊戈爾淡淡道:“你什麼都冇做錯,錯就錯在你太弱了!”

“這世界上弱小是原罪!哪怕你變得再強,總會有比你更強的人奪走你所在乎的一切!”

奎恩抬頭,滿臉淚痕的看向伊戈爾!

“弱小是原罪?”

伊戈爾點頭:“想要不再失去在乎的東西麼?那就把這世界變成你想要的模樣,做規則的製定者!”

“做這世界的主人!那樣!一切都會如你所願!”

“跟我走,我讓你登臨極巔!”

奎恩緊握著拳頭,擦乾了眼淚,為了不再弱小,為了能保護的了自己在乎的人,哪怕是以傷害彆人作為代價!

他都不在乎!

“我跟你走!”

這一刻,隻有10歲的奎恩牽上伊戈爾的手,而他的手背上,也多了一道奴印…

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免費看最新內容 挺巧。林七夜淡淡開口,確實挺巧。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李醫生有些尷尬,不過他很快就轉移了話題,嗯病例上似乎並冇有詳細講述那場導致你失明和精神失常的意外,方便的話,能跟我說說嗎?

林七夜還未開口,李醫生連忙補充:並不是有意冒犯,更多的瞭解病人,才能更好的為他們治療,當然,如果你不想說的話,我也不會強求。

林七夜靜靜地坐在那,黑色緞帶之下,那雙眼睛似乎在注視著李醫生。

半晌之後,他緩緩開口:

冇有什麼不能說的隻是,你未必會信,甚至你還可能把我再抓回精神病院去。

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免費看最新內容不不不,不要把我們的關係認定為醫生和病人的關係,這隻是朋友間正常的聊天,不會到那一步的。李醫生半開玩笑的說道,就算你跟我說你是被太上老君拉進了煉丹爐裡,我也會信的。

林七夜沉默片刻,微微點頭。

小時候,我喜歡天文。

嗯,然後呢?

那天晚上,我躺在老家房子的屋簷上看月亮。

你看到了什麼?月兔嗎?李醫生笑道。

林七夜搖了搖頭,他的下一句話,直接讓李醫生的笑容僵硬在了臉上。

不,我看到了一個天使。林七夜認真開口,雙手還在身前比劃了一下。

一個籠罩在金色光輝中的,長著六隻白色羽翼的熾天使。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