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那得了眼氣的壯漢頓時就急了!

“你看你看!我就說吧?這妖女嘴巴開了光的!”

“這是什麼異能?”

一旁那兄弟滿臉驚愕!

Σ(д)“我丟~這,這巧合的吧?”

“愣著乾什麼?還不快去修音響?”

這一刻,儼然成了全場焦點的江天晴並不慌張,反而有些小興奮!

言靈什麼的也太帶勁兒了吧?

見所有人都看著自己,江天晴冷著臉:“都看什麼看?華夏天晴戰神!冇見過啊你們?”

卡座上的眾大佬撇了江天晴一眼,也冇在意,全當是巧合了!

夏瑤大眼嘰裡咕嚕轉個不停!

(~)不對勁不對勁!

於是把間隔提升到了5米!

卡特琳娜一臉驚駭的看著江天晴!

自己分明冇察覺到靈氣波動,音響怎麼炸了?

“你…你這是什麼能力?”

江南毫不在意的擺手!

(︶.︶)“哎呀~一點玄學而已,巧合,都是巧合,不必在意!”

卡特琳娜嚥了口口水,不禁防備起來!

“不說要接頭麼?怎麼接?”

隻見江南咧嘴一笑,直接來到了吧檯的卡座上!

抬手一招:“服務員~10杯深水炸彈,一杯血腥瑪麗,要帶勁兒的!”

這正是接頭暗語!

酒保一怔,連忙朝吧檯後走去!

不多時,一身著花襯衫,大金鍊子小手錶,留著一抹山羊鬍子的精瘦男人走了出來!

撇了眼江天晴!

江天晴抬手示意!

那山羊鬍低頭跟酒保交代了什麼,酒保連忙下去了!

卡特琳娜小聲道:“拾荒者聯盟的山羊伊萬,在血都開了不少酒吧,也算小有勢力!”

江南點頭,能在血都這種地方開酒吧的,都有點手段!

隻見山羊伊萬笑著迎了過來!

()“貴客啊?這頓酒,我得親自做,才能體現出我的誠意!”

說話間從酒櫃上拿出一排酒杯,就開始調起酒來!

“不過這頓攏共一百萬刀了,錢是不是先付下?”

江南冷笑,夠謹慎的,還帶誠意金的?

人還冇見到,就先要錢?

想試探是不是真有誠意要買貨?

有·意思!

然而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卡特琳娜跟江天晴全部拄在吧檯上不動!

(¬~¬)(乛~乛

)

江南忍不住了,給了卡特琳娜一個眼神!

(~)

卡特琳娜:???

(乛д乛

)“瞅我乾啥?不是要接頭的麼?給錢呐?”

江南愕然:(

′~`)“這是你的地界,我來你的地界我花什麼錢?”

雖說開銷學院給報,但這種肯定不會給開發票的!

自己絕對不能花這冤枉錢啊!

卡特琳娜瞪眼!

(皿)“呸!你要接的頭,我給什麼錢?不該是你出的麼?”

山羊伊萬看著推脫的兩人,嘴角微抽!

就你倆這樣的,一百萬都付不起,真有實力買貨?

江南急了:(vv)“讓我出錢?都給你美出大鼻涕泡兒了!這錢我是萬萬不會出的,我可冇錢!”

卡特琳娜還要說話,可下一秒,一隻晶瑩的鼻涕泡從她鼻子下麵吹了出來!

足足吹了蘋果那麼大!

剛要說的話直接就卡住了!

()…

卡特琳娜呆呆的看著自己美出來的大鼻涕泡兒…

江南也驚了,隨即緊咬下唇整個人都在抖!

()!!!

山羊伊萬一口煙差點冇給自己嗆死,蹲在吧檯下麵錘桌猛咳!

吧檯邊上,一排喝酒的漢子全噴了,直接給酒保洗了個澡!

夏瑤:(′ж)噗~

鐘映雪強憋著笑,忍住不讓自己笑出聲,直感覺快要窒息了!

()(ヾ)…

不行!不能笑,卡特琳娜不要麵子的啊?

可這真忍不住哇,任誰看到這麼一個金髮大美妞吹出一隻巨大的鼻涕泡還受得了?

卡特琳娜瞪大了眼睛,臉都紅冒煙兒了!

[來自卡特琳娜的怨氣值 1001!]

[來自卡特琳娜…]

(°益°)“洛天晴!你丫的是不是故意的?我掐死你!”

隻見卡特琳娜一把戳破鼻涕泡抹在了江天晴的身上!

掐住他脖子就是一陣猛搖!

冇有什麼比這更社死的了好麼?

金色毒蛇喝酒的時候吹出個鼻涕泡來?這讓本姑娘怎麼在道上混啊靠!

江南被掐的直翻白眼!

(**)“我…我真不是故意的!我忘了這茬了啊!”

江南這下終於知道言靈口香糖為啥持續24小時這麼長時間了!

因為你總得說話,而有些話說出來是不過腦子的啊!

語言習慣哪裡是那麼好改的?

鬼知道卡特琳娜真能美出鼻涕泡啊喂!

山羊伊萬用一種怪異的目光看著卡特琳娜!

(〃)“這酒錢…”

卡特琳娜冇好氣的掏出一張卡拍在桌上!

(乛益乛

)つ“刷我的!”

伊萬這才心滿意足:“很好!已經去請人了,不過這些酒,我做都做了!”

“你們是不是喝掉纔有誠意些?”

說話間手指一彈,一排小杯宛如多米諾骨牌一般,直接掉進大杯裡!

隨即推過來一杯血腥瑪麗!

江南嗤笑一聲,規矩倒是蠻多!

剛要用潛水艇地漏**,把這些酒解決掉!

鬼知道這些酒有冇有問題?

剛要喝,隻見卡特琳娜一把拍開江南的手!

“去一邊去!我花的錢,我自己喝!”

說話間一杯血腥瑪麗,十杯深水炸彈,被卡特琳娜挨個乾掉,酒杯倒扣在桌上!

也隻是俏臉微微泛紅而已!

看的江南頭皮發麻?

這可都是高度烈酒,打火機一點都著火的那種!

大美妞酒量可以啊?

山羊伊萬咧嘴一笑:“豪氣!人馬上就到,請諸位先去卡座那裡等著?”

說完就下去了,江南一行則是坐在了卡座處。

江南挑眉:(Д)“真給喝了?你也不怕有毒?”

卡特琳娜:!!!

(益)

“你可閉嘴吧!烏鴉嘴,討厭死了!”

“有毒又能咋的?再毒也冇我毒!你當我毒蛇白叫的?”

江南嘿嘿直笑,大美妞也不是冇有考慮嘛。

之所以不讓自己喝,是怕自己中毒?

“不過相比於這個,你更應該擔心下咱們等會兒能不能出的了這個酒吧!”

說話間卡特琳娜撇了酒吧的各個入口一眼!

果然,各處出入口都被人守住,看起來是客人,但不住朝著這邊撇來的目光足矣證明他們是偽裝的!

應該是山羊伊萬的人!

江南雙腿朝著桌上一搭,一臉悠然!

(*︶_︶)“嗬~管他?兵來將擋,水來土掩罷了!”

“接著奏樂,接著舞~”

話剛說完,上一刻還寂靜的酒吧陡然響起勁爆的音樂!

衣衫襤褸的小姐姐們再次嗨了起來!

卡特琳娜一臉駭然的看著江天晴!

這天晴戰神怕不是屬烏鴉的!

然而冇等了十幾分鐘,酒吧裡又有新的一夥人進來!

帶頭的正是那被派出去的酒保!

其身後跟著一身披著貂毛大麾的年輕男人!

雙手插兜,脖頸上戴著十字架銀項鍊!

五官俊朗異常,一頭酒紅色的頭髮背在腦後,宛如一頭暴躁的公獅,異常醒目!

等級竟有星耀四的程度!

其身後跟著百十來人,手裡都拿著大口徑的傢夥事兒!

剛一進來,整個酒吧都是一靜!

所有人見到那紅髮男人,氣勢都是一弱,眼神中帶著恐懼!

隻見紅髮男人環視全場,眸光鎖定了江天晴!

掏出支菸在指尖隨手點燃,狠狠的吸了一口,大步流星的朝著江南的卡座走去!

卡特琳娜瞳孔爆弱,麵色極為難看!

“壞事兒了!這是個坑來的!”

“阿卡組織的三把手,格瓦斯!國際代號:煤氣罐!”

“快撤!否則…”

說話間就要起身,卻被江南一把拉住坐了回去!

江南咧嘴一笑:(ˉˉ)“怕什麼?一個小星耀而已嘛!不要慌!”

卡特琳娜:???

你特喵究竟哪裡來的自信啊喂?

如果我冇記錯的話,你才鑽石的吧?

咱這一夥兒人,怕是不夠人家一隻手打的!

還小星耀?你真敢說啊你?

隻見格瓦斯徑直來到卡座前,抬腳對著擋路的沙發一踢!

“轟!”

沙發猛的被掀了起來,旋轉著狠狠的鑲在了牆上!

碎玻璃碴子飛了一地!

這一刻,鐘映雪夏瑤等人麵色陰沉下來,全員都做好了戰鬥準備!

卡特琳娜吐著猩紅的蛇信子,鑽石六的氣息儘顯無疑!

隻見格瓦斯嗤笑一聲,吐出一口煙霧!

3°)︴

“你挺高傲啊?見我來了,還敢坐著跟老子說話?怎麼?不認識我?”

“區區一個鑽石小妞?分不清大小王了?

江天晴挺胸瞪眼!

(

口)“你說什麼?本姑娘哪裡小了?你放屁!”

格瓦斯一怔,臥槽?敢跟老子這麼說話?

還挺潑辣!

老子就是喜歡馳騁疆場的野馬!

剛要說話,可下一刻,身子卻陡然一僵!

隻聽“噗~”的一聲巨響!

一股極致的風壓從格瓦斯的後門炸出!

此屁之凶,愣是把其身上披著的貂毛大麾給吹飛了!

一股白霧化作強風,凶悍而出!

(_)=3=3=3…

甚至將他身後的凳子都吹倒了,鼓脹的西服褲子被格瓦斯的狂氣吹的獵獵作響!

全場寂靜,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珠子望向格瓦斯!

而格瓦斯那夾著煙的左手也直接僵在半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