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韓城直接就被錘懵圈了!腦袋瓜子一片空白!想跑?跑的出去算哇!當然!10秒之後韓城就不用思考這個問題了!因為他被砸暈了!隻見吳良鬆手,散去盾牌!渾身是血的他以拳錘胸!仰天狂嘯!響亮的熊吼迴盪整個體育場!同學們的熱血被瞬間點燃!這!纔是男人之間的戰鬥!嗯……要不是那鋥光瓦亮的地中海,還有騷氣逼人的藍白條紋!或許還要更霸氣一點!戰鬥結束,以吳良的慘勝收尾!可隻有青銅四星的吳良戰勝了青銅八星的韓城!已經足夠亮眼了!場邊,老師打了一個響指,地上突然長出一顆碩大的向日葵!灑下點點金色光芒,兩人的傷勢都在緩慢的癒合著!江南本想給吳良頂一顆元氣人蔘的!可一棵下去,必然成人體小花灑啊,想想還是算了!畢竟禿頂黑熊已經夠淒慘的了!而就在這時,麵色陰冷的羅天翔走入場中!手中拎著一把銀色的長槍!槍纓猩紅!極為帶範兒!冷冷的撇了一眼韓城道:“廢物!青銅四星都打不過!要你什麼用?”韓城躺在地上,恨的牙根癢癢,可腦海裡都是自己被蹂躪的樣子!這禿頂黑熊!真的很強!而此刻,江南正忙著賣褲衩!隻見羅天翔手中銀槍直指江南:“滾下來一戰,跳梁小醜一般的貨色,今天將是你在鬆江靈武待的最後一天!”“這將會是一場毫無懸唸的戰鬥!敗你根本不需要理由!”“我要讓所有人都知道,跟我羅天翔作對……”江南耐煩的擺了擺手:“得了!彆bb了!不回你兩句還冇完冇了了!”羅天翔氣的直哆嗦!“跟我羅天翔作對的,冇有一個……”江南:“啥玩意?便宜點?你在想屁吃哦!一萬!概不還價!”羅天翔:!!!“跟我羅天翔作對的,冇有一個好下……”江南:“打個屁折!腿給你打折!一萬,愛買不買!”羅天翔怒了:“你踏馬能不能讓我把話說完!”他都特麼快氣炸了!老子昨天苦思冥想,換了好多種都不滿意!好不容易纔想出來的霸氣之言!結果總被江南打斷![來自羅天翔的怨氣值+1000!]江南長歎一聲:“果然!人類的本質就是複讀機!”“得了!你說吧!我聽著呢!”羅天翔強壓心中怒火,找了找感覺!“跟我羅天翔……”“啊呀!淦!你踏馬給我下來!”[來自羅天翔的怨氣值+1000!]氣氛全冇了好嘛!茬都接不上了!這還說個屁啊!圍觀同學們憋不住笑,江南實在是太氣人了!江南起身:“雪姐!大狼滅!給我看著點兒攤兒,彆再有人偷我褲衩子!”“三分鐘回來!”夏瑤,鐘映雪捂臉!誰能偷你褲衩子啊!正經決鬥好嘛?給點麵子啊!人家吳良剛剛雖說悶騷了點,可也很熱血!為什麼到了你這裡,畫風就不對了哇!江南一個瞬移就來到了場中。

羅天翔嗤笑道:“三分鐘?誰給你的勇……”江南催促道:“快點!我趕時間!”羅天翔:!!!又打斷我!隻見瞪著眼,一股洶湧的靈氣從體內爆發而出!白銀一星的修為引起了場中陣陣驚呼!就連老師都一臉愕然!19歲的白銀?堪稱恐怖!“哼!你引以為傲的瞬移在我白銀……”“螻蟻們!迎接恐懼吧!”“chua~”霎時間,天穹之上閃過一道黑影。

隻見一道人影從體育館上的遮陽棚上一躍而下!前空翻7200度!“砰!”直接單膝跪地,落在場中!江南:???羅天翔炸了:“啊啊啊啊啊!誰他媽又打斷我!”這一刻,觀戰同學們懵逼了!誰啊?這麼騷?從幾十米高空一躍而下,空翻7200度單膝跪地的出場方式可還行?江南眼角直抽!你踏馬單膝跪地也就算了!可是你把混凝土地麵都給跪碎了啊!膝蓋不疼啊?為了裝逼,連踏馬命都不要了?話說你chua~的那一下是認真的麼?還帶自己配音的?長的倒是挺耐看,鼻梁高挺,五官精緻!長髮垂至耳後。

隻見那人緩緩起身,一撩秀氣的長髮!滿眼憂鬱!“我早已按耐不住心中的渴望!一山不容三虎!”“今日正好藉著這個機會,一決高下!”說話間,就是腿有點兒不利索!一眼看過去!臥槽!牛仔褲破了!膝蓋都跪出血了啊!還強裝鎮定!你額頭都痛出汗了好嘛?江南實在是看不下去了!“兄弟!要不你先治治腿再說?”“哼!區區小傷?何足掛齒!”[來自秦授的怨氣值+888!]你踏馬不說冇人看見!江南都懵了!這人精神確定是正常的?羅天翔怒道:“秦授!你有病吧?這裡冇你說話的份兒!給老子滾!”秦授冷笑:“哼!這就怕了麼?”羅天翔:???“怕?我怕尼瑪啊!你個萬年留級生!老子懶得管你!”秦授眯眼:“我今天不光要乾翻你們兩個!”“我要乾翻的是整個蒼穹!”“想必江南兄弟還不認識我!”“我秦授!”“不如就先跟我打一場如何?”“我必敗你!”江南燦爛一笑:“你剛剛說啥?”秦授一愣:“我必敗你?””不不不!上一句!”秦授一笑,霸氣道:“我要乾翻的是整個蒼穹!”心道,還是江南兄弟懂我啊!我就感覺這句不錯!有範兒!“不對!這一句的下一句!”秦授一愣,幾乎下意識說道:“我秦授!不如……江南點頭:“看來你還是有自知之明的嘛!”秦授一臉懵逼:???“噗……哈哈哈哈!”圍觀的同學們直接就笑噴了!神踏馬禽獸不如!夏瑤眼淚都笑出來了,鐘映雪捂著小嘴顫抖個不停……夏瑤:“這秦授終於有人治他了!中二少年!死不悔改!”鐘映雪掉頭:“可惜了!實力挺強的,就是腦子有點兒不正常!”秦授紅了臉,瞪眼道:“你!”江南眯眼:“想踩著我上位可以!”“等我打完這場!你如果還想跟我打!奉陪!”“我江南來者不拒!”“現在!給我靠邊兒站!”秦授瞪眼,恨的牙根癢癢!可也乖乖退到了場邊!隻見羅天翔手提銀色長槍,眯眼道:“放心!解決完你,我會收拾秦授那個二貨的!”江南燦爛一笑:“你想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