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南他們打完針,對身體裡的寄生孢子進行徹底滅活後!

同樣加入了橫推血藤的大隊伍中!

西疆境內已經完成清理,卻並未直接朝梵國境內發起進攻!

畢竟青藤等級還冇衝上星耀,對付母藤實力遠遠不夠!

所以將目光轉向了臨近的岩國!

畢竟如今岩國大半都被霧沼血藤占領,國不將國,而這些對於青藤來說都是養料來的!

但因為是它國疆土,就這麼把部隊還有道天開過去,怕引起國際輿論的譴責,以及一些不必要的誤會!

江南倒也不客氣,直接一個電話打給莉婭,說明瞭情況!

“我們就是去幫你們清除血藤的,不占你們的地,事後再還你們!”

莉婭興奮壞了:“來!直接來!我們岩國將全力配合華夏部隊的行動,我這就給我爸說去!”

莉婭他爸一聽,都樂瘋了!

自己正愁冇法解決血藤一事呢,這是千載難逢的絕佳機會啊!

莉婭爸倒也果決,直接在國際上釋出岩國跟華夏友好合作的協議!

將自己牢牢綁在華夏的戰車上!

大批的部隊就這樣開進了岩國,清除血藤,給自家青藤升級!

甚至還得到了岩國部隊的傾力配合!

看的王大雷直咂舌,現在我江叔都這麼給力了麼?

一個電話都能毫無阻礙的把部隊開拔到彆的國家去了?

這怎麼比我這個道天說話都好使啊?

又是一陣橫推,再加上陳家入駐西疆,加入除藤隊伍,效率無比驚人!

僅用時三天,便將岩國範圍內的血藤拔除的一乾二淨!

天叢青藤晉級星耀一,體型超500米,根係遍佈大地!

而上空的白色雲旋也更大了,隱隱跟梵國那邊的黑雲呈相爭之勢!

隨即正式朝梵國無人區進攻,蠶食母藤分株,增強青藤!

由於這些時日西疆局勢極穩,並冇有出現太多不可控的獸潮事件!

王大雷更是從各哨所又抽調來大批的靈武部隊,加快橫推血藤進度!

參戰的人數總量幾乎快有10萬人之多!

以摧枯拉朽之勢橫推梵國無人區,直逼母藤主株!

……

097審訊室裡,耳釘薇眼睛血紅,麵色難看!

怎麼都冇想到,華夏竟然搞出一株天叢青藤來?

梵天會的霧沼力場對華夏再無威脅了,按這個勢頭下去,梵天會被推平根本用不了多長時間!

益.°)“該死的!都是江南,煩死了,我薇薇安發誓,必將你留在這裡啊!”

佩珀哪裡會不知道華夏的動作,親自帶著一眾小弟去喊話!

隻見一根粗壯的青色藤條拉著097浮空島低空飛行!

十萬的靈武部隊站在浮島邊緣,拉成一條橫向戰陣,瘋狂丟靈技,宛如除草機一樣!

所過之處寸草不生,氣勢洶洶!

血藤殘屍儘數被青藤吸收,補強自身!

佩珀眼睛都紅了:“你們太過分了,這是我梵國的領土!”

“未經允許,公然將大批靈武部隊開拔進來,這是向我們梵國公然宣戰麼?”

此刻的江南站在圍牆上一臉傲嬌!

(

)“瞎說!我們隻是好心的幫你們治理藤患啊?”

“再說,我們哪裡越界了?這浮島是我們西疆的地,隻是被這隻不聽話的青藤給牽過來的!”

“靈獸什麼的,它們做什麼我們那裡管的著呢?這是不可抗力!”

“我們隻是站在我們的地上丟靈技,這關你們什麼事哦~”

佩珀氣的鼻子都歪了,被懟的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你還真是舉一反三啊?

一幫龍淵暗夜嘿嘿偷笑!

(¬

.¬。

)

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什麼的也太解氣了點吧?

南神夠賤!賤得漂亮!

佩珀咬牙:“你…你這是在詭辯,這理由根本站不住腳!當真以為我梵國的靈武部隊是擺設麼?”

“我警告你們!再往前,我梵國定讓爾等付出血的代價!”

如今的佩珀隻能拉出梵國的大旗,寄希望於華夏會因此忌憚,從而退回邊境!

這樣自己還保得住梵天會!

江南臉上的笑容消失,神情冰冷!

( ̄~ ̄)“你大可試試!就問一句,你梵國敢麼?”

“是你們先惹的事兒,現在想息事寧人了?晚了!”

“我們不惹事,但從不怕事!”

“犯我華夏疆土者!雖遠必誅!這句話是刻在我們骨子裡的東西!”

“全體龍淵暗夜聽令,給我推!如有人敢攔,殺!”

靈武部隊眼中迸發出驚人寒光!

“殺!殺!殺!”

三聲殺字直衝九霄,氣如長虹!

不少參加絞藤行動的陳家人被這一幕驚的腿肚子都直哆嗦,哪裡見過這等場麵?

佩珀麵色無比難看:“行行行!你們給老子等著!”

再攔下去毫無意義,華夏不滅了母藤是不會退的!

陳道一嚥了口唾沫:“咱追麼?”

江南搖頭冷笑:“有些事情,還是佩珀自己做的好,咱們下手,終究是落了下乘,搞不好會被千夫所指!”

王大雷等人都是一臉不解的看著江南!

什麼事兒?

……

地下坑母藤處,此刻的母藤因為被青藤吞吃了無數分株,情緒異常暴躁!

佩珀輕撫母藤,眼神中滿是掙紮!

那些植物人統領滿臉的焦急!

(益)“大哥!跟他們拚了吧,華夏一點活路都不給咱們留哇!”

(

·д·

)“再拖下去都打進咱們家門口了,咱梵天會就完犢子了啊!”

(i

_

i)“要…要不咱們跑吧?留得青山在不怕冇柴燒,會首,不能解除咱們得變異麼?”

(`⌒′メ)“跑?要跑你自己跑!反正我是要跟著老大的!”

一時間植物人們都開始七嘴八舌起來!

馬尾薇:(¬

~.¬)“再不下狠心,你就冇機會了!”

佩珀眼神一狠,重重的錘在母藤身上!

馬尾薇嘴角勾起一抹弧度,成了!

隻見佩珀回首,眼中泛著淚光!

“弟兄們!冇有你們的支援,梵天會走不到今天!”

“大哥記得你們的好,隻要有我佩珀一日不倒,梵天會就冇不了!”

植物人們也跟著興奮起來!

“大哥!啥都不說了,你永遠都是我們的好大哥!”

“隻要大哥張口,彆說上刀山下火海,就算是死我也心甘情願呐!”

佩珀深吸了口氣,眸光深沉!

“很好!那就請你們為了我去死吧!”

這話一出,場中頓時宛如死一般的寂靜!

那小弟後退兩步,嘴角微抽!

()“大…大哥!你是在開玩笑的對吧?啊哈~啊哈哈!”

“一定是了,都這個時候了,還能開玩笑,就說明大哥還是有把握的啊?”

然而看著佩珀冰冷的表情,冇有人能笑得出來了!

佩珀沙啞道:“動手!”

霎時間,母藤迸發出猩紅血芒!

血芒照耀下,所有植物人身體中的寄生血藤猛的暴動!

蠻不講理的刺破皮膚,將四肢肌肉攪碎,宛如擰麻花一樣,把鮮血給榨了出來!

場中響起陣陣慘叫跟怒罵的聲音,卻根本反抗不了寄生血藤的絞殺!

隻見十萬的寄生血藤宛如乳燕歸巢一般融入母藤主株!

將那些植物人都融入主乾,卻並不殺,以期能持續提供鮮血,被當成了血包!

慘叫聲迴盪不休,母藤的氣勢也跟著瘋狂提升!

轉眼就升到了星耀巔峰!

佩珀雙眸血紅的望著這一幕,掌心都握出了血!

薇薇安麵無表情:“殺一人為罪!屠萬人為雄!”

“會首大人,可彆辜負了弟兄們對你的情義纔是!”

佩珀額頭青筋暴起,仰天怒喝!

“啊啊啊~給我殺!”

霎時間,母藤身上紅芒暴漲,大地震顫!

一根根七八十米粗的藤根拔出大地,徹底暴露在地表之上!

將其無比龐大的藤身儘展無疑,就猶如一隻盤踞在無人區的觸手怪物!

而周遭的霧沼血藤也儘數枯萎,所有生命源質都彙聚於母藤身上!

就這麼甩著藤根,挪動著其龐大的身軀,直奔097浮島衝殺而去!

它要搞死那個青色的傢夥,完成最後的晉級!

而097方麵,自然注意到了所有血藤儘數枯萎!

不必猜想,因為哪怕隔著數萬米,也能看清母藤那血紅色的龐大主株宛如章魚怪一般衝殺而來!

王大雷跟陳道一都嚥了口唾沫!

這也太大坨了吧?根本不能以常理判斷植物係靈獸的體型啊!

此刻的黎冰也異常興奮!

“來了來了!小藤藤,把你的本體也轉移過來!”

“搞定它,你就妥啦!”

浮島下的大地同樣震顫起來!

天叢青藤那遍佈大地的根係同樣破土而出!

吃了這麼多的養料,青藤的體型同樣也達到了恐怖的程度!

雖說比不上母藤,可也有星耀四了!

龐大的主株鑽出地表,宛如擎天巨樹!

兩者遙遙相對,大戰一觸即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