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穆佳凝聽話地閉上眼睛,按著他的提示開始發揮想象,假設麵前是一片大海……

庭雲也不再說話,隻是緊牽著她的手,他也閉著雙眼,像在無形中傳遞一股力量給她。

漸漸地,佳凝的心靜了下來,忽略掉周圍所有驚恐刺激的尖叫聲。

雖然身體能感覺到那被甩起的高度,但有他在身邊,佳凝感到無比安心。

那感覺就彷彿他陪著她坐在海邊盪鞦韆,他們迎著柔柔的海風,彼此依靠在一起,如此愜意。

幾分鐘後,海盜船晃動的弧度越來越小,最終停了下來。

從海盜船上下來,佳凝的膽子變得更加大了,她拉著庭雲陪她玩過山車,玩各種刺激的項目。

庭雲全程陪同,冇有一聲拒絕,他心理素質過硬,隻要她願意,反正他有時間。

“陪我去鬼屋好不好?”穆佳凝最終拽著他來到鬼屋前,這裡也不需要再購票,她興奮地看著他。

庭雲看著女孩氣喘籲籲興致勃勃的樣子,唇角上揚,“走吧。”摟過她肩膀往鬼屋邁開了步伐,“據說這可是十級恐怖啊。”

“沒關係,有你在,我不怕!”她特彆安心。

半個小時後。

“啊啊——!不要過來啊!!”

穆佳凝尖叫著拽著庭雲往外逃,逃到空地上,然後一個轉身撞入了他懷裡,緊緊抱住了他,“媽呀!這也太真實了吧?”

“怎麼個真實法?”庭雲摸著她的頭,打趣地問,“難道你見過鬼?”

“那倒冇有。”女孩回神抬眸,衝他笑了笑,今天玩得真是太刺激了!很開心!

“咦,這是要下雪了嗎?”

“是天要黑了。”庭雲抬腕給她看時間。

“快七點了??”她震驚,真是玩得忘乎所以啊,那個……她嘿嘿一笑,有點不好意思。 “還要玩嗎?還有冰雪世界冇玩。”庭雲問她。

迎著庭雲視線,佳凝搖頭,“不玩了,我有點餓了。”留著冰雪世界不玩,這不是為下次過來找理由嗎?

“你想吃什麼呢?”他願意聽她的意見。

她想了想,“體驗過大排檔嗎?咱們去吃烤串,喝啤酒?”期待地瞅著他。

不等庭雲回答,她拽著他迅速離開,“走走走!我帶你去體驗一次!”

顯然,庭雲從來冇有經曆過這些。

半個小時後,兩人坐在一個路邊攤前,麵前盤子裡擺滿了烤好的串,她拿起一串羊肉遞給他,“你也嚐嚐呀?別隻看著我吃。”

庭雲有點難為情地接過,臉上的笑容也變得難為情,“……”

“你嚐嚐嘛,平常你又吃不到,其實味道還可以,雖然不太乾淨,但又不是每天吃,所以沒關係的啦。”

見她吃得這麼津津有味,庭雲也隻好嚐了嚐,他也真是,連吃個串都如此優雅。

他問她,“你是怎麼接觸這些的?”

“到處旅遊啊,到處交朋友,入鄉隨俗嘛。”穆佳凝舉著烤串,笑眯眯地瞅著他,“在江城的話呢,這家大排檔的羊肉最正宗,我很喜歡他們那個特製孜然的味道。”

說著,她又開了兩罐啤酒,高興地遞給他一杯,“今天真是謝謝你啊,我好久冇玩這麼刺激的項目了,簡直喚醒了我的童心!來,碰個杯!”

“我不喝酒。”庭雲目光深邃溫柔,唇角始終掛著笑意,剛入嘴的羊肉在細細咀嚼著。

“為什麼?”她很不解,“啤酒又沒關係的咯!又不醉人。”

庭雲告訴她,“我呆會兒還得送你回家,得開車呢。”-